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云想衣裳月想容 > 第十四章 長途近尾
    李鼏坐在河岸邊,昏黃的光輝勾勒出他的身形,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覺得那背影有些孤獨。這種孤獨我曾經在阿布的身上也看到過,也是這樣的黃昏時分,我從遠郊騎馬歸來時,看到他一個人靠在一棵光禿禿的樹旁,用葉子吹一曲《將歸》,他說歌謠里講的是一個小孩有家不得歸......

    我小心地取下水蠟燭上部分的花絮,把它們弄得碎亂一些,經過今日一早上太陽暴曬差不多就可以用了。軍隊還沒到,四周看了看也沒什么人經過,我開始解衣,一處傷口已經和衣服粘在一起了,要慢慢撕開,我咬緊牙關一口氣撕開來。抽出一撮花覆蓋在傷口上面,經過三四回就能自行結痂了。

    這時候,李家軍也差不多到了。李鼒身邊的那位將軍還過來給我道了個歉。由于第二日夤夜時分便要趕路,扎營太繁瑣了,所以大家直接躺在地上休息。但是這么著就有一個后果,郊外蚊蟲多,很容易被叮或者染上些疾病。

    果不其然,所有人都在受蚊蟲叮咬,一片叫苦連天。我腦子一轉,想到了個好辦法。

    我又去取了一些水蠟燭,讓李鼒給我找了兩塊火石。點燃水蠟燭后,火不一會兒就滅了,只剩下一縷縷飄出來的煙霧。就是這煙霧,可以防蚊。

    “真神奇,”李鼒蹲在我旁邊舉了個小火把,“我這就下令,讓大家都這么干!”

    于是一時之間,淡淡的煙霧在軍隊上空繚繞,方圓百里內,一株則矣。

    “你是怎么想到這個方法的?”李鼒一臉天真好奇地看著我。

    “你有沒有聽過一個故事。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瘟神通過蚊蟲,把瘟疫散布在人間,這時候有一位明眸皓齒,冰肌玉骨的仙女架著牛車下凡來到人間,她就是青嫗神女。神女就是用了這個方法來消滅蚊蟲的。她后來化為神醫在人間救治疾苦,被微服出訪的皇帝給看上了,皇帝為她撇棄后宮三千佳麗。但是呢,神女的爹爹和娘親都不同意神女嫁給一個凡人,哪怕這個皇帝擁有整個江山。神女被關在九重天上的寶塔里,而那皇帝整日茶飯不思,孤獨終老。這是我以前在一個話本子上看到過的。”

    不過,阿娘的醫書里確實有這么個方法。

    我雙手合十,感嘆道:“皇帝本來有那么多老婆,結果卻為了神女把她們都不要了,這種事情現實里應該不存在的吧。不過,嘻嘻,我什么時候也能碰上這么一個只對我好的人啊!”我向天邊的月亮眨眨眼睛。

    “怎么不存在,”李鼒悄悄湊進來,“我跟你說啊,大寰前朝皇帝可不就是個癡情人,先帝的后宮只有一個蕭皇后,二人只有兩個子嗣,不過慘啊,聽說后來都死了。”

    “怎么死的啊?”

    他搖搖頭嘆息道:“不知道,你還是別問了。”

    聽起來應該是有一段悲慘的往事,我識相的閉上嘴。

    “那......你二哥小時候是個怎樣的人啊。”

    “我二哥?”他開始自顧自地說了起來,“二哥很小的時候就體弱多病,臉上長了許多膿包,所以他總是戴面紗見人,我當時才兩三歲,已經記不得他當時的模樣了。二哥平時飯也吃不下,甚至連路也走不了,只能坐在四輪車上,二娘偶爾推他出來走走。我見他平日里最喜歡讀書,便以為二哥以后不會參軍。

    “沒想到后來二哥得了天花,大病一場,什么人都不敢接近。病愈后也簡直變了個人似的,什么禮樂射御書數都不在話下,身體也變得格外強壯。或許是爹覺得二哥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吧,因此事事都格外關照他。爹逝世后也把很大一部分兵權交給了二哥。

    “還有,我二哥素來會做些扶危濟困的好事,大寰許多姑娘,甚至婦人老奶奶都可喜歡他了,若說男子,那也必定以他為好男兒的榜樣。其實我吧,不想當什么將軍,什么行軍總管,我總是想行走江湖,做個大俠。”

    他看著我問:“那你呢。”

    我別過頭:“我不想說。”我拿著一根棍子在地上胡亂地畫著。不是我不想說,是我不能說,因為我不想欺騙別人,可事實是,我身在這里,本就是個最大的謊言。

    “這么掃興。對了,你還想聽聽我二哥的風月往事嗎?”

