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云想衣裳月想容 > 第十六章 江南藥局
    醒來的時候腦袋像要炸開一般,四周昏暗昏暗,我好像是在蛇皮袋里,嘴里塞了布叫不出聲來,身體被繩子給綁得死死的,絲毫動彈不了。又一次在中原遭遇綁架了。

    我試著滾動身體,但昨天喝了一壇烈焰酒實在讓我渾身難受。

    有兩個人進來了,我馬上停止動作。

    女的說:“這丫頭要是打扮一下姿色絕對在上乘,價錢嘛,你給我五十兩銀子。我可是好不容易給你找來的,這個價錢還算便宜的了。”

    這個聲音不就是昨天晚上那個濃妝艷抹的自稱為媽媽的女人的嗎?

    男的說:“五十兩就五十兩,老爺子那邊好說。我告訴你啊,這貨物要是能讓老爺子滿意了,咱倆的報酬可就不止這么點兒數了。那就這樣,我送貨去了。”

    男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一把將我和這袋子扛了起來。走了一段路之后又把我扔在了什么東西里面,四周硬邦邦的,應該是木箱子。我還聽到了馬蹄和車輪的聲音。

    這個人是要帶我去哪兒?聽他剛才和那個女的說的話,是要把我賣給什么老爺子?!辣塊媽媽的,竟然是人販子!還要把我賣給老爺子當小老婆?這么喪心病狂的事情竟然又給我遇上了。

    我用盡吃奶的力氣終于掙脫被捆在一起的雙手和雙腳,可是空間又窄又小不說,連呼吸都有些困難,而且上面的頂打不開。好不容易脫下套在身上的袋子,還是只能躺在里面什么都做不了。我將鼻子湊近縫隙,希望可以得到一些新鮮空氣。

    光是用耳朵聽就知道,這個人故意走了一條沒什么人的路,我就算用手拍木板大概也不會有人發現。不管了,得先讓他停下來。

    我一個勁兒地拍著木板,喊道:“救命啊!”

    男人聽到動靜后果然停下了馬車,一邊罵一邊準備打開木箱子:“他娘的!不知好歹的丫頭片子竟然還給老子——”

    他一開箱,我就立了起來揮出拳頭打在他的鼻子上,我這雙手好歹也是射過箭舞過刀的。

    男人面目猙獰可怖,一面吃痛地捂著鼻子,一面緊緊攥住我的手臂。眼看他要一手揮在我的身上,我馬上躲了過去,給他的下體一記踢。哼,要是本公主的鞭子還在,一定抽死你個稀巴爛。

    我趁他拿著一根棒子還沒追上來,就趕緊跑。

    “給我站住!”

    我朝身后給他做了個鬼臉,男人氣急敗壞的樣子真是太好玩兒了!我跑到人多的地方去,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在街市上安插了什么內應,幾個壯漢都盯上了我。男人突然領著他們出現在了我眼前,我想調頭跑,可是后面又出現了一群壯漢。真是該死!今天怕是逃不走了!

    “救命啊——”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喊救命了。

    沒想到喊救命還真的能把人給招來。

    “把這些人都押起來!”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只見士兵們把那些壯漢團團圍住。陳鬯穿著一身便服騎在馬上,見到我后便下了馬。

    “星月姑娘?昨日你走得急,我都還沒和你打聲招呼,”他又對那些士兵說,“把這些人全都帶到縣府。”

    “就是他們!他們是人販子,還想把我賣給老頭子當小老婆!”我憤怒地指著這些人,男人驚訝又懊悔地趴在地上低下了頭。

    陳鬯笑笑道:“姑娘放心。帶走!”

    于是那些士兵押著人販子們離開了人群,街道上一下子恢復了之前的樣子。

    我向他拱手作揖,笑盈盈地道:“多謝將軍相救,你為什么是一個人呀?”其實我更想問他怎么沒有跟著李鼏,又或者是李鼏干什么去了。

    他像是讀懂了我的心里一般回應道:“李將軍和皇上還有要事商榷,暫時回不來,因此我來代將軍守衛京師。”

    我點點頭,道:“我帶你去個好地方!好像是叫什么味土閣,雖然名字怪了點,但是那里的醬牛肉可好吃啦!”

    陳鬯欣然接受,我便帶著他去。可是繞了半天怎么也找不到,上都這么大,豈不是得逛個幾天幾夜才能找到?我們已經是第三次走回這個地方了,我也不敢亂跑,就按照印象找。

    我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呃......要不我們隨便找個地方......”

    “姑娘說的可是那家?”他給我指了一下方向,“味土閣”那三個大字赫然映入我的眼簾,我一拍腦袋,竟然這么近我都沒有發現,真是太蠢了!

    “沒錯沒錯,就是味土閣!”

