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仙尊 > 第八百四十七章以一敵四(一)
    莫長生射出的那道流光正是他剛剛才蘊養完成的裂天劍胎!

    莫長生劍訣所指,裂天劍胎幾乎是瞬息而至,在他的拔劍術即將將那名假丹俘虜一分為二的時候,裂天劍胎竟然后發先至,與那道裂天劍氣融合到了一起,生生在最后關頭稍稍改變了一下方向。

    “刺啦”一聲輕響,裂天劍胎直接從那名假丹境高手的左臂一斬而過。

    場中先是一片死寂,直到兩個呼吸過后,那名假丹境高手才忽然痛哼了一聲,然后,他的左肩猛地飆射出一大篷血霧,又一個呼吸之后,他的左臂才齊根而斷,緩緩的朝著地面墜落。

    然而,沒等那條手臂落在地上,一只溫潤如玉的手掌就接住了它。

    “躲到后面去!”

    莫長生將手臂遞還給那名假丹境高手,手掌拂過此人肩膀,幫他止住了仍在不斷流血的傷口,又連連點出幾指,將他身上的禁制給解開,然后一把將他推到了身后。

    早在絕天狂扔出那名假丹高手的時候,莫長生就已經電射而出,在此人左臂離體的時候,他就已經閃現到了此人身旁。

    一道微弱而清亮的劍吟響起,一抹閃亮的銀芒從不遠處激射而回,直直的撞進了莫長生手中。

    莫長生抬起手掌,細細的打量著手中的裂天劍胎。

    這是一柄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長劍,劍長三尺七寸,刃長三尺,柄長七寸,通體無一絲點綴,劍刃薄而透明,若不細看,很容易就會忽略它,劍柄宛如白玉,晶瑩而透亮,整柄劍隱隱閃著熒光,看上去無一絲銳氣,但卻讓人本能的感到它銳不可當。

    莫長生越看越是滿意,臉上也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幾分喜色。

    不遠處,絕天狂終于穩住了身形,怒不可遏的大吼了一聲后,取出一方硯臺模樣的法寶,呼嘯著沖向了莫長生:“你找死!”

    “哼,我找死?那咱們就看看,到底是誰在找死!”莫長生冷哼一聲,毫不退縮的迎了上去:“若不是為了救人,你以為你能接下我剛才那一劍么?!”

    莫長生這話可不是在唬人,而是事實如此,當然,他的實力還不至于能一劍斬殺一名真丹一層的高手,只是情況比較特殊罷了。

    他的裂天劍胎蘊養了這么久,自煉制成功開始就從來沒有正兒八經的發出過一道劍氣,這么長時間以來,它吸收了海量的裂天劍元,除了供給它自身提升以外,它還在劍體內積蓄了一道威力恐怖的劍氣。

    這道劍氣的威力比正常劍氣的威力至少強三倍,因此,它第一劍的威力也會比正常威力大上至少三倍!

    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莫長生手持裂天劍胎的狀況下,力壓真丹二層都不成問題,三倍威力的話,真丹三層的高手若是猝不及防之下也得跪!

    所以說,若莫長生剛才真的將目標定在絕天狂的身上,那么,就算他有準備也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必死無疑。

    可是,那名假丹高手的堅守深深的觸動了莫長生,讓他寧愿放棄一擊必殺的機會也要救下此人,所以,他出劍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為了逼迫絕天狂拿人質擋災,好讓他有機會救人,故而,那一擊拔劍術,他只動用了七成的實力而已。

    不僅如此,他還將裂天劍胎蘊養出來的那道劍氣用來救人了,所以裂天劍胎的速度才能那么快,后發先至的改變了裂天劍氣的方向。

    可是絕天狂不知道啊,他認為莫長生剛才那一劍是偷襲,讓他根本沒來得防備,所以才會那么狼狽的逃開。

    那道劍氣的威力的確恐怖,但若是有準備的情況下,絕天狂還是有信心能躲開或者擋下來的。

    “剛才那一劍明顯是那姓莫的臭小子的底牌之一,他不可能隨隨便便動用的,劈出那一劍,他肯定消耗不小。趁他病要他命,大哥,咱們聯手,干掉他!”

    絕天狂身后,絕天占獰笑一聲,也是取出一件酷似葫蘆的法寶,極速飛向了莫長生。

    “還等著干什么?趕緊去救人!”莫長生長嘯一聲,怡然不懼,抖手劈出了十幾道細長的劍氣,劈頭蓋臉的罩向了絕天狂和絕天占兩人。

    牽制住兩人之后,莫長生又是一聲長笑,手中裂天劍胎連連斬落,又劈出十幾道劍氣飛向了絕天意和絕天山兩人。

    這些隨手劈出的裂天劍氣當然比不上裂天一劍或者裂天劍斬中的各種劍式,但是在裂天劍胎的加持下,這些劍氣的威力也不能小覷,基本上都達到了普通真丹一層修真者的道法威力,只比他們的丹紋神通的威力稍稍遜色了一籌而已。

    因此,無論是絕天狂兩人還是絕天意兩人,沒人敢怠慢,都是全神貫注的奮力抵擋起來,至于另一名被抓的假丹高手--早在莫長生救下另一名假丹境人質的時候,他就已經被暴怒的絕天狂一掌拍死了。

    絕家四兄弟同時被莫長生牽制在了原地,歐陽易頡和洪十八以及歐陽富貴都是按照之前計劃的那樣,在莫長生動手的事就閃身而出,直奔他們那些下屬被看管之處飛掠而去。

    那些看管者最強的不過是假丹之境,怎么可能擋得住兩名貨真價實的真丹高手和一名雖然不是真丹境但是比正常的真丹境還要難纏的高手?

    事實上,根本沒等歐陽易頡和歐陽富貴兩人出手,壓抑了這么久的洪十八就獨自一人干翻了所有看守者,甚至出于發泄的目的,有好些個倒霉鬼被洪十八打成了重傷——

    那個被絕天狂一掌拍死的倒霉鬼,不但是洪十八的屬下,還是他嫡親的師侄!

    這番變故說來話長,但實際上不過是幾個眨眼的功夫而已,當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候,歐陽易頡三人已經將他們的下屬全都護在了身后。

    白千屠一開始臉色有些難看,可是后來,他像是想通了似的,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緩步走到玉面毒王和月青山兩人身旁,默不作聲的站在了哪里。

    而玉面毒王兩人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有關心過九州真人盟以及特勤一局的人,他們只是震驚的望著那邊以一敵四還顯得游刃有余的莫長生,不停的冒著冷汗。

    (本章完)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