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帝御仙魔 > 第十六章 異常(下)
    離開之前,李曄特意回大唐,去了一趟海河衙門。

    多年前,海河衙門就在改進長安艦,研制可供修士操控的法器戰機,這些年取得了不小成果,尤其是在李曄跟面壁者取得溝通后,姬寧戨還派了一隊專業人手下來相助。

    現在法器戰機已經制造出來,算是修真文明與科技文明的第一次融合。

    不過正因為是第一次,發現得問題遠比取得的成績要多,法器飛機要航行在宇宙中,變成法器星際戰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次李曄回來,就是將從姬寧戨那里討要到的更多專業人才,送給劉知燕。

    從修真星系離開,李曄體驗了什么叫空間跳躍,感覺就是沒什么特別的感覺。結束空間跳躍后,艦隊來到面壁者本部基地所在的星系。因為抵達目標行星還需要一段時間航行,李曄有充足時間來觀察這里。

    這宇宙中適合人類居住的恒星系,物理情況都差不多,李曄也沒看到什么特別值得關注的地方。就好像回到了太陽系,能見到的無非就是中央恒星、行星、行星衛星,以及恒星系外圍的巨大保護地帶——“柯伊伯帶”。

    “曾幾何時,柯伊伯帶被視為無法穿越的死亡地帶,是太陽系穩定存在、地球文明能夠安全發展的保護罩。也被有些人看成是,阻礙地球文明向外拓展的囚籠。我們出不去,外面的東西也進不來。”

    在餐廳吃過飯,李曄端著一杯茶在窗前觀景的時候,何潔邁著性感的貓步走了過來,這是她自那回有關戰爭異常真相的談話后,首次主動跟李曄搭話,“在很多科幻里,那是值得發揮無限遐想的神秘區域。”

    “不過是被太陽風吹到邊緣地帶的小行星與隕石罷了,恒星系的塵埃而已,也就是數量多些,有什么值得遐想的。地球人類的科級文明發展到現在,‘科學的盡頭是神學’這句話早就過時,‘神學的盡頭是科學’倒是被一次次論證。”

    李曄沒有反感的離開,很自然的跟何潔聊了起來。

    今天圣人境團隊有事情需要開會交流,這是李曄在餐廳逗留的原因,安琪兒等人也走了過來——除了周拔山。這廝獨自霸占著一個巨大的餐桌,正在對著堆成小山的肉食大快朵頤,一副怎么都吃不夠的樣子。

    像這種供給普通人的食物,修士吃起來也就是滿足一個口腹之欲,提供的能量微乎其微。周拔山這大概是成為修士之前,就養成的胡吃海塞習慣,現在也沒改變的意思。

    “我自小胃口就大,那時候家里窮,幾乎沒有吃飽的時候。”

    周拔山抱著一只金黃烤乳豬,來到桌前坐下的時候,見安琪兒一臉神煩的看著他,難得的有些羞赧,嘿嘿笑著道:“所以我很小就立下志向,當我有一天可以怎么吃都不用擔心錢了,一定要每頓都吃下一座肉山!”

    這可真是遠大的志向,而且它竟然實現了。

    李曄奇怪地問:“蔚藍文明發展到現在,不是早就沒了傳統家庭關系,所有的孩子都是由政府統一撫養、教育?以保證每個人的起跑線與擁有的資源相同,實現真正的公平?你怎么還吃不飽?”

    周拔山正吃得開心,嘴里塞

    滿了食物,甕聲甕氣說不清楚,何潔便主動接過話茬:“那是蔚藍文明太平鼎盛的時候,自從跟天魔的戰爭爆發,社會財富與秩序就遭到了極大破壞。

    “尤其是千年之前那場大敗后,蔚藍文明只剩下三成實力,很多星球都變得窮困,社會福利體系也遭到了巨大破壞,地球時代的家庭關系又重新出現了。”

    李曄哦了一聲,問道:“家庭關系是怎么沒的?”

    “家庭這種社會單位,說到底,是報團取暖的產物,國家也是如此。在人類生活環境惡劣,生存資源貧乏的年代,一個人沒有家庭的保護與支持,很難成長起來。一群人沒有國家提供的安定環境,生存與發展也得不到保障。

    “但當地球人類進入星際擴張時代,時代的進步與物質資源的極大豐富,就讓人類不再需要依靠家庭生存。

    “再加上人類智慧水平整體提升后,對擺脫道德束縛、擁有更大自由的追尋,婚姻關系、家庭關系也漸漸沒了。”

    何潔解說的不厭其煩。

    李曄好奇道:“那豈不是愛情也沒了?”

