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云想衣裳月想容 > 第十八章 宵禁犯夜
    幾個月來的軍營生活已經讓我養成了早睡早起的好習慣。

    不過還有人起得比我更早。這不,陶三和小暖就已經在堂前打掃了。我覺得自己不應該這么閑著,于是找來和他們手中拿的一模一樣的東西,學著樣子在地上打掃。

    “這塊我們已經掃過了,星月姑娘不妨來潑水吧!”陶三在木桶里給我舀了一大碗水。

    “好啊!我最喜歡潑水了!”臧胡有一種禮節就是潑水。我捧著木缽,將碗里的水一下子撒了出去,水在空中形成一道弧線,落在地上后馬上就消失了。

    “不......不是這樣子的,看好了啊。”陶三憋著笑又舀了一碗給我看,他抽出一只手,稍微掠走一些水再撒在地上。

    “原來是這個樣子。”我重新裝滿了木缽,開始勞動。

    第一次做這些事情覺得新鮮有趣,但要是日復一日這么做下去一定會無聊死。我直起身子來扭了扭腰,見他們兩兄妹都在非常認真地灑水。我腦子一轉,想到一個好玩的方法。

    “小暖!”我叫了一聲,小暖便轉過來看著我,我掠起水就往她身上潑。小暖抹了一把肉嘟嘟的臉,也不服輸地朝我潑。

    今天陽光正好,少女銀鈴般的聲音在空然幽靜的堂前響起。陶三也加入了我們潑水的隊伍之中。水花散開來被陽光抹上了一層層金輝,少年少女們的笑聲與蛙叫蟬鳴構成一曲。

    “噔噔噔——”突然出現的師傅拄著拐杖,在地上用力地敲了三下,“不得玩鬧!”然后又笑盈盈地和旁邊一個拿著木盒子的老伯進了堂里。

    真是性情古怪的老頭子。我朝他身后做了個鬼臉。

    灑完水之后,小暖去后院洗草葉了,陶三和我背著藥箱子去大街小巷為百姓除災治病,說是為了積累經驗。陶三是這么想的,我可不是。

    一路上,陶三手里都搖著串鈴,要是遇到請我們治病的人,我們就會停下,給病人把脈抓藥材寫單子,有錢的會給一些銅錢,沒錢的我們也不會強求。所謂“濟世救民”大概就是這么個道理吧。當然我們能治的也只是一些小雜病,要是肚子里長了個什么瘤子,這可能就不是一個小藥箱子就能解決的事情。

    我問陶三:“你既然走過這么多路,那你知不知道金吾將軍一般在哪里巡邏的呀。”

    “讓我想想......將軍一般會駐守在北城門,因為那里每天都會有很多商客來往進出,其他三個城門也有神武軍駐守。將軍一般不會在白天巡邏,但是晚間宵禁就會查得很嚴格,雖然戰亂結束了,可天下還是不太平啊。你問我這些做什么?”他驚恐的瞪著我,“你不會是想......想做些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吧......”

    我拍拍他的肩膀,會心一笑:“放心,我才不會干那些殺人放火的事呢。那你知道我們現在在哪個方向走嗎?”

    他拿出一張折疊起來的地圖,張開來看,道:“我們經過的地方我都有標記,我們現在是往......南走!”

    “知道啦!那我們分開行動吧!”還不等他回應,我已經往反方向跑去了。

    “喂——你——”

    我轉頭向他揮了揮手。

    我從來沒有比現在還急迫地想看到一個人。藥箱子雖然重,但我跑的還是很快,腳底像是生了風一般。擠過人潮涌動的亂象街頭,我終于看到了遠處威武壯觀的城樓。街道兩邊的店面逐漸減少,從腳尖至頭頂有一股熱流在胸腔里翻滾。我說不清楚這是一種怎么樣的感覺,大概就像是大漠里開滿了沙棘那樣吧。

    他還是一身玄衣描著金邊坐在那匹棗紅馬上,但是他的眼神變得不一樣了,緊蹙的劍眉下散發著兩束讓人有些不寒而栗的目光。一定是我看錯了。

    我揉揉眼睛,整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頭發。正思忖著不知道該不該往前走,上去打個招呼也好啊,可是有那么多士兵守在城門,我還是有些不敢。

    猶豫不決之時,李鼏發現了站在進入城門第一家店面旁的我。我眨眨眼,盡量讓自己笑得好看些,伸出一只手準備向他打招呼,可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別過了頭,跟一旁的將軍開始說起話來,好像根本就不認識我一樣。我只好放下那只無處安放的手,撓了撓脖子。

    我耷拉著腦袋邊往回走邊想,他是不是不認識我了,還是裝作不認識我?那也沒有理由呀。

    “我明白了!他一定是沒看見我!”那么我就等到宵禁時間,他一定會來巡查的。我真是太聰明了,就這么辦。

    想到這里,我開心地準備回到藥局,路上偶有遇到幾個讓我治病的我也耐心地給他們配好了藥方子。

    突然一個長相古怪的老伯擋在我的面前,他劈頭就問:“姑娘可是有心上人?”