    李鼒一臉壞笑地看著我,我雖有些嫌棄,還是抿著唇點點頭。

    這時候一顆石子兒從不遠處坐靠在樹邊休息的黑影那扔了過來,恰好打中了李鼒的腦袋。

    他癟嘴,一臉無辜委屈地道:“我要去睡覺了......”我悻悻然地“哦”了一聲。

    兩只手臂撐著腦袋躺在地上,有點扎乎。天上的星星可真多,阿娘說,人死了都會變成黑夜里那些閃閃發光的星子。有的人是被冤死的,所以想為那些正在黑暗中負重前行的人們發一點光和熱。有的人是生命走到了盡頭自然而然死的,但是還來不及再看一看他熱愛著的河山,或者深深思念著的什么人,所以一腔熱血千言萬語都化作遙遠星河中等待黎明升起的啟明星。這浩瀚的夜空里,哪一顆才是我的啟明星呢?

    我轉了個身,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靠坐在樹邊的李鼏。

    這個人連黑影也這么好看啊。

    圓靈水鏡,渺渺星輝。有仙撥云踏月,眉如青黛,眸若辰星,一念傾心,再念失心,世上再無雙......

    ......

    第二天起來,全身都腰酸背痛的,骨頭像是散了架一樣,屁股更是疼,昨天還沒什么大的感覺,一定是昨天掉下馬的時候屁股就這樣噔的一聲和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

    天都還沒亮軍隊就要出發了,號角沉悶的聲音響徹云霄,震得天上的鳥兒都暈頭轉向的。

    我現在簡直又困又累,李鼏特地從一個士兵那里給我牽了一匹溫順的馬兒,我坐在馬背上困得前仰后翻的,就差沒掉下去了。好幾個人在一邊偷偷笑,戲謔的笑聲一下子點醒了我,可是沒過一會兒就又差點睡過去。

    “你這個女人睡相真是太丑了!”李鼒嫌棄地道。

    我一下來了精神,惡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于是我們開始了擠眉弄眼的大戰。

    “姑娘真是鬼靈精怪啊,倒不似尋常女子那般輕柔嬌媚。”李鼒身邊的將軍一臉笑意道。

    看著他誠摯的面龐,我著實不知道這是在夸我還是在說我沒有中原女子那樣溫婉的性子,就認為它是在夸我吧,我拱手作禮模仿中原人說話回應道:“這位將軍長得亦是驚世駭俗,令人目不忍視呀!”

    “這——”那將軍尷尬得看了一眼旁人。

    李鼒少年般爽朗干凈的笑聲響起:“老臺,她這是在罵你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撓撓頭不好意思地道:“不不不,我可沒有要罵你的意思啊,我想說的是,將軍你也是很有風骨很有氣概的將軍。不像某人一樣,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一點沒有將軍的樣子。”

    “你說誰呢!”李鼒氣鼓鼓的樣子像一只河豚。

    “我就說你怎么啦!”我朝他齜牙咧嘴地吼著。

    老臺為難地道:“其實總管為人并非如此,姑娘莫要憑表面論斷......”

    他說:“你眼圈發黑,像白無常!”

    我說:“你眼小耳大,像豬八戒!”

    他又說:“你平平無奇,沒人娶你!”

    我又說:“你又傻又蠢,沒人敢嫁!”

    時間就這樣在一吵一鬧之中流逝了。距離上都越近,感覺要走的路就越長,沒完沒了的。軍隊走了幾天幾夜都不停歇,我有時候累得直接趴在馬背上,或者干脆停在路邊等到軍隊最后的步兵跟上來再一起前行。

    這么一折騰,我的身體實在受不了,本就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這樣子下去,我就更加沒有什么力氣可言了。

    這不就是,剛剛昏了過去,一下子醒來居然已經坐上李鼏的那匹汗血寶馬了。貼著后背的是溫熱的胸膛,他坐在我后頭拉著韁繩,也就是說我剛剛是睡在他懷里了。這樣一搞,頓時讓我七竅開通,神清氣爽,我在心里暗自竊喜,那顆栽種在心里名為歡喜的花兒,不斷地吸收甘露生長起來,撓癢著心尖。

    我抿著嘴,悄悄地把頭往后靠了靠,身后的人并沒有躲開,我就開始放松了下來,閉上眼睛好好睡覺,控制不住的笑意蔓延在嘴角。

    后面的李鼒不滿地嘟噥道:“真是給這個女人占了我二哥的便宜......”

    我在心底里切了一聲。

    有時候路途比較顛簸,能感覺得到他的下巴在我的額頭上觸碰了幾下,這樣就讓我一直沒法睡穩,心思都不知道飄哪里去了。

    陳鬯道:“將軍,約摸還有三十多公里路就可到上都。蔡京將軍和李鼐將軍差不多已經抵達,屆時就等我們一同進宮上表。”

    李鼏低低地“嗯”到,我都能感覺得到他的喉間震動。

    還有三十多公里,三十多公里是多長?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