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凡人 > 第一卷 天微雨,青山拾舊事 第四十四章 吃飽飯,看世人百態(下)
還缺點什么呢?

    飯菜包羅萬象,美酒不計其數,瓜果無一不缺,吃的肚子滾圓,滿嘴留香,心滿意足,可是總覺得缺點什么。

    對了,缺蟲鳴,缺螢火,缺那股萬物皆未眠的靜,以前在山上背書可沒有這樣的嘈雜,只有心如止水的靜。

    這樣的環境下背那本無名的書到底沒什么感覺,就像跟吃飽了時喝了口白水一樣沒什么感覺。

    王石出了大院,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到了時辰,那本無名的書便在心中背了起來,只是沒了什么感覺,以前最起碼還有些絲絲涼的感覺,現在則是全無了。

    一個人靜了一輩子固然是不好的,總得有些心煩意亂的時候,亂的一塌糊涂,死活靜不下來的時候,之后靜下來的時候才能更靜一些,有時亂亂也挺好。

    背完了一遍書,便沒了再背一遍的興致,王石便開始回想起剛才見到過的人跟事。

    毫無疑問,莊開變強了太多。以前他算是一把鈍劍,但是現在開刃了,絕對是一把誰擋殺誰的利劍,因為他身上有了殺氣,真正屠宰過生靈的殺氣。這樣的莊開無疑是棘手了,哪怕在一個月之間進步了這么多,跟莊開的勝負也只在五五之分。

    那個排名第一的秦白倒是一座大山,想要越過,比打敗莊開還要難上幾分,看來要是不尋個好的法子,就只有三成的把握贏他了。

    排名第三的蔣雨清倒是好說,只是她臨走時那若有若無的媚眼是個什么意思?書上說女人是禍水,越漂亮的女人越是如此,看來多半是真的了,看眾人的眼神,多半對這個女子惟命是從了,就算是不動手,但是動動眼睛,也足夠殺死太多的人了。

    倒是這個慕辰,真讓人哭笑不得啊!還有周泰,若是不砍他一刀怎么對得起他的話呢?

    ……

    王石邊遛食邊想著事情,一只手忽然搭在了他的肩上。他不用抬頭都知道是誰,要不是大哥,他就姓趙。

    “嘿嘿,怎么樣,小師弟?”趙文啟擠眉弄眼地說道。

    王石頭不抬眼不睜地說道:“什么怎么樣?”

    “你這是去哪啊?”

    “吃飽了溜溜啊。”

    趙文啟一臉神秘地問道:“不是去那個?”

    “哪個?”

    “我還以為你勾搭上了什么小師妹,這么早退場是去幽會去。”

    “知道我去幽會還跟過來?”

    趙文啟嘿嘿笑道:“這不是怕你看走眼,我給你把把關。”

    “我看,八成是四師姐去了靜心澗那邊,把你晾在一邊了吧。”這點眼力王石還是有的,四師姐江瑤明顯跟靜心澗的姐妹們很熟,就連林師伯都很熟的樣子,吃飯的話難免就走到了一起,大哥這樣的人緣再好,也摻和不進去。

    不知為何,王石跟大師兄還有二師兄越來越疏遠,不是因為不喜,而是猶如兩個世界的隔閡,好似他們兩個都不是青云山的人,而是東來山的人,而四師姐江瑤則算是半個青云山的人,畢竟早晚要嫁入青云山的。正是這種感覺才讓王石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多,跟唯一的一樣的大哥也就越來越近,好似真的成了親兄弟一樣。

    “咳咳,我這可是浪費了我的大好時光來找你,別不知好歹了。對了,你見過蔣雨清了?怎么樣,是不是如花似玉、楚楚動人?”

    王石這樣的誠實人自然點了點頭,說了句“是了”。

    “怎么樣,瞧上沒?”趙文啟不懷好意地問道。

    “沒那心思。”幾乎是不假思索便脫口而出,不知道是真沒那心思還是早就準備好了臺詞。

    趙文啟語重心長地說道:“我說你啊,也老大不小了,都十六了,在世俗里,你這都是當爹的年紀了,還不著急?”

    “不急不急,倒是你,對四師姐猴急猴急的。”

    “就此打住!你的事你自己看著辦吧,我也不替你操心了。”被人戳到了軟肋,難免要閃一下。

    “多謝多謝。”

    趙文啟沉吟了一下,說道:“莊開倒是變強了不少,還有那秦白也有著能夠碾壓你的實力,你僅僅有那幾刀還遠遠不夠。再說,靈符跟丹藥在切磋中是可以服用的,你又沒家底,一張低階的靈符都沒有,丹藥又對你沒用。這東來山又不是崇尚君子正義的地方,拉幫結派有的是,為了第一做些齷齪的交易并不少見。要實力你沒有,要家底你沒有,要幫派你沒有。你得第一,懸!”

