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凡人 > 第一卷 天微雨,青山拾舊事 第一百六十九章 鬼龍蛇
    按照楚懷柔所說的,趙文啟很順利地找到了血淵頂上的密室,進入之后,發現了一個龐大的法陣,正是整個地宮的縮小版。

    雖然對法陣不是很懂,但是在觀察了一會了之后,趙文啟大概看明白了法陣的原理。

    整個法陣由三部分組成,簡單點來說是是由三個“天圓地方”組成。

    最外圍困住天道聯盟一百多人的圓形通道,則是第一個“天圓”,之后的方形地宮則是第一個“地方”,這一層是整個大陣的基礎;而往里的筒子地宮則是第二個“天圓”,筒子中心的方形石柱則是第二個“地方”,是陣法的中心;最后這滿是蛇蛻的地宮則是第三個“天圓”,中心的血淵則是第三個“地方”,負責將靈氣轉換成靈力。

    利用“地方”的四個角來固定法陣,之后將地宮的“天圓”旋轉起來,開始吸收四周的靈氣。而吸收來的靈氣又一部分灌入到法陣中,帶動法陣的旋轉,吸收的靈氣將越來越多,轉換成靈力之后,灌輸到中心。

    整個密室則是大陣的縮小版,也是控制大陣的系統。這陣法上有血色的地方,大概就是楚懷柔用修行者血肉來當能量的地方。

    在觀察了一會之后,趙文啟產生了一個問題:明明是聚集靈力的大陣,為什么叫乾坤屠龍陣?

    然而現在卻沒有時間讓趙文啟去想一些問題,在明白了整個大陣的原理之后,趙文啟開始沿著這個方圓百丈的大陣行走起來,在一些附有標示的地方放靈石。

    當趙文啟將靈識探入到小師弟的魔銅戒之后,著著實實吃了一驚,映入腦中的是密密麻麻的靈石,其中還摻雜著無數珍貴的礦石,其中價值連城的寒髓玉就不下三十塊。

    這樣一筆財富,足夠買下一個帝國!

    唐家很強大,但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這么一筆財富贈人,所以只能是小師弟在黃仙鎮之后得到一筆財富。

    打破腦袋,趙文啟也不會聯想到雨夜里的荒山客棧,更不會想到老實巴交的小師弟居然厚顏無恥地占了一個小女孩的便宜。

    沒有多少時間去猶豫,也沒時間去吃驚,趙文啟快速地布置好大陣之后,立刻退出了密室,去找小師弟。

    ——

    徹底暴怒后的鬼龍蛇,終于爆發出了氣海境初窺應該有的實力。

    借助這地肺火,利用三重火佯攻,最后用燕歸刀法擊中的戰法終于被鬼龍蛇的蠻力打破。

    原本就已經油盡燈枯的王石被鬼龍蛇的腿一甩,便像一塊破抹布一樣撞到了石壁上,并且像雞蛋摔碎一樣濺出了無數的鮮血。。

    連續不斷地施展三重火跟燕歸刀法,即便王石進入了八段氣,體內的靈力也被壓榨的一干二凈,能堅持到現在也是因為觸發了儲備靈力。

    為了牽制出鬼龍蛇,王石的底牌盡出,徹底沒有了反擊之力。

    然而還未等王石下落,鬼龍蛇已經出現在他的眼前,一爪探出,直取王石的心臟。

    遭受到重擊,王石暫時昏迷了過去,根本不知道鬼龍蛇已經近在眼前,并且下一瞬自己的心臟下一瞬就會被捏爆。

    一步的距離,鬼龍蛇出手,快到極致,就算眼前是堅硬無比的黑玄鐵,它也能輕易地抓碎。

    然而,王石的臉映入到了鬼龍蛇的紅瞳之中,“楚懷柔”的心臟猛然一跳,之后頭就開始劇痛無比!

    “楚懷柔”的手一偏,刺進了石壁之中。堅硬無比的巖石,在“楚懷柔”眼前脆弱的跟豆腐渣一樣。

    由于動用的力量過多,壓制楚懷柔的力量就小了,鬼龍蛇再次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楚懷柔重新占據了自己的身體。

    楚懷柔的另一只手抓住了正在墜落的王石。現在下面可全是地肺火,沒有了意識的王石要是掉下去,一瞬間就會被燒的什么都不剩。

    就像是水中晃動的影子,現在的楚懷柔被不斷地拉伸變幻著。

    鬼龍蛇自然不可能放棄抵擋,反而更猛烈地反撲,跟楚懷柔相互傾軋著,博取這身軀的控制權。

    憑著最后的一絲意識,楚懷柔將王石拋了出去。

    就算撞在遠處堅硬的墻壁上,也比掉落到這火海中,直接燒的什么都不剩要好上太多。

    拋出王石之后,楚懷柔仰天大吼,跟之前震動了整個地宮的嘶吼一模一樣。

    “楚懷柔”的衣服被撐裂,血紅的尖刺從脊柱上生長了出來!

    此時的“楚懷柔”一半臉生滿了猩紅的鱗片,另一半臉保持著人的模樣,只是兩只眼睛已經成了蛇眼,異常的妖異恐怖。

    被拋出去的王石墜落而下,這么遠的距離,跌倒地上,就算不死,也徹底癱瘓了。

    在王石要墜落到地上的時候,趙文啟趕來,一把撈起了小師弟,感知到妖異的楚懷柔之后,立刻背起小師弟向著血淵的中心跑去。

    ……

    原本已經被擠壓到吐血的人,感覺到石墻停止了移動后有了一陣狂喜,然而這狂喜很快就變成了死寂。

    就算石墻停止了移動,人已經被擠壓到呼吸都困難,又怎么出去?