    我們終于到了這座閣樓的面前,陳鬯突然轉過來,表情僵硬地對我說:“這個......應當讀作味士閣。”

    “啊?哦,原來是這樣的,呵呵......我還以為這兩根橫線不分長短,都是一樣的呢......”我尷尬地朝他笑笑,他也禮貌地回笑,并沒有多說什么。

    中原的字可真是麻煩!我又在心里默念了好幾遍這兩個字。

    進了味士閣,一股香味讓人垂涎欲滴,很快就引起了我的食欲,我一拍桌子道:“我們這兒要來兩盤醬牛肉,兩只剃羊骨,兩碗奶疙瘩,還有你們這里最好的酒!”

    “姑娘喜歡吃這些東西?”陳鬯突然這么問我。

    我邊倒茶水邊回答:“那可不是嘛,我從小到大最喜歡的就是這些東西啦!”他接過我給他倒的茶,“還有,我們既然已經同桌共食過了,你就是我的朋友,以后就不用姑娘姑娘的這么叫我,直接叫我星月好啦。”

    “好的,星月姑娘。”

    “......”我汗顏,陳鬯一定是在李鼏身邊壓抑的太久了,平時說話都保留下了這些習慣。

    我給他講了一下昨天晚上遇到的事情。

    他一臉嚴肅地問:“你可看清楚了,那個男童是披著紋有巨蟒的黑色長袍?”

    我一臉疑惑:“是啊,我最討厭的東西就是蛇這種東西了,絕對不會看錯的,我就奇怪了竟然會有人喜歡把這么討人厭的東西繡在衣服上。不過,怎么了嗎?難不成你認識他?還是你的什么親戚?”他搖搖頭,喝下了一杯酒。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長得比女人還要妖媚的男人,你說他們為什么不去找份正經差事兒做,非要學女人在這里賣胭脂賣衣服什么的。”

    “他們并非是賣胭脂和衣服的商客,有些人不喜歡女子,卻喜歡男子,但是綱常倫理無法逾越,于是他們就來這里享樂。總之,星月姑娘日后還是不要再靠近這種地方為好,還有,若是你一個人上街的話,最好打扮成男子裝束,這樣或許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危險。”

    “哦......”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可不可以和我說說,皇宮里都有些什么新奇好玩兒的東西啊!是不是有很大很大的花園,還有好多好多漂亮的娘娘妃子?”

    他仔細想了想,道:“新奇好玩的東西倒沒有,星月姑娘說的御花園也不過是種了一群假花,至于娘娘妃子們,也同那些花一般而已。”

    陳鬯說話總是能夠讓人啞口無語。

    “那......皇宮里有什么地方是可以看各朝史事的?”我終于啃完了一只剃羊骨。

    “姑娘說的應該是藏經樓,不過這個地方一般人是進不去的,”他看了看外邊天色,“時候不早了,眼下陳鬯還要去巡邏,今日多謝星月姑娘的酒食,陳鬯日后再回邀姑娘。”

    “啊,沒事兒沒事兒,你去吧!”

    也就是說,藏經樓里有寰朝的前史。

    他點了下頭便走了,自我和他說了那個男孩的事情他就一直心不在焉的,看來是碰上什么要緊事兒了吧。現在又剩下我一個人了。

    我要是再不打算打算,今天晚上就要喝西北風了。

    出了味士閣,突然冒出來一些小孩子,他們懷里抱著一沓一沓的紙,奔跑著抽出一張紙來在空中揮舞,大喊著:“江南藥局尋人啦!江南藥局尋人啦!”

    我撿起一張落在地上的紙,好像是在說要招人?這不是天大的餡餅嘛,竟然給我撿到了!老天爺什么時候這么有眼啦。

    拉了一個小孩問藥局的方向,小孩給我指了指,我便朝那方向走去。

    這條巷子里比較清凈,走到盡頭就是江南藥局。我站了住,這藥局的派頭看起來還挺大的嘛,光是它門前種了幾株大樹,還立了兩只石獅子,就可見它的氣派,絕對不是街邊隨處可見的那種小藥鋪。

    門開了,一個衣著堂堂,掛著兩條長胡須的老頭出了來。他看見我后,兩條眉頭高高挑起,將我從頭至尾打量了一番,然后問:“你姓甚名誰,年庚幾何?”

    我拱手作揖笑道:“星月,就是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我今年十六啦。”

    “隨我來。”老人低沉沉地沙啞道,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

    “喂老伯,你不問問我是來干嘛的嗎?”我跑上去跟在他旁邊。

    老人一手扶著腰,像是在自言自語道:“瞧這模樣和語氣,大概就是老夫那位忘年交所說的意難平。你可不知,他早在一兩個月前就跑到老夫這兒來,用老夫我看中的他的玉佩來交換,說是李家軍凱旋歸來的時候,會有一個女子來到上都,請我照顧著些,還特意囑咐老夫這兩日,白白花了二十個銅錢讓這些黃頭小兒在街上亂跑,說是此女子一定會看到。老夫本來還打算自個兒上街敲鑼打鼓尋人,真是鬧心呦......”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