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凡人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刀,殺你(下)
    孤注一擲的一刀,完全傾注了王石剩下的所有靈力,可以說再次之后他沒有了任何的反抗之力,能夠做到的也不過是稍微動動身子。

    目前為止最強的刀法!

    三十六刀封龍印!

    黑龍乍現!

    完全不同于黑霧的黑色,黑龍的顏色太過純粹,以致于可以吞噬一切顏色。

    經過了妖刀厭殺,燕歸刀法的威力明顯強了不止一層,并且產生了一些不知名的變化,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無疑更加強大。

    原本模糊不清的黑龍,逐漸清晰起來。

    隨著王石境界的增長跟燕歸刀法的提升,封龍印施展起來越來越流暢,并且黑龍的樣子也愈發清晰起來,盡管帶著一點鬼龍蛇的影子,但已經十分接近真龍。

    若是黑龍成真,便是封龍印真正的姿態!

    沒有暴怒的嘶吼聲,黑龍乍現之后,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都沒有攪動黑霧的涌動,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與此同時,長槍迅猛地襲來,直取頭顱,一槍扎下,肯定是將大好頭顱扎的粉碎,什么都不會剩下。然而這長槍的角度微微傾斜,顯然是準備第二擊的時候,刺向趴在王石背上的寧一,照長槍猛烈的程度,就算是一大疊靈符都阻擋不了。

    銀絲軟劍如同毒蛇,驟然彈起,劃出詭異莫測的路線,刺向了王石的背心。王石背著寧一,這柄銀絲軟劍的目標自然就是寧一,王石所余留的靈符,根本阻擋不了這狠辣的一劍。

    最剛猛的還是那一把銅锏,聲勢駭人,鎮壓千山萬岳,直接將一切都籠罩在其下,無情地滅殺而來。要是王石抵擋不住,連帶著寧一,都會被碾壓成一蓬血霧。

    從突刺到相距兩步,不過是一瞬的時間。

    長槍已至!

    王石的靈力在先前孤注一擲的一砍之中揮霍殆盡,此時沒有多少靈力去硬抗這一槍,只能微微偏頭,算是躲過。

    旋轉著的鋒利槍尖,形成的風刃,輕易地割斷了王石飄舞的發絲,之后觸上了王石的臉龐,擦了過去,帶起了一絲血跡。而其四周形成的巨大壓力,則狠狠地砸了他的臉上,只不過是暫時看不出傷勢。

    銀絲軟劍猛然彈起,發動致命一擊,無視一切,直刺而出!

    王石的左手不知何時已經背負在了身后,貼在寧一的身上,平展成掌,迎接著襲來的銀絲軟劍。

    黑死咒彌漫,將王石的左手變成了漆黑的一片,如同鍍上一層鋼鐵。即便靈力不足,王石的肉身還在,還有著抵擋的力量。

    叮!

    銀絲軟劍輕易地刺穿了王石的手掌,刺上了無數的靈符,發出了一圈圈能連的漣漪,卻也無法再進一絲一毫,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服,卻不能傷到寧一。

    與此同時,王石的整個身軀如同鯉魚的一躍,輕微旋轉,向著一側飛躍而出。

    銅锏揮下!

    封殺整個空中,不容許任何東西躲過去!

    王石的肩膀猛然聳起,如同一座高山拔地而起,向著上方頂去。這是他能夠做出的最好選擇,也是無奈的選擇。

    轟!

    山岳崩塌的聲音在身軀內回蕩,無論是經脈還是五臟六腑,在這一場大震動之中都變得支離破碎。猶如地震下的山岳,不留一塊完整的巖石。

    要不是轉頭快上那么一絲,恐怕王石的左耳都會被連帶著撕扯下來,不過現在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個肩膀的骨頭都碎成了渣滓,幾乎可以說半廢。幸而寧一的頭是枕在右側,還算是沒有受到什么影響。

    然而,用肩膀的一扛,卻不足以抵擋住通玄境巔峰的強力一擊!

    銅锏還在落下,勢要硬生生地轟碎王石的半邊身子。

    此刻的長槍也驟然彎曲,如同神龍擺尾,向著王石扎來;銀絲軟劍也重新彎曲,就等著奮力一彈,突破王石的手掌跟靈符,彈進寧一的身軀。

    山窮水盡的王石,無論哪一種攻擊都無法承接而下。在此之前他還能憑借著強大的刀法在死亡的邊緣線上游走,現在所有的靈力傾瀉而出,只要躲閃的份。然而現在,他也被逼入了死角,只需要一剎那就會命喪黃泉。

    原本就不可能硬抗通玄境巔峰的一擊,此時更是不可能。

    死亡以無可抵擋的姿態降臨!

    王石的眼中卻沒有絲毫的恐懼,只是有著輕微的擔心,擔心會驚擾起熟睡中的寧一。慢慢的,他嘴角上再次掛起了那一抹驚心動魄的微笑。

    他知道,他贏了!

