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凡人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幻中幻(六)
    左手開始泛紅,如同燒紅的鐵,發散出絲絲縷縷的霧氣,不時有著輕微地爆鳴聲響起,這已經是王石運轉彌炎天爆到了至極的體現。

    將靈力分成最小的一份,然后進行轉化,從而達到施展靈術的臨界狀態,此時空氣之中的火焰巨龍氣息就會從糾纏之中分出一部分,凝聚到王石的左手上。

    相同的氣息總會產生吸引,而王石這些靈力,也像是滾燙的熱油,一觸及火星就會燃燒,其中的吸引力更是強大無比。

    雖說這還不是純粹的火焰氣息,卻也比之前純凈太多,最起碼不會發生強烈的沖突。

    右手上出現漆黑的顏色,開始向妖刀厭殺的顏色轉變。

    用同樣的方法在右手上釋放妖刀厭殺的氣息,從來吸引血修羅的殺氣,凝聚在右手上。

    同時做到這兩件事情,需要精妙到了毫巔的操控,將靈力轉化到臨界狀態,就像在一個雞蛋上立起另一個雞蛋,非一般人能夠做到。

    幸而王石在剛剛接觸修行的時候,就進行過靈力細絲的劈分,而在其后也一直堅持著,所以在有著敏銳感知的同時,也一直有著不俗的控制力。

    即便如此,想要同時操縱兩股不同的靈力保持臨界,對王石來說也是一項艱巨的挑戰。

    要是單純只吸收一種氣息,看起來更加容易一些,其實不然。在先前的接觸之中,王石就發現,這兩股氣息早已緊緊地纏繞在了一起,不可分割。

    將人體看成一個容器,而所處的四周之中充滿著飽和的兩種氣體,要是人體之中只容納進一種氣體,缺少另一種氣體,就會跟外界失去平衡,而另一種氣體則會在一瞬間涌入,將人的身體擠壓成碎片。

    可以說,這兩股氣體已經成了硬幣的兩面,缺一不可。

    想要保持平衡,不被外界的氣息摧毀,王石就必須同時吸收兩種氣息,跟外界一致,才能吸收它們。

    將這兩股氣體引入到自己的氣海之中,王石用濃厚的靈力形成壁壘,將它們分割而開,并且迅速地將它們包裹、消化。

    而這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此刻就像是磁鐵的兩極,沖破王石所設下的所有阻礙,向著彼此沖去。

    雖然它們的氣息強大無比,并且銳不可當,但是在王石龐大的靈力之下,逐漸成了河邊的卵石,失去了棱角,變得光滑起來。

    在最后,這兩樣東西將要相撞的時候,終于化成了淡淡的霧氣,懸浮在了王石的氣海之中。

    而此時氣海上面的星空流轉,投射下神秘而柔和的光芒,將這些霧氣全部吸收上去,在某一個顆星上形成一道光暈。

    火焰形成的光暈淡黃,而殺氣形成的光暈淡紅,彼此遙遙相對,并沒有任何沖突。

    王石能夠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真的吸收了這兩股氣息,并且成功地儲存到了自己的星空之中。今后只要調動它們,就能夠將其化為己用,讓自己的實力飆升。

    然而,這僅僅是一道不起眼的氣息,就足夠讓王石耗盡所有心神。

    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王石睜開了雙眼,盯著壁畫,一股強悍的氣勢從身上散發而出,甚至不亞于威脅妖刀厭殺的時候。

    腰間的厭殺也開始輕微顫抖起來,好似感受到了什么,變得異常興奮起來。

    王石對著寧一輕聲說道:“你退后。”

    認真地看了王石一眼后,寧一退后,安靜地站在一旁。無論何時,她都是信任王石的。

    已經將所有的防御措施都交給了寧一,并且在她的身上留下了特有的標記,王石對意外的擔心很小。

    緊盯著火焰巨龍跟血修羅,王石突然拔刀,開始修行!

    燕歸刀法飛舞,發散出了黑線變成了一個球,將王石四周的空間完全控制,任何想要闖入其中的東西都會被割裂。

    火焰繚繞,以各種神異的姿態凝聚出現,并且轉化成彌炎天爆,在絕對的控制之下,按照王石的意圖發生著爆炸。

    一場刀與火的狂舞!

    這絲毫不亞于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這就是王石現在的水準,足夠挑戰任何通玄境,甚至是跟老大那樣真正的通玄境強者一較高下。

    隨著王石的戰意高漲,四周殘存的氣息仿佛受到了刺激,也開始凝聚,在虛幻之中幻化出了一頭火焰巨龍跟血修羅,攜帶著無量的戰意,向著王石沖去。

    王石原本想借助戰斗來吸收氣息,卻不想激發醒了沉睡在壁畫之中的兩尊生靈,讓它們殘存的氣息凝聚出了一個幻影,從而不可避免地發生了戰斗。

    一場大戰爆發!

