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幻獸帝國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鬧事
    冷長也不廢話了,單刀直入的說道:“白玉骨骸在哪里?”吳翼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在哪里。”

    冷長沒有聽到自己滿意的回答,于是抬手欲打吳翼,吳翼感覺說道:“在來到城中之后,我就把白玉骨骸給了汪何了,他們藏在哪里我確實不知道,有可能藏在他們的蘇記商會的倉庫中吧。因為之前我聽汪何說過,他們蘇記商會的倉庫,是整個大陸最安全的了,如果沒有鑰匙的話,是進入不了其中的。”

    冷長聽到吳翼這樣說,但是并沒有完全的相信吳翼,但這倒是給冷長提了一個醒了,因為之前就有搜查隊隊人進入過蘇記商會的倉庫,也許問一問這些人不就知道里面的情況了嗎?

    于是趕緊安排了手下的人去找這個搜查隊隊長去問一問情況,在這等待的時間當中,冷長也沒有閑著,他直接讓吳翼肚子里的蟲蠱在吳翼的胃部死咬著。雖然他沒有打算讓吳翼死,但也沒有打算讓吳翼好過啊。

    吳翼暫時是他們唯一的線索,所以有好多情報都要從吳翼的口中敲出來才是啊。沒過多久,冷長的手下就來報道了,他說道:“冷長會長,我們找到了那一個搜查官了,可是他聽到我們想要打聽蘇記商會最后一個倉庫里面的情況,卻什么也不說了,但是其他幾個倉庫,所藏的東西,他還是愿意說的。

    冷長心中想道:“既然這個小小的搜查官不愿意說蘇記商會最后一個倉庫里面的情況,那不就說明里面確實是藏著什么見不得人的秘密了啊,那么白玉骨骸也很有可能藏在其中。

    冷長已經等了許多天了,既然有了線索,他也不打算在這里等著,于是馬上召集人馬,打算晚上去蘇記商會的倉庫轉悠一圈去。

    而冷長不知道的是,在吳翼被抓了之后,至少有三方人馬馬上就炸開了鍋了,最先著急的當然是蘇星了,雖然這是他們計劃好的事情,可是誰也不能夠保證其中發生什么意想不到的變故。

    而梅長山也接到了手下的匯報,知道吳翼被冷長抓住了,以他的能力自然可以馬上找到冷長去要吳翼回來,可是沒有理由這么做,因為他和冷長短暫的結盟關系還是要維持住的,但他也沒有閑著,馬上去推延其中的可能性。

    最后一方人,那位一開始就跟蹤著吳翼的人,此時這個人已經出城了,來到了城外的一個帳篷之后,向坐在首位的人說道:“屬下來報道了,吳翼已經被冷長所抓。”

    這名做在首位椅子上的女子眉頭一皺說道:“怎么會是,那你不是一直跟著吳翼的嗎,怎么還讓他被別人給抓走了,而去還是復活會的人,這一群人所做的事情,可不是為了造福民眾的啊。”

    這名男子眉頭一皺說道:“我先接到的任務是跟著吳翼,并沒有說要保護他的安全的啊,所以我只需要確認這個人的行蹤不就可以了嗎?”

    破軍紅紗知道,自己的這名手下也就是自己的堂哥每一次都只能夠領會一個明顯,如果任務出現兩個情況的話,他反而不知道怎么辦了,于是破軍紅紗說道:“破軍良二,你最的很好,是我自己的要求過多了。”

    破軍良二說道:“公主,沒有什么事情的話,我就下去了。”這時候破軍紅紗才想起來了一件事情,說道:“既然你的任務是跟蹤吳翼,那么現在你還知道吳翼被抓去了哪里了嗎?”

    破軍良二說道:“屬下的任務是跟蹤吳翼,自然是會把這件事情做到最好,所以吳翼被抓走之后的行蹤我也已經知道了,就在朗姆酒客棧當中。”

    破軍良二雖然沒有見機行事的能力,但是只要是單一的安排的任務,他一定會做到最好,既然是跟蹤吳翼,那么吳翼被抓之后他,他也會繼續跟蹤到。

    破軍紅紗對于良二單一任務的完成度還是非常滿意的,就是因為破軍良二沒有多余的思想,才導致了只能夠完成自己安排下去的單一的任務,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破軍良二的單一的任務也是完成的最好的。

    既然知道了,吳翼被抓的地方了,那自己就要想一想要怎么救吳翼了,畢竟吳翼的未來,對于她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在這個時候,汪何來到了蘇星的房間當中,他告訴蘇星,吳翼已經按照計劃,故意被冷長所抓住了,同時也會故意放出白玉骨骸有可能在最后一間倉庫當中的消息。

    而汪何要蘇星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繼續裝病,呆在房間當中不出來,這樣才能夠繼續迷惑著的冷長。各方人馬都幾乎著晚上行動。這一夜,孤山城注定要成為不眠之夜了。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去,就像一條巨大的鯨魚把天邊最后的一絲光亮都給吞沒了一樣。孤山城四面環山,此時山林之間出了動物的鳴叫以外,顯得格外的寧靜。

    突然,孤山城中的某一處地方,發生了巨大的爆炸聲,火光頓時照亮了周圍的街角。這是蘇記商會的大院的一處墻角內。

    這聲突然的爆炸聲,不僅嚇醒了汪何請來的各個幻獸師們,也把冷長嚇了一條。因為這個***,不是冷長放的。他們復活會的人,本來只想要偷偷摸摸的進去搜索一圈,可是不知道哪個倒霉的手下,居然觸碰到了汪何設置在墻角處的機關。

    這場突入其來的爆炸,徹底打亂了冷長的行動,索性他也不在隱藏自己的蹤跡了,而是說道:“復活會的眾位兄弟們,既然蘇記商會的人不歡迎我們,那我們就讓他們知道我們復活會的恐怖。

    復活會的眾人,聽到了冷長的喊話,也是高興壞了,因為偷偷摸摸的,并不會他們的做事的風格,至少他們在這個孤山城之中的地位低下。不得不改一改在其他地方的為非作歹的心性。

    而現在他們聽冷長著說,就只聽明白了一個意思,那就是今天晚上不用隱藏自己了,想怎做就怎么做。而同樣聽到爆炸聲的,不僅僅有冷長,還有破軍紅紗和梅長山,他們將會有各自的行動。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