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凡人 > 第一卷 天微雨,青山拾舊事 第一百章 枯花枯(下)
    王石的刀砍不下去了,因為他渾身都被斷金冰蠶絲纏住。

    枯花公子先前跟王石說話只是為了拖延時間,就為了現在能夠布置好斷金冰蠶絲在一瞬間綁住王石。枯花公子的靈力確實不足夠他將斷金冰蠶絲變得跟鋼針一樣堅硬,但是枯花公子控制斷金冰蠶絲捆住王石的靈力還是有的。

    枯花公子瘋狂地笑了起來,陰狠地說道:“真是可笑!我怎么可能死在你們這群無知小輩的手中?!我怎么可能會想死?要死的是你,王石!”

    枯花公子的匕首距離王石的身體只有一寸。

    突然轉變的局勢讓唐天的心猛得跳了一下。要是真的嚴格說來,唐天并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戰斗,凡是遇到對手,他就扔出一大堆的靈器,直接將對手活生生地炸死,對手根本沒有能力沖到唐天的面前。唐天從來沒有面對過距離自己一寸的劍,所以唐天在被水寒陣打的像個皮球一樣時會格外的憤怒。而現在枯花公子的匕首距離王石只有一寸,唐天怎么能不心驚肉跳?

    無論如何,王石看的順眼,也算半個朋友了,而唐天從小到大可沒個朋友,現在剛認識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朋友處在生死之間,他難免不擔心。

    王石的身體被完全捆住,無法砍下刀,也無法施展騰飛術,等待他的只能是被匕首刺中。

    枯花公子陰險的笑容印在了王石的眼睛了,還有的便是那把雪亮的匕首,只要王石被刺中一點,王石就死定了,因為匕首上有劇毒!基本上,枯花公子所有的靈器上都有劇毒,蒼藍上人就在枯花公子的顛倒五行旗上吃過大虧。唯有斷金冰蠶絲上沒有毒,因為這件靈器太過鋒利,枯花公子有時都誤傷到自己,所以他沒有在上面涂毒。

    突然,王石的身前出現了兩只烤乳豬!王石用僅有的靈力,從魔銅戒中取出了唐天保存的烤乳豬。

    這本來是一件可以令人大笑的事情,試問有誰見過用烤乳豬當盾牌的?可是即便是唐天現在也笑不出來。

    枯花公子的匕首刺在了烤乳豬上。烤乳豬或許并不堅硬,但是足夠厚,能夠擋住枯花公子的手就足夠了。烤乳豬撞在王石的身上,上面傳來的巨力直接將王石撞到了石壁上,而枯花公子也立刻拔出了匕首繼續向著王石刺過來。就算王石繼續拿出食物來當盾牌,枯花公子也不會再被擋住,這樣的伎倆只能施展一次。

    而唐天有心去救王石也已經來不及!蒼藍上人跟黑袍首領更不可能去救王石,而烏梢也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將眼前當做是一場戲來看,他要做的只不過是不準任何人來干擾而已,至于誰生誰死跟他都沒有關系。

    此時王石依舊被斷金冰蠶絲捆綁著,不能動彈分毫,只能用殘存的靈力接觸魔銅戒。這樣看來王石必死無疑。

    突然,一陣光亮!

    在最后一刻,王石用靈力激發了魔銅戒中所有的夜明珠,夜明珠散落了一地,這王石的四周照成了白晝。

    于是光滑的寒武巖在一瞬間變成了一面鏡子,足夠清楚地照清任何人。

    枯花公子凄厲地喊了一聲,一頭撞在了石壁上。

    王石的心還在劇烈地跳動著,這是目前為止,王石最接近死亡的一刻,這不同于東來山的摘星大典,這是真真正正生死的戰斗,在東來山你可以認輸,而這里你只有生或者死。而在剛才只要王石的反應慢一點,他就會被枯花公子殺死。

    唐天怎么也想不明白枯花公子怎么會撞在石壁上,這完全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一個凝氣境九段氣的高手用匕首刺人,沒有刺中也就算了,反而自己撞在了墻上,說出去會讓人笑掉大牙。

    長達了幾個呼吸的死寂。

    不論是烏梢,還是蒼藍上人跟黑袍首領都處在震驚中,他們沒有想到局勢竟然會一變再變,在短短的一個呼吸中枯花公子竟然自己撞在了墻上。

    “你很可怕。”烏梢思考來了很長時間后說道。

    “誰?”唐天的話永遠最多。

    “他。”烏梢的聲音指向了王石。

    “怎么了?”

    “他會用人心殺人,這是最可怕的。”烏梢低沉地說道。

    “什么?”唐天根本聽不懂烏梢在說些什么。

    “他制造了鏡子,他讓枯花照鏡子。”

    唐天愣了一下,想了一下,說道:“老淫賊這輩子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應該就是照鏡子,恐怕就連他自己都討厭他自己這副容貌。”

    “確實如此,枯花他自己都痛恨自己的身體跟容貌,所以枯花才會將自己藏著黃金五子甲中。他讓枯花照了鏡子,枯花崩潰了,所以他贏了。”

    王石解開了纏在身上的斷金冰蠶絲,站了起來,搖搖頭低聲說道:“我贏的并不正當。”

    “枯花死了,你活著,只有這一個事實。”烏梢說道。

    “你能不正當過老淫賊嗎?他先前不還是騙你,設計你嗎?要是你不這樣做,被殺死的就是你了。”唐天說道。

    王石看了一眼撞在石壁上已經倒地的枯花公子,手中升起了一團火,彈到了枯花公子的尸體上。

    “喂,你怎么能把他燒了?”唐天憤怒地問道。

    “我想,他應該可憐了一輩子了。”王石低聲說道。

    “他可憐?你怎么不想想被他傷害過的人有多可憐?”唐天冷笑著說道。

    “若是能出去,找一具尸體來替代枯花公子懸在黃仙鎮的城樓上吧。”

    “這就是你想的辦法?這算什么?李代桃僵?”唐天冷聲說道。

    王石說道:“就像烏梢前輩說的,枯花公子已經被我燒了,只有這一個事實了。”

    枯花公子已經變成了一陣飛灰,跟地面的石粉混在了一起,縱橫了幾十年、殺過無數人、殺過無數女子的枯花公子,就這樣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輩殺死了,被火燒得干干凈凈,什么都沒有留下。

    人若死了,一切都變成了云煙。

    王石這次贏的實在是太過驚險,雖然最后時刻他用了巧妙的方法殺死了枯花公子,可要是枯花公子閉上眼睛呢?就算王石已經勾動起了隨身攜帶的炎麟符,可是這么短的距離內,就算他不死也是要癱瘓了,這種時刻癱瘓,可跟死了沒什么區別了。

    正如烏梢所說:枯花公子已經死了,這是一個事實。事情發生后,人們只能向前看,不能再考慮已經發生的事了。枯花公子已經死了,這就意味著想要殺死烏梢就又少了一份戰力,而王石經過了跟枯花公子的大戰也不會剩下多少靈力。

    然而枯花公子死了絕對不是一個終點,只能將終點變得更近了。

    烏梢還存在著,蒼藍上人跟黑袍首領都已經不剩多少戰力,唐天也沒有多少靈器,唯一一件撐場面的天雷子先前也用了。

    殺死所有人,對烏梢來說好像不費吹灰之力。

    而烏梢的目的,自始至終都是殺死所有人。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