    何潔笑了笑,“不是愛沒了,而是愛的束縛條件沒了。大家現在是想跟誰在一起就在一起,感情沒了就結束,不必忍受煎熬,也不再有孩子需要家庭來養育的負擔,病了老了也不擔心沒人照顧。

    “實話說,讓家庭對孩子的成長負責,就是對孩子最大的不負責。

    “大多數家長對怎么把孩子教育的優秀,其實所知寥寥,他們自己都可能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優秀。而如果父母關系破裂,那對孩子的傷害和影響,絕對是災難性的。

    “把人類的下一代,交給家庭來撫養,就是對人類未來的不負責任。專業的事情得有專業的人來做,養育下一代也不例外。

    “只有當每個新生嬰兒,所擁有的各種條件都相同時,這個社會才有真正的公平可言。”

    李曄不置可否,這個論斷他其實未必贊同,但想到自己來自公元兩千年,而地球人類現在已經到了公元兩萬四千年,自己不理解的東西,或許只是因為自己的時代局限性。

    他接著問道:“誰來教育下一代?政府?真的會有絕對公平?”

    何潔點點頭:“為了種族延續與發展,政府這個存在,只能也必須承擔起個中責任,在整個社會的監督下,相應的社會教育、贍養體系逐漸形成、完善。

    “而整個社會的真正公平,只有時代的進步——追根揭底,是科技的進步才能實現。包括人類普通成員的“智慧開化”,都要依仗時代的進步,所形成的高級教育體系來完成。”

    李曄聽到這里,心里也就了然。

    其實這也是之前,陸林軒不贊同李曄在大唐普傳修煉功法、開民智的原因。她就不認為以大唐現有的科級水平、物質豐富程度,唐人能夠擁有真正的公平。那不是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的,是社會基礎沒達到。

    “何潔說得沒錯,天魔是個大禍害!”

    周拔山三下五除二吃完烤乳豬,用餐巾擦了擦嘴,“我的夢想本來是開餐館,卻被面壁者計劃征召,結果一入侯門深似海,從

    此蕭郎是路人,現在只能打打殺殺,再也沒有平靜的日子可過了!”

    何潔瞥了周拔山一眼,“面壁者計劃選擇你,是因為你有成為面壁者的潛質,就你沖鋒陷陣時不要命的模樣,之前肯定也是個好勇斗狠之徒,這才是你擅長的。”

    “擅長怎么了?我就不樂意!我就喜歡開餐館,有什么不行?這是我的自由!自由大于一切,自由的尊嚴神圣不可侵犯!”

    周拔山提起這茬就火大,“我開餐館,雖然沒有從軍入伍,殺敵萬千得到的貢獻值多,但也足夠此生無憂,還樂得逍遙自在,有什么不好?”

    何潔聳聳肩,承認自己無話可說。

    所謂貢獻值,是個人為蔚藍文明,亦或者說,為地球人類這個種族創造的價值。在進入星際拓張時代后,那是個人唯一需要承擔的義務。

    只要個人不游手好閑,不破壞社會,正經做事,就能得到足夠的貢獻值,用于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的各種花費。別的不說,蔚藍文明的人是不可能病死的,也不會死了沒人發現。

    當然,如果個人想“開豪車、住豪宅”,就得需要更多貢獻值。

    而得到貢獻值最快最好的辦法,就是加入艦隊,參與星際探索,為人類在宇宙中的拓張,奉獻自己的力量。

    因為一切評估都是“蔚藍”系統來完成,所以也就杜絕了存在貓膩的可能性。

    而像姬寧戨這種艦隊將軍,哪怕在作戰時可以指揮萬千戰艦,但也參與不了內部事務管理。蔚藍文明的行政管理,都是由“蔚藍”系統完成,包括選擇面壁者。

    姬寧戨的所有命令,哪怕是指揮作戰,也都要通過“蔚藍”系統來下達,如果她的命令針對某個人,被“蔚藍”系統判定為“濫用職權”,這個命令就不會生效。

    也就是說,蔚藍文明沒有權貴,也沒有上位者這一說,個人并不掌握地球時代所謂的“權力”。地位高,頂多讓自己獲得尊重;擁有的貢獻值多,也就能讓自己活得更好——擁有更多物質財富。

    蔚藍文明的政府,其實就是個“救火”機構,人類社會出現大事了,“蔚藍”系統無法解決,他們才會運轉,譬如說制定星際探索計劃,戰爭爆發了......而且要受到議會、“蔚藍”系統和整個社會的監督。

    這個時代,沒多少人想加入政府,因為無利可圖。政府大部分時間無事可做,貢獻值都不好得。只有真正胸懷蒼生,想要為地球人類奉獻自己的人,才會想要進政府當差。

    這是戰爭爆發前的蔚藍文明情況。

    跟天魔的戰爭爆發后,決策的份量和重要性增加,人類主觀能動性的作用增強,高層大人物們因為事急從權的需要,擁有了更多之前無法擁有的權限。

    想到這些,李曄心里陡然冒出一個疑問。

    依照戰爭爆發前的態勢,“蔚藍”系統中的官方資料,是不可能不真實的,因為“蔚藍”系統本身不存在意志,它沒有政治性。如果官方資料對戰爭的描述失真,那只能是出自某些大人物的手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些大人物為什么要這么做,他們想要干什么?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