    周身沒有任何的火焰,卻散發著恐怖高溫的巨龍襲來,隨意的一個吐息都不亞于一次火山的噴發,溫度將四周的空間全部扭曲,其中的東西自然也全部寂滅。

    血修羅平穩地踏步而來,三千血色飛舞,背后是一張滔天的血幕,將半邊天際遮蔽,所到之處將一切吞噬其中,全部化成血色。

    巨龍之爪探出,破滅空間,令整個天色都巨變,而血修羅一掌探出,蒼白的手掌輕易的攝取著人的靈魂。

    王石瘋狂出刀,瘋狂施展火焰……

    火焰與殺氣爆裂,將虛空破碎一遍又一遍,而在這場慘烈的戰斗之中,王石的手段盡出,力量全部壓榨而出,卻還是不能阻止他一次又一次地口噴鮮血倒飛而出。

    在火焰巨龍跟血修羅的雙重攻擊之下,王石的身軀已經完全殘破,猶如風中殘蝶,卻還是在苦苦堅持,不曾倒下。

    刀出,焰生,鮮血擊長空,戰斗未曾歇!

    終于,在王石的鮮血幾乎揮灑殆盡的時候,火焰巨龍跟血修羅的力量開始消減下來,不至于立刻滅殺王石。

    幾乎是長達了一百年的大戰,終于來到了尾聲,而王石也剩下如同殘燈的意識。

    終于將這兩股氣息完全降服,徹底化成了體內的氣息,星空之中的每一顆星上都開始出現光暈。這就昭示著,只要王石使用靈力,徹底將它們吸收,不論是對彌炎天爆還是妖刀厭殺的威力提升,都是不可估量的。

    盡管只是意識之中的大戰,王石卻還是跟真的大戰了百年一樣,幾近崩潰。而此時的寧一也早已來到了王石的身旁,扶住了他,并被他喂了各種保命的靈藥。

    王石疲憊地目光向著壁畫上面掃了一眼,看到原本擁有著強大氣息的壁畫已經失去了原有了光彩,徹底變成了一幅普通的畫,心中猜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傳承了。

    許久之后,王石恢復了過來,說道:“這就是盡頭了嗎?”

    仔細地看著眼前的石壁,寧一說道:“不應該,要是按照你所說的那樣,來到這里就能夠得到其中的傳承。羅伊族為什么要將其封鎖起來,作為寶藏儲存,而不是傳授與人?要知道,人可是傳承的最重要載體。”

    “寫在書本上的東西總會爛,而人們口口相傳的東西卻不會爛。羅伊族確實沒有必要將這些東西封鎖起來,這其實不利于他們的發展。”

    “這里不是呂相子所說的飛天,這里或許只是一個考驗。三十七道洞窟,或許代表著三十七種考驗。你不是也說了,差點死在其中。”

    王石微微點頭,沉吟了一會,說道:“只不過呂相子他們,會跑到哪里去?”

    從詭異的消失,到現在,王石并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更沒有等到他們的到來,這實在是一個巨大的疑問。

    “跑了正好,反正我覺得他們不是什么好東西,都是各懷鬼胎,保不齊什么時候就會被他們禍害到了。”

    王石微微笑道:“怎么會呢?我倒是覺得他們都是好人。”

    “哪里好了?油花是想要殺死你的殺手,現在跟你一起是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殺死你!宋生也曾經追殺過你,并且待在你身邊能夠得到什么?你不會真以為自己降服了他?還有那個呂相子,不要以為瞞著我跟他說了兩句話,就成了生死之交了,他可是純粹地利用你!”

    “我們不說這個了,我么來說點別的。”

    寧一的眉頭微蹙,辯解道:“你別不聽我的,到時候吃了大虧,你可得哭著求我!哪次不是我救你?哪次不說我照料你?離開了我,你還能活下去嗎?”

    王石露出十分崇敬的神情,笑了笑之后,說道:“你說,你可以自己殺死自己嗎?”

    “什么意思?”

    “曾經有一個實驗,就是將死刑犯的眼睛蒙上,將他綁緊放在一個椅子上,用鈍刀在他的手腕上劃一刀,然后用滴水模擬他流血的聲音。一個時辰后,人們發現他死了。”

    “只要人相信他死了的話,就會自己殺死自己?”

    “要是陷入幻境之后,你無法分辨,于是當你死了的時候,你就會真正地死去。人本就是一種意識,而意識認為你死了,你就死了。”

    “什么意思?”

    “所以啊,不論什么時候,我都不能死啊!”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