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云想衣裳月想容 > 第十一章 公堂之上
    這世界上有三種人,一種人是你想甩也甩不掉的,一種是你想得到卻得不到的,還有一種是你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卻又想不起來的人。

    我跑過人流,轉了個彎,拐進一條小岔路,躲在墻后。

    “終于把他給甩了!真是個黏人的家伙!”我扒拉著墻探出一點腦袋看了看外頭,李鼒暈頭轉向的找不著我,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我笑得喘不過氣來。咬了口冰糖葫蘆,大搖大擺地走在街上,小販們賣力的吆喝聲遍布在各個大街小巷。我花了幾個銅板買了一個撥浪鼓,兩側綴有兩枚彈丸,轉動鼓柄彈丸可以擊鼓而鳴。

    走著走著,在人頭攢動之中我發現了一個男子,他的背影像極了阿布。他走到一個簪子鋪前挑揀著,那熟悉的面龐分明就是阿布啊!

    “阿布!”我沖他的方向大喊。

    那人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又轉回去對鋪子的主人笑著說了幾句什么,然后馬上離開轉進一條小巷子里去了。

    竟然裝作不認識我?隱藏得極好,極好!

    我跟著他跑了過去,但是已經找不著人了。不會吧,難道是我看走眼了?可那人分明長得和阿布一模一樣,只是衣服和發式是中原人的樣子罷了。他也沒有理由來中原,大哥二哥正忙著東山再起,他應該在?嶸忙的不可開交才對。

    狐疑了半天,我心不在焉地走著,一個什么東西壓在了我的腳上,我嚇得后退兩步,竟然是一個老婆婆。我趕忙將她扶起來。

    這不就是之前那個騙子乞婆嗎?!她瞄了我一眼,也有些驚訝,但很快便收斂了神色,于是哭天喊地道:“哎呦喂,我的老腰呦!我這是做了什么孽啊,你竟然要推我這個老太婆一把。”有一個小伙子突然出現把我推開,將老婆婆扶了起來。

    “娘,您沒事吧娘!”

    什么?!明明之前這個乞婆說自己的兒子早逝,如今怎么又——好吧,我算是碰上了騙子。

    “娘剛剛給這個不知好歹的丫頭片子推了一把,這腰......哎呦喂,我苦命的兒子,咱們家本來就窮,這如今上哪兒去找郎中呦......”說罷,兩人開始假惺惺地哭了起來,眼淚花都飆出來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欺負他們母子倆了呢。

    “喂!這位婆婆,你之前明明說你兒子早逝,怎么又蹦出來一個活生生的人?你這分明就是詐騙!”我叉著腰氣哄哄地道。

    那兩人卻沒聽我的話,小伙子突然上前抓住我的胳膊:“你今天要是不賠我們錢就別想離開這里!”

    圍過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不明情況的人開始對我指指點點起來。

    好啊,敢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詐騙,我今天算是張了見識了。

    “我沒有推她就是沒有推她!明明是這個老婆婆自己突然倒在我面前的,我還好心扶你一把,憑什么說是我推了你?”

    “你賠錢!”小伙兇神惡煞的。

    我翻了個白眼,心平氣和地道:“哥們兒,做人是要講道理的,你這么不講道理是要遭殃的,你就不怕被送進官府?”

    “你推了人,你才應該去官府才對!快賠錢!”

    “不行,你得跟我去官府!”我走過去拉起老婆婆,小伙見狀拉住了老婆婆的另一條手臂。

    我們兩人各不服輸,老婆婆明顯是中間最受罪的那個。

    推拉之間,一道熟悉的低啞的聲音響起:“你這么拉你娘,我倒懷疑你可真的是這位老婦人的犬子?”

    一時之間時間仿佛靜止,所有吵鬧聲消失。李鼏身著一件玄色窄袖蟒袍,深藍的滾邊更是顯出一身清冷的氣質。他緩慢走到小伙面前,小伙似是被李鼏的那雙銳利的眼眸鎮住了,哆哆嗦嗦的不敢說話。

    過了好半晌,他才強裝鎮靜地朝他道:“你又是什么人!你們兩個一定是同伙,快賠錢!”

    我朝小伙喊道:“喂!你說他是你娘,那你剛剛還那么拉她!你就是想訛詐我!”

    “我——”

    一隊人馬的聲音傳來,一個官兵大喝道:“何人在此擾亂民生!”

    官兵下馬而來,神色正怒,小伙馬上告狀:“官人,這兩個人是同伙,推了我娘讓我娘受了腰傷,他們還不承認!您給小人做做主。”

    “不是這樣的——”我正想上前討個說法,李鼏拉住了我,我也識相的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官兵上下打量了我們一眼,對身后的其他小官兵們說道:“把這些人都帶走!”

    就這樣,我們被押著去了衙門。

    公堂之上懸著一塊巨大的燙金匾額,上書“明鏡高懸”四字。衙門里的老大一身威嚴地坐在高椅上,突然在桌上拍了一塊木頭,聲音大得我驚了一下。

    “還不快跪下!”很明顯那位老大是沖著我和李鼏喊的,也很明顯他并不知道此人正是大寰的執金吾將軍。

    “我們又沒有做錯什么事,為什么要跪下!”

