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大唐龍牙 > 第491章 在下復姓公輸
    “陶瓷,陶瓷,陶,陶朱公的后人?”

    二狗子點點頭:“對,是陶朱公,不是陶瓷!”

    “....”

    冷鋒瞪了二狗子一眼,如果真的是陶朱公的后人,那他必須得趕緊回去,抓緊這條大魚啊!

    之前他并不知道“陶朱公”是何許人,可是李孝恭等人經常性說他堪比古之陶朱公,他就試探性的問了韓老夫子一下,結果,韓老夫子就用看大猩猩的目光看著他....

    看著他....

    陶朱公就是范蠡。

    傳說他幫助勾踐興越國,滅吳國,一雪會稽之恥。功成名就之后急流勇退,化名姓為鴟夷子皮,遨游于七十二峰之間。期間三次經商成巨富,三散家財。后定居于宋國陶丘,自號“陶朱公”。

    三次經商都成巨富,三次成了巨富以后,都遣散家財,這是最早的“千金散盡還復來”的例子。三次聚散巨額財產,完全證明了他在經商上的見解是多么獨到。

    范蠡的后人嗎?冷鋒忍不住搓了搓雙手,范蠡后人的話,完全值得他深夜叩關入長安了!

    就是不知道,這個范蠡的后人,究竟想干什么?既然他看出自己想用商業取代農業的納稅主體,那么,就應該不是不學無術的家伙。

    戰國時期商業家的后代嗎?有意思!

    帶著期待感,冷鋒騎馬跑夜路回了長安,長安施行宵禁,非紅翎急報和百騎司的十萬火急,不得開城門。

    但是....

    守門的武將,對冷鋒很有印象,見冷鋒要求入城,居然違背規定的開了城門,把冷鋒放了進去。一路疾馳,等到修德坊的時候,那匹馬已經累的口吐白沫。

    把馬交給仆役帶下去,冷鋒看到了門口急躁的老元。

    “老爺,你可是回來了,讓老奴好個等啊!”

    冷鋒把馬鞭扔到一邊:“你確定是范蠡的后人?”

    “不確定。”老元搖搖頭:“自從說了那句話以后,他就是對老奴說要見見您,再之后,老奴再怎么刺探,他都不接話。”

    “這樣啊....”

    冷鋒點點頭,既然勾引起了他的興趣,那就千萬不要讓他失望,這家伙看樣子自視甚高啊!

    跟著老元走進天下樓,因為此時已經宵禁,天下樓空的房間很多,可是為了表示敬重,老元還是把他們安排到了二樓的雅間。

    推開雅間的門,冷鋒往里面瞟了一眼。

    單間內兩個一身破舊衣袍的人正坐-在椅子上,菜是一口沒動,酒杯也是滿著的,看樣子是在等他來?

    聽到開門的動靜,兩個人齊齊看過來,上下打量了冷鋒幾眼,兩個人也是很疑惑。看這人能讓老元開門的樣子,應該就是國公了。

    傳聞中的國公也是一個巨富,可是穿的衣服,怎么還是麻布料子的,身上不見一點的金玉裝飾,人高瘦,屬于扔進人群里都不會引起別人注意的一個。

    兩個人齊齊的站起身,三個人不約而同的拱拱手。

    直起腰后,冷鋒笑道:“聽聞兩位是陶朱公的后人,不知道二位蒞臨天下樓,有何指教?”

    冷鋒右手邊的那個搖了搖頭:“國公誤會了,我是范墜,他....”

    另一個人再次對著冷鋒拱手:“在下復姓公輸,單名一個破字。”

    公輸破?

    冷鋒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公輸”兩個字上。

    “難道說?您是?”

    公輸破點點頭:“在下,正是魯班的后人。”

    我天!

    冷鋒感覺自己有點發暈,本來一個“財神”的后人都讓他覺得不可能了,現在又來了一個“匠神”的后人。

    您二位確定不是來詐騙的?怎么可能兩個傳奇人物的后人,都來我天下樓找我?

    想到這里,冷鋒示意老元把門關上,這個狹小的空間里,如果這兩個人是來對付他的,他完全可以把這兩個人活捉。

    等老元關上房門后,冷鋒問道:“二位憑什么就敢說自己是陶朱公和魯班的后人?說實話,‘后人’一說,虛無縹緲,就是皇帝,還敢說自己是老子的后代呢。”

    李世民執政以后,奉道教為國教,尊道教祖師老子為先祖,恬不知恥的把自己的“李”姓和老子聯系到了一起。

    手機端 一秒記住『→m.\B\iq\u\g\\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家明明都知道這是鮮卑血統的李世民掩飾自己血統的一個遮羞布,卻沒人拆穿,畢竟時間跨度這么久,誰能保證某個姓李的,就不是老子的后代呢?時間跨度這么久,誰能保證人家先人就是一只單身狗呢?

    范墜和公輸破相視一笑,隨后,公輸破從自己的行囊里拿出了一個卷軸,展開給冷鋒看。

    冷鋒借著燈光看去,只見圖上是粗粗畫出來的一個床弩的圖,雖然別的地方畫圖粗糙,但是,涉及到弩臂、機械的地方,卻特別精細。

    只是看了兩眼,冷鋒就移開了目光,在這個“知識產權”很重要的年代,人家給你看,就是為了證明身份,你要是看得太多,就有“偷師”的嫌疑了。。

    “信了吧!”公輸破滿意的收起自己的卷軸,世間武器,公輸家的才是最犀利的,自公輸家在歷史舞臺上隱沒幕后,不知道有多少帝王希望能找到他們,得到他們....

    “這玩意兒....好落伍啊!”

    “啥?”

    公輸破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向冷鋒,這個人有病吧?公輸家的大黃弩,他也敢說落伍?

    一把把卷軸拍到桌面上,公輸破憤怒道:“國公,我可以理解為,你這是羞辱我們公輸家族嗎?看來你真的如同市井傳聞那般,不知天高地厚!”

    冷鋒搖搖頭:“我閑著沒事羞辱你們公輸家干什么,我說的是這個什么大黃弩,它能比得上八牛弩?”

    兩個弩臂的床弩,怎么看怎么不如八牛弩有氣勢,雖說公輸家族聲名在外,可是,這東西也不該比八牛弩厲害吧。

    公輸破哈哈大笑:“原以為你國公是什么隱世高人,結果,連個大將軍都不如!武器的犀利,不一定在于它的威力上。毫不夸張的告訴你,大黃弩的威力只有八牛弩的一半。但是,一樣的時間,卻能比八牛弩多射出兩箭!”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