    我驚奇的看著他:“你怎么知道!”

    那人撫了胡須,笑瞇瞇地道:“嘿嘿,姑娘不妨花點兒時間讓老朽給你算算命如何?”

    原來是個算命先生呀,今天心情好,我就姑且同意了。

    我跟著他到了街邊一個攤上,他讓我在一個筒子里抽出一支簽來,我就照做。他又看了看我的面貌和手相,道:“看姑娘眉宇生輝,天閣豐潤,定主乾坤之鴻福。然目下有不宜之氣,姑娘可是遭遇了家破人亡之事故?”

    我只聽懂了他說的家破人亡,于是點點頭,問他:“先生你可幫我算算,我什么時候才能遇到良人?”

    他捏捏胡子,皺著眉頭若有所思道:“姑娘吉人自有天相,所遇皆為良人,只是姑娘日后必定情路坎坷。得與不得,皆在一念之間。老朽告訴姑娘一句,這世上有些事,糊涂要比明白來的快樂。”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樂呵呵地笑著,這個算命先生雖然話多了點,但他說我吉人自有天相,那就是說明我將來還是會走向好的方向。

    我給了他幾個銅板,又順便在街上買了幾根糖葫蘆,然后蹦蹦跳跳地回了藥局。

    我發現師傅其實不怎么管他這三個徒弟,他老人家整日不是出去看什么戲曲,聽聽說書,就是和二三老友下下棋喝喝茶,日子過得可悠閑了。

    陶三見我終于回來了,于是問:“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啊。”

    我嘆口氣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陶三無奈地搖了搖頭,我遞給他一根糖葫蘆,又對著正在洗草葉的小暖道,“小暖,我給你買了糖葫蘆。”

    她喜滋滋地跑過來向我說了聲謝謝。

    “師傅他老人家呢?”我問。

    小暖回答:“師傅方才提著藥箱說是去給一位貴人治病。”

    夜幕降臨的時候,我趁著小暖和陶三在洗碗筷,偷偷溜出藥局在街上晃悠。很久很久之后我的腿都走酸了,當一聲聲沉悶的擊鼓聲響徹在大街小巷,小販們很自覺地收了攤,過往的商客行人也逐漸減少。之前聽陶三說,上都以前是沒有宵禁的,新帝上任后才又開始施行。我覺得這個施行的真好。

    等家家都熄滅了燈火,我一個人走在陰冷的街上,又有點開始后悔起來。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么?

    本來天又黑看的不清楚,現在走得我自己也不認得了路。

    我終于看到遠處有士兵手持火把經過的身影。我可不是來看這些士兵的。我偷偷扒著墻看那一隊隊人馬經過,脖子都伸出一大截了,還是沒有看見。

    后背感覺被人拍了一下,我揮揮手道:“別動我,一會兒就好。”覺察到不對勁后,我立馬沖了出去。

    “站住!別跑!”身后的士兵舉著火把窮追不舍,一片片火光突然圍繞在我四周。

    其實我不應該跑的,因為我也沒做什么虧心事。

    但我還是被人押著到一個濃眉怒目的將軍面前,這個人看著特別熟悉,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我想起來了,是當初在乾元關招兵的時候那個粗聲粗氣,脾氣暴躁的將軍。

    他瞪著我,道:“晝刻已盡,你是沒聽到六百下閉門鼓嗎!根據《宮衛令》,你已觸犯犯夜罪名!笞打二十下!就地正法!”立馬有人拿來一條鞭子。

    “等一下等一下!我我我,我是郎中,我是給人送藥去的,不小心迷了路。”我大喊著。

    他冷笑了一聲,道:“送藥?藥呢!你當我是睜眼瞎呢吧!”口水從他的嘴里噴了出來,眼睛瞪得又圓又大的,太可怕啦!

    他又喊了一句:“給我狠狠地打!”

    就在一個士兵要拿起鞭子的時候,熟悉的聲音響起:“慢著——”

    李鼏騎馬而來,兇惡的將軍立馬垂首作揖,還不忘再一次揭露我的罪名。

    李鼏對那人道:“不過是一個走丟的小姑娘,初次犯夜或可免罪,秦將軍不必如此動怒。”那人低低地應了一聲“是”后,便領著一隊人離開了。

    只剩下我和李鼏了。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