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凡人 > 第十章 搏魚
    很難說黑骨是一個生命體,只能說它只是一個人分裂出來的一道意識,他存在的目的就是殺死目標,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意義。

    已經變化成了最強的狀態,并且將所有的招式都施展了出來,在黑骨自身看來,它已經傾盡了所有的力量,并且有著絕對的把握殺死目標。

    在極速之下,用至強的長矛跟尾椎去絞殺一個人,就算是對方是強大的全一境巔峰,也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更不用說已經瀕臨到了絕境的王石。

    所以最后設定的自爆,黑骨并沒有啟動。

    任何意識,都有著最根本的求生**。要是能夠用簡單的攻擊就殺死,黑骨就不會搭上自己的“生命”。

    準確地抓住那一粒時間的沙子,王石驟然出刀。

    大步踏出,身子變成了虛幻,速度不快,但是無法捕捉,就如同漫天撒落的星辰一樣,剛剛觀看的人無法找尋到其中的規律。

    踱步!

    承自大師兄南懷樂的步子,極盡變化,無法捉摸。

    長骨矛襲來!

    沒有狂暴的靈力,甚至都沒有多大的聲勢,只是簡單的刺出,卻因為極速產生了致命的威力。

    殺人的東西,從來不因為是否奪目而衡量其的價值。

    已經是極速的長骨矛瞬間刺穿了王石殘留的虛影,貼著他的肌膚堪堪擦過!

    獨屬于大師兄南懷樂的步子,遠不是一般人能夠看破的,更何況眼前是一個只知道簡單殺戮的骨頭,更不可能預判出王石的位置。

    在踱步之下,兩桿長骨矛全部都刺空!

    然而,憑借著對王石獨特的感應,黑骨在瞬間就做出了反應,立刻將長骨矛扭轉,按照上面的關節變成了靈活的三節棍,迅猛地合圍,封殺掉王石所有的退路。

    能夠躲過這一次攻擊,但是接下來,王石就不會再有這么好的運氣,在面對迅猛的攻擊下,將會毫無招架之力。

    不論是短骨矛還是長骨矛,只要王石有一絲的紕漏,被刺中,他就是必死無疑。

    此時的王石,好似是投懷送抱一樣,完全進入了黑骨的包圍之中。

    八根短骨矛齊齊襲來,將王石的正面跟側面全部封堵,而兩個扭轉的長骨矛,則是封死了王石的退路,上面更有鋒利到了極致的尾椎降臨!

    絕地!無處逢生!

    王石的身子猛然向前,腳步卻依舊輕盈,接連施展踱步,將自己變得虛幻起來,這已經是他能夠施展出來的最強狀態。

    面對著復雜的踱步,黑骨真的沒有什么優勢,密集的短骨矛已經形成了不透風的密閉的墻,卻還是無法捕捉到王石的軌跡,每次都是剛剛擦過他的身體。

    只要沒有正面擊中,王石就依舊像是驚濤駭浪之中的小船一樣,飄搖到了極點卻也不會被拍翻。

    霸道的陰陽雙魚滋生,向著王石的身體之中入侵,企圖控制這具身體,而黑死咒則是一群群嗜血的螞蟻,瘋狂地撲來,將強大的陰陽雙魚蠶食殆盡。

    吞噬掉了承冥影跟黑袍的影子,并且已經吞噬過一部分陰陽魚的黑死咒,較之前強大了太多,現在根本不畏懼小股闖進來的陰陽雙魚,全部強悍地進行包圍,然后吞噬掉。

    這些東西,都是黑死咒的養料,能夠供給它不斷地生長下去。

    面對著小股侵的陰陽雙魚,黑死咒擁有著不可抵擋的優勢,但是也逐漸飽和,以它現在的力量吃不了太多。畢竟不能立刻消化掉這股力量,黑死咒也不可能無限制地吞噬下去。

    王石的眼睛微瞇,緊緊地盯著那個砍出來的缺口,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到了一點。

    時間被壓縮到了一個點上,致使所有的動作都已經消失,眼睛的分辨此時已經不管用,只能憑借著原始的感覺。

    八柄短骨矛交錯,組建起強大的攻擊,幾乎將所有的空間都封鎖死!

    這就如同當年砍鹿柴時候遇到的情景一樣,眼前全部都是枝椏,幾乎沒有間隙,但還是存在著一條通往目標的道路。

    王石根本沒有看清楚短骨矛的變化規律,甚至都沒有感知到那個先前砍出來的口子在哪里,但他還是在第一時間,舉刀砍了出去。

    因為直覺,因為自信!

    凝聚了所有力量的一刀,驟然出現了無數的虛影,就好像是萬千把刀同時斬落一樣。

    刀太快,快過一切!

    就算是長骨矛跟尾椎的速度都趕不上妖刀的速度!

    在一瞬間,妖刀的速度快過了一切!

    任何東西,在這樣的速度下都變得緩慢起來。

    錯亂的短骨矛開始慢下來,露出了彼此之間的空隙,而妖刀厭殺則是緊緊地貼著這些空隙,在錯亂的短骨矛之中尋找到了一條路徑,憑借著微弱的間隙闖了過去。

    就好像是一只蝴蝶,穿過了層層的雨幕,并沒有沾上一滴雨水!

    跨越了一切的刀!

    咔!

    妖刀厭殺準確無誤地落在了最后的目標上,一切都好像最開始砍柴的時候一樣,如此的自然隨意。

    不過是砍了一顆柴而已。

    七十二刀——絕幻!

    堅硬的黑骨,最后一點的聯系,此時驟然崩斷!

    能夠刺穿八卦玄黃甲,堅硬程度已經到了一個恐怖地步的黑骨,此時竟然真的被砍斷!

    近乎兩百一致的刀之后,再強大的東西,此時也必然崩裂。

    關鍵的骨頭崩裂,支撐黑骨所有的力量消失。但是那些攻擊卻不可能憑空消失,由于慣性,長矛跟尾椎還是繼續保持著原有的軌跡,向著王石襲殺而來。

    此時的王石,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力量,榨干了自己,甚至氣海已經開始崩潰,根本無法躲過這么多的攻擊。被任何的攻擊擦中,脆弱的王石都將死亡。

    然而,一直跟寧一連接的那根靈力絲線,猛然穿過了龐大的靈力,不顧一切地闖進王石的身體之中。如此龐大的靈力,王石有可能承受不住,會立刻死亡。

    轟!

    氣海驟然崩塌,