    隨著他的笑容升起——

    一切,戛然而止!

    如同鏡子的破碎,所有的畫面都驟然反轉!

    銅锏失去了原本的力量,成了一根普通的燒火棍,無力地墜落而下;而長槍也如同被人抽去了骨頭,有著還未盡的力,好似斷線風箏扎進了黑霧之中;銀絲軟劍終究沒有彈出來,像是一條死蛇,無力地垂了下去。

    三具傀儡,此時因為失去了操控,成了木偶,自然不可能再進行有效的攻擊,立刻向著黑霧之下墜落而去。

    黑霧還在彌漫,卻已經開始消散,眾人的靈識已經能夠侵蝕進來,立刻獲得這里面的訊息。

    死一般的沉寂,卻極為短暫。

    老狐貍不相信的聲音傳來,對于這件事他根本想不明白:“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確定我就在這里?!搏命的話,你憑什么這么肯定?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發現我?!難不成你只是簡單的不要命?……”

    三十六刀封龍印并不像燕歸十三刀那樣直接,中招的人不會立刻死去,而是有著一段被封住的時間,更何況強大如老狐貍,總能堅持上那么一會。

    王石忽地笑了,淡淡地說道:“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又為什么要告訴你呢?”

    聽到這句話,猶如被人扼住了咽喉,老狐貍臉上堆疊起來的皮膚開始抖動起來,表情復雜到了極致,不知道到底想要表達什么。

    原本急速膨脹的黑霧,此時驟然收縮,好似棉花糖遇水,立刻成了一片虛無。不論是什么境界的人,靈識都能十分清楚地探明情況。

    不論是誰,都處在了短暫的震驚之中。

    老狐貍敗了?

    這種瘋狂的念頭,將世界觀中的基石狠狠地抽空,出現短暫的一滯后,便是轟然的崩塌。

    就算是凌潛,此時也有些不相信眼前的現實,即便他一開始還是以為王石會贏。恐怕所有人之中對王石信心最大的,應該就是掌柜的了,然而他也是有些震驚,不由自主地去嘬一口茶,結果吸到了冰涼的空氣。

    店小二的眼睛已經壓迫到了極致,想要努力看清每一個細節,在心中回蕩著掌柜的曾經說過的話,他卻還是想不明白,為什么會是這樣的結果?

    即便旁邊還有人在跟鬼沙魚大戰,不時爆發出驚人的響聲,人們還是處在一片寂靜之中。

    好似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老狐貍的聲音緩緩地傳了過來。

    像是笑,卻像是荒野里貓頭鷹的笑,詭異而驚悚,由遠及近,慢慢變大,讓人渾身都會驚起寒霜一樣的雞皮疙瘩。

    老狐貍在笑,聲音越來越大,說道:“枉我謀算一生,竟然敗在你這樣一個小子手里。修行者,當真是些賭徒,不知道在哪里就會輸的一無所有。”

    聽到笑聲后,眾人的反應不一,最多的是在心中驚慌,對于老狐貍的反應有些恐懼。而凌潛跟掌柜的都緊緊地皺起了眉頭,體內的靈力開始高速地運轉起來,準備應對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終于能夠看清楚一切,宋生的心中送了一口氣,卻導致手中的箭差點脫手,而他瞄準的恰好是王石的地方,要是真的松了手,這樣的大烏龍可就是天大的笑柄了。他緩緩地移動了一下箭頭,瞄準了老狐貍。

    王石看著不遠處的老狐貍,只是保持著嘴角上的微笑,并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說話,他有足夠的耐心等待。

    此時的老狐貍看上去沒有任何的異常,其實身體已經被盡數摧毀,三十六刀封龍印能夠算得上玄靈術,威力自然不是一般的強,殺死通玄境的強者綽綽有余。

    停止了怪笑,老狐貍盯著眼前的王石,說道:“我這個人,睚眥必報,要是死的話,我也一定會帶上你,包括身后的一大批人。”

    老狐貍忽然撕裂了胸前的衣裳,露出了有些干癟的胸膛,大笑著說道:“我的底牌還有很多,不過這算是最強的底牌,有你們給我陪葬,可以了!”

    星星點點的光芒在老狐貍的胸前匯聚,蘊含著無盡的能量。

    宋生手指驟送,利箭立刻潛入到了虛空之中!

    凌潛跟掌柜的臉色忽變,立刻爆發出了全部的靈壓,施展出平生最強的靈術!

    ……

    鬼軍從長街上走過,從萬千肅穆的喪尸大軍之中走過,向著遠處,向著城池的上方,還有生靈存在的地方,緩緩地走去。

    整個過程,安靜,肅穆,并沒有狂暴的殺氣,卻有著死亡的濃烈。

    路程很長,走起來很慢,卻終有到達的時候。

    此刻,那些跟鬼沙魚大戰的人,在一旁觀看的人,對峙的王石跟老狐貍,不遠處瞄準的宋生,都映進了鬼軍空洞的眼睛里。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