    王石瞅著大哥的佩劍說道:“你這劍——真好!”

    趙文啟看了一眼自己的木劍,感嘆了一聲,說道:“難兄難弟了,咱倆得第一都難咯!”師尊什么都好,只是這重要的關頭,讓自己用什么木劍,這下實力不進反退了。

    “還有跟二師兄的打賭!”

    “哈哈哈……”

    想起跟二師兄的賭約,兩人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回到了住處,王石便一骨碌躺在了床上。

    明天便是摘星大典的第一場比試,抽簽決定對手,抽完便進行比試。抽到誰全憑運氣,要是第一輪就是秦白跟莊開對戰,那可就有看頭了,不過,貪財如命的金山米師叔會盡量不讓這種事發生的。

    第一輪之后,就是今天抽簽明天比試的流程了,要不然米師叔的賭局也無法進行下去。

    ——

    長月當空,有的人能鼾聲如雷,有的人卻是輾轉難眠。要是所有人都一樣,這是世間豈不是沒了什么意思。

    小巧可人的丫鬟在給秦白捏肩,想要給東來山弟子當丫鬟的女子豈不是一抓一大把?能通過登天路進來的女子,哪個又是丑的?只不過比不上蔣雨清倒是真的,不過了也有了五六分的相似,看樣子是秦白刻意挑出來的。秦白看著一封信,用手指輕輕地敲擊著桌子,微微笑了笑,說道:“打敗過莊開,真是個有意思的人。”

    說完,秦白抬頭看了一眼丫鬟,笑了笑,一把抓在了丫鬟的高峰處。丫鬟好像早已習以為常,任由秦白處置。秦白用了力道一捏,丫鬟嬌嫩了一聲,秦白把她拉到了懷里,在耳邊小聲說道:“蔣雨清,你給我叫兩聲試試。”

    怕是大多數都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平時越是君子的人,背后的齷齪無恥怕是越嚴重。這世間能夠做到表里如一的人實在是不多,所以即便莊開是個很討厭的人,也終究是個值得結交的人。

    精巧別致的小樓內,燈火依舊沒有熄滅,蔣雨清提起的筆卻始終沒有落下去,最后滴出了一滴墨,染了整張紙,蔣雨清皺了皺眉,輕嘆了一口氣,終究作罷,自言自語道:“一個王石罷了,不值得。”

    蔣雨清放下筆,輕輕地揉了揉自己的眉頭,照著鏡子,看著看著忽的笑了,這一笑真猶豫春夜梨花開,若是有人看到,恐怕會立刻丟了魂,讓他去干些殺老子的勾當,八成也會言聽計從。蔣雨清笑著說道:“不知這副好皮囊,終究會是誰來享用?”

    幽幽一嘆,一抹冷浮現在了蔣雨清的嘴角。

    這世間,靠人都抵不過靠己!

    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房子,家徒四壁來形容相差無幾,只有一人一床一劍。莊開抱劍而睡,右手始終放在劍上,確保自己能在第一時間拔出劍來。他睡覺從來只睡三分,留三分警惕,留四分練劍。

    莊開雖然專橫跋扈、狂傲自大,但是他有底氣,一個有本事的少年難免有些囂張的氣焰,恐怕王石的氣焰比莊開還要大上不少。但是他除了手中的劍便沒了其他的心思,唯有打敗一切的心思。明天不管跟誰對戰,都要讓其輸的一塌糊涂,這是莊開的驕傲,要是沒了這份驕傲,莊開這一生都將沒有什么進步可言。

    慕辰拎了一壺酒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里,關緊了三道門,自斟自飲起來,自言自語道:“來,蔣姑娘,我敬你一杯。待到來日我定奪摘星魁首,倒時你我結為雙修道侶可好?待到十年后,我必是那一方掌門,做掌門夫人可好?再二十年,我便突破那氣海境,成為這東來山的第一人,夫人,隨我登紫陽峰看日出可好?……”

    醉話終究有個盡頭,人終究要睡過去,只是那夢話未曾斷。

    “夫人,到床上來,你我共度春宵……”

    東來山這么多人,又有幾個能夠真正入眠?

    徹夜笙歌下,不外是千姿百態,光怪陸離。

    終究要吃飽飯,慢慢看,才能懂。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