    “你——來人!”老大叫了一個衙役來,衙役使勁踢了我的小腿,可我就是硬忍著,他又用一根不知道是不是從哪個房屋頂上取下來的梁木重重地給了我一擊。沒辦法,我還是撲通一聲跪下來。

    衙役又準備讓李鼏跪下來。

    “喂喂喂!這個人你可不能打,他可是李鼏,李鼏你應該知道的吧,他是你們大寰的金吾將軍,他爹可是開國元帥啊!你們這么做會被皇帝砍頭的!”衙役被我說的話給愣住了,李鼏站在一邊一動不動的,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悄悄對他說:“你趕緊說些什么啊!”他沒應我。

    “大膽!”老大又拍了一下木頭,“不僅直呼將軍姓名,還敢假以將軍身份欺瞞公堂!還不快跪下!”

    我心里急得發慌,李鼏卻紋絲不動的。這時,外面有人闖了進來,陳鬯帶著一眾將士跪在地上道:“末將來遲!請將軍恕罪!”

    老大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連滾帶爬地下來跪在李鼏面前,一臉笑意賠不是地道:“小人......小人有眼無珠,還請將軍責罰......”我在心底暗暗鄙視了他。

    一邊的老婆婆和小伙更是吃驚地掉了下巴,他們此時一定后悔至極。

    半晌,李鼏才緩緩開口:“明大人,我問你,城西和城東的十四家賭坊與賭妓交易牟取暴利,甚至截殺無辜百姓,這事你可知?”

    李鼏平靜無波的眼神倒是讓明大人不敢直視,顫巍巍地回:“小人,小人不知......”

    心虛!

    “那好,三十七個丐門、風門和火門的流派窩點分布在全城,你可知?”

    明大人全身開始發抖起來,面露惶恐之色,行騙的那兩人也開始穩不住身子了。

    李鼏蹲下來揪住明大人的衣領子,面容變得更加嚴厲,是我從未見過的憤怒,道:“那你可知,全城上上下下有千百名童叟被割下舌頭被火鉗燙傷雙眼被斷去手筋腳筋在街邊乞討,還盼著你來他們做主為天下正義做主。”

    他松了手,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明大人。我的心一緊,這么大一個城竟然危機四伏,身為高官的大人居然毫無作為。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群人正在忍受著比喪父喪母還大的痛苦,這些人各有各的不幸和苦痛,而安然無恙的人都有著一樣的幸運。

    明大人雙目流淚,面色紅辣辣的,眼淚巴巴地包住李鼏的腿,哭喊道:“小人......小人有罪......可小人實在是有口難言啊——”

    李鼏踢開了他,對身后道:“把人帶上來。”

    一個士兵拉著一個蒙上了白絲帶的小女孩進了公堂,小女孩揭下了絲帶。我愕然,這就是前幾日在街上和乞婆乞翁一起乞討的小女孩,那天她的雙眼還是好好的,我說了一聲冰糖葫蘆她就馬上睜開了眼睛,可今日她是真的失明了。小女孩的眼睛雖然是合上的,但眼皮扁扁的,里面什么也沒有,沒有眼珠子......

    后面又進來一個被割掉了一只耳朵纏著繃帶的女人,她跪下來道:“請大人做主,民女本是巖樺村一漁夫之女,不曾想有一日家中遭逢幾名黑衣人,他們還戴了面具,小女并不認得......只是,只是他們不僅搶空了家中所有的財物,還,還強暴了民女,將民女送到一處關滿了人的地方,讓我們每日上街乞討來騙取錢財,還派人在街角巷道來監視我們。如若討來的錢財不達標,便用鞭子抽打我們,不給水和糧食......家父曾多次上這里請大人為民女伸冤,最終不是被告知大人不在就是被趕走......”

    我聽得眼淚都留下來了,這些所謂高官拿著極高的俸祿不做事,凈干些表面文章,占著茅坑不拉屎,還說自己有口難言。

    我上前抱著那個孤零零站著的小女孩,捂住她的耳朵不想讓她聽到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問她眼睛疼不疼,她很乖巧地搖搖頭。

    李鼏死死地盯著倒在地上哭得泣不成聲的明大人。

    他淚眼汪汪地道:“將軍......將軍您可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謀劃的啊,那些流派都是一個團伙的!他們有......他們有位高權重的主使者在作祟啊將軍!還有賭坊,賭坊不一樣,但是賭坊的背后也有人,據小人了解,這十四家賭坊的主人每次來澶州城都喜歡喝上一杯櫧山茶。小人知道的只有這些,您饒了小人吧——”

    李鼏思忖了片刻,跨步到老婆婆和小伙的面前,半跪下來。倆人馬上抖了身子,低下頭來不敢直視。

    “老婦,你可知道是什么人在指使你們?”李鼏盡量放柔了語氣。

    “老朽......老朽......”她一直慌慌張張的,突然一拍腦子,“哎呀,老朽雖不知他們是什么人,但是有一日老朽在他們那里撿到了這個東西,老朽想著以后逃了出來或許有些用處。”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