    然而這次,沒有任何人放棄生的希望,都在努力地祈禱著自己心中的神。

    先前已經被神跡救過一次,現在還希望被神跡再救一次。

    當所有人都閉上眼睛祈禱,在黑暗中不知煎熬了多久之后,開始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逐漸順暢了起來。

    安靜,所有人屏住了呼吸的安靜。

    石墻在緩緩地移動,不再是擠壓,而是正在退回原處。

    當石壁退出了一步的距離之后,所有人都能很舒坦地站在地板上。

    屏住呼吸的安靜之后,是歡呼!

    然而,令人更加振奮的是,有人開始驚呼發現了出口!

    還活著的五十人背負著生的喜悅,逃脫距離地獄一步之遙的圓形通道。

    ……

    快要消散的靈氣漩渦忽然停了一下,之后緩慢地轉了起來,遮蔽了天空的萬雷再度開始奔鳴。

    狂風再起,將死亡廢墟四周的山都揭下來一層皮。

    暴雨不再落地,而是如同石子一樣在半空中飛舞。

    萬雷降臨。

    覆蓋了整個死亡廢墟的大陣再度運轉了起來!

    狂暴的靈氣再次聚集,形成了一個龐大無比的漩渦,轉換成靈力,開始往死亡廢墟下灌輸。

    ……

    妖異的紅瞳看到了縮成一個小點的趙文啟跟王石,卻放棄了殺死他們兩個的打算。

    感知到這龐大的靈氣波動,鬼龍蛇很清楚發生了什么,屬于他的機緣終于又降臨了。侵占了楚懷柔的身體,再加上這龐大的靈力波動,這只鬼龍蛇一定能立刻突破氣海境!

    當初被王石擴大了無數倍的燕歸十三刀斬成了兩截,鬼頭蛇卻并沒有就此而死,原本可以利用蛇蛻化成一條更小的蛇,只是實力縮減一些罷了。

    但是鬼頭蛇發現被吞掉的楚懷柔并沒有被自己消化,反而在尋找出路想要從自己的肚子里沖出去。感知到楚懷柔身上跟自己相近的氣息,鬼頭蛇立刻產生了吞噬楚懷柔的想法。

    王石遇到的蒼藍上人跟烏梢,都與萬妖門有關。萬妖門的功法最核心的思想就是借助妖獸的血來改造自己的血,以此來提升實力,其中也不乏跟妖獸某部分融合的方法。

    而萬妖門則是百獸宗一個小弟子創建的門派,身為唯一的守墓人,楚懷柔修行的自然是百獸宗的功法,而這功法的目的則是利用妖獸。

    反過來,要是妖獸太強,被妖獸反侵占也是可能的。

    鬼頭蛇正是看中了楚懷柔身上跟自己相近的氣息,便來侵蝕了楚懷柔。

    為了走出死亡廢墟而自斬境界的楚懷柔,即便原本很強大,現在的境界也終究只是停留在九段氣,遇上氣海境巔峰的鬼頭蛇,立刻就處在了劣勢,身子被侵蝕。

    雖然被鬼頭蛇壓制,楚懷柔倒也不至于被徹底吞噬,依舊在跟鬼頭蛇廝殺,到時候誰吞噬了誰還真不好說。

    趙文啟的心猛然一縮,眼前一個影子就已經消失了。

    糟了!讓鬼龍蛇搶先一步得到大陣靈力的灌輸可就徹底糟了!到時候鬼龍蛇可就真的不可能被打敗了!

    然而,即便趙文啟拼命地加速,也不可能快過鬼龍蛇。

    通天的能量柱宣泄而下!

    而此時的鬼龍蛇剛要闖進能量柱里,卻被擊飛!

    一個人赫然進入了能量柱,接受了靈力的灌溉。

    再次被人搶了機緣,鬼龍蛇發出了滲人的嘶吼聲,一爪探進了能量柱,將其中的人抓住。而原本來搶著天大機緣的人,竟然沒了任何反抗!

    趙文啟停了下來,看著突如其來的變化。

    此時在趙文啟背上的王石被疼痛喚醒,從趙文啟背上下來,坐在了血淵的邊上,看著處在中心能量柱的兩個人。

    然而,很快,趙文啟出劍!

    剛才擊飛鬼龍蛇,闖入能量柱的強者竟然向著趙文啟攻擊了過來。

    “上官虹?眼睛……被鬼龍蛇控制了!”王石立刻發現了上官虹的異常。

    之前,得到楚懷柔的幫助,上官虹就來到了血蓮花座上,然而當他發現了被鬼龍蛇吞掉的楚懷柔之后,就立刻產生了逃跑的想法,可是后來鬼龍蛇被王石所斬斷,上官虹又決定潛伏在這里,看看能不能獲得機緣,果然,讓他等到了大陣的重啟。

    然而,上官虹沒想到鬼龍蛇如此強大,也不會想到自己會被控制。

    上官虹雖然是強大的氣海境初窺的境界,但是他可沒聽過蘇長白的曲子,并且對鬼龍蛇的眼睛沒有任何防備,一下子就中招了。并且跟鬼龍蛇對視了很久,一般的外力還無法打破這種控制。

    “大哥,幫忙擋住上官虹,我來阻止鬼龍蛇!”

    看著沐浴在磅礴靈力內,靈壓不斷攀升的鬼龍蛇,王石撐著這殘破的軀體,緩緩地站了起來。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