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神圣羅馬帝國 > 第一百五十三章、解決不了問題,就……
    盡管雙方的條件差距懸殊,但是在各方調和下,談判進行的還是非常順利。

    賠錢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蘇丹政府肯賠錢,他們也拿不出錢來,這場戰爭已經打崩了他們的錢包。

    現在的奧斯曼帝國實際上已經財政破產了,不但國際債務暫停支付,就連國內公職人員的薪水也發不出來。

    奧地利發動這次戰爭本來就不是為了訛詐戰爭賠款,雖然喊出一個天文數字,那也只是漫天要價。

    沒錢就割地,這也是歐洲大陸通行的慣例。這方面實際上沒啥好談的,已經被吃下去的不可能再吐出來。

    奧地利的要求不高,除了被占領區域那十幾萬平方公里土地外,也就增加了耶路撒冷和阿拉伯半島。

    奧斯曼帝國早就喪失了對阿拉伯半島的實際控制權,奧地利要的也只是一個名義上統治阿拉伯半島的合法性。

    真正令蘇丹政府頭疼的也就耶路撒冷,這不是戰略、經濟上的問題,沒落的奧斯曼帝國已經沒有資格談中東戰略,主要是宗教上的麻煩。

    偏偏在這個問題上,歐洲各國就沒有支持他們的。政客也是人,同樣有七情六欲,遏制奧地利固然重要,把自己搭進去就不值得了。

    出賣圣地的罪名,沒有人背得起。這個問題上支持奧斯曼帝國,民眾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他們噴死。

    正常情況下,這種有爭議的談判會持續很長時間,可惜奧斯曼帝國內部矛盾不斷激化,戰爭難民正在吞噬這個國家。

    奧地利拖得起,蘇丹政府可堅持不住。要是不快點兒結束戰爭,把難民送回去恢復生產,明年的春耕就完蛋了。

    作為一個農業國,奧斯曼帝國的家底可不厚實,這場戰爭已經耗盡了家底。一旦春耕不能順利進行,來年爆發大饑荒他們可頂不住。

    相比之下,奧斯曼帝國和俄國人的談判反而陷入了僵局。沙皇政府既想要收回上一次戰爭中丟掉的高加索地區,又想要拿到黑海海峽,還提出了賠款要求。

    站在俄國人的立場上,他們的要求是符合實際需要的。亞歷山大二世需要給一場大勝,抵消上一次戰爭失敗帶來的惡劣影響。

    戰爭已經打贏了,上一次丟掉的高加索地區就必須拿回來。對俄羅斯帝國來說,黑海海峽戰略位置非常重要,沙皇政府沒有辦法放手。

    沙皇政府窮得叮當響,又想索要戰爭賠款彌補財政。要求太多了,奧斯曼帝國自然不能接受。

    奧地利和俄國人還是盟友,這場戰爭又是聯合發動的,俄土談判沒有結束,停戰條約自然簽不下來。

    對沙皇政府的獅子大開口,弗朗茨也震驚了,他終于明白為什么大家對俄國人的評價都少不了“貪婪”。

    這還不是一般的貪婪,如果俄國人獨自出兵打出目前的戰果,那么沙皇政府的條件還勉強說得過去,可問題是他們并沒有這么強的實力。

    只要奧地利停止發放后勤物資,前線的俄軍要不了多久就會崩潰,沙皇政府現在可沒錢勞師遠征。

    弗朗茨不認為亞歷山大二世是傻瓜,這么明顯道理沙皇政府肯定清楚,那么繼續堅持要求這么過分的條件,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俄國人怎么說,他們還要繼續這場戰爭么?”

    現在是滅掉奧斯曼帝國的最佳時機,以俄國人和奧斯曼帝國之間的仇恨,沙皇政府想要趁機干掉他們并不奇怪。

    外交大臣韋森貝格:“陛下,沙皇政府似乎在搖擺不定。他們既擔心國際壓力,又不想就這么放過奧斯曼帝國。

    以目前的情況,戰爭每拖上一天,都會給奧斯曼人帶來慘重的損失。盡管簽訂了停戰條約,前線的俄軍仍然沒有停止破壞行動。

    驅逐周邊的民眾,搗鼓農田、道路、水利工程,破壞城市基礎設施,炸毀***寺……”

    這些都是俄土戰爭的慣例,一旦確定不能夠占領后,就會進行大肆破壞。弗朗茨選擇和俄國人合伙,除了降低戰爭成本外,就是需要俄國人拉仇恨。

    國際形象也是需要襯托的,有俄國人的暴行后,就算是奧地利軍隊偶爾有些出格,也不算啥了。

    弗朗茨疑惑的問:“你是說俄國人想要趁機削弱奧斯曼帝國的國力,不過這有必要么?”

    戰爭進行到現在,奧斯曼帝國實際上已經廢了。在戰場上倒下了數十萬青壯,又誕生了數百萬難民,沿海地區全部被打成白地,國內還爆發了內戰。

    以弗朗茨的經驗估計,這場戰爭造成的人員傷亡人數恐怕會突破兩百萬。真正死在戰場上也就四分之一略多,大部分都死在了逃荒途中。

    最大的黑手是饑餓,其次是疾病和一起逃荒的難民。生死存亡面前,人性是最經不起考驗的。

    奧斯曼帝國早就元氣大傷了,接下來還有內戰要繼續。現在因為對外戰爭,關系到了奧斯曼帝國的生死存亡,迫使改革派和保守派不得不暫時聯手。

    一旦戰爭結束,情況就會發生變化,受了這波刺激不知道有多少革命黨產生,蘇丹政府能不能度過這一劫都是一個問題。

    韋森貝格:“陛下,奧斯曼帝國再虛弱,也有那么大的體量,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浴火重生。

    平常時期,俄國人不會忌憚他們的威脅,但在普俄戰爭隨時可能爆發的關口,沙皇政府就不得不小心謹慎了。”

    人都是會成長的,吃一塹長一智,受過一次教訓后,俄國人也吸取了教訓。

    多線作戰,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些年仇恨拉多了,一時半會兒也化解不了。俄羅斯帝國強大的時候沒有關系,衰落的時候就非常要命了。

    像奧斯曼帝國這樣的百年宿敵,根本就不用考慮化解仇恨,直接打死了最好。

    這些年民族主義在近東地區蓬勃發展,沙皇政府也是貢獻了一份力的。一旦依靠宗教統治的蘇丹政府崩盤,這個多民族國家就會炸得四分五裂。

    分裂過后的奧斯曼,注定要陷入民族、宗教仇殺中,徹底喪失威脅俄國人的實力。

    想明白了過后,弗朗茨做出了決定:“那就讓英法給俄國人施加壓力,我們象征式的支持一下他們就夠了。”

    想拖奧地利下水,不要說門,連窗戶都沒有。弗朗茨還要留著奧斯曼帝國吸引歐洲各國的目光,如果能夠讓英法給蘇丹政府輸血,那就更好了。

    歷史早就證明,腐朽的末代王朝從來都不可怕,反倒是新生國家可能爆發出更強的戰斗力。

    當然這是極少數,絕大部分新生政權受限于內部矛盾,缺乏治理地方的經驗,把國家搞得一團糟。

    像奧斯曼帝國這種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嚴重的國家,一旦發生了分裂那就是曠日持久的內戰。

    原時空那是天選之子凱爾末開掛,才有后世的土耳其,但對比奧斯曼帝國來說,還是縮水了大半。

    現在不用考慮,這位大名鼎鼎的土耳其國父還有沒有出生的機會,都是一個未知數。

    要知道蝴蝶效應是恐怖的,這場近東戰爭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沒準天選之子的父母都提前見了***。

    在歷史滾滾洪流面前,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弗朗茨不認為奧斯曼帝國還有復興的可能,這次戰爭實際上已經為這個老牌帝國畫上了一個句號。

    ……

    費利克斯首相提議道:“陛下,耶路撒冷王國已經被收回來了,現在我們不得不考慮治理問題。

    因為宗教信仰的關系,當地的民眾并不支持我們,我建議和奧斯曼帝國達成引渡協議,把奧斯曼人都遣送回去。”

    遣送回國,這是有先例的。此前的擴張中,維也納政府都把奧斯曼人全部遣送了回去,這才避免了民族宗教矛盾。

    弗朗茨點了點頭,補充道:“光遣返奧斯曼人回國還不夠,耶路撒冷地區都快變成了沙漠,我們還要解決土地沙化問題。

    此前專家們提出的對當地土地休耕二十年,就非常有建設性。耶路撒冷是宗教圣地,當地不需要發展工農業,發展旅游經濟就夠了。”

    這個年代民眾們窮,旅游經濟還發展不起來。但凡是都有例外,民眾再窮還是有富裕的,比如說維也納變成不夜城后,就吸引到了很多人慕名而來。

    耶路撒冷更不用說,宗教上的特殊地位,就不怕沒有人去。不說能夠發家致富,但是維持地方政府運轉還是做得到的。

    土地休耕那是必然的,奧地利本身就是農業出口國,根本就不缺這點兒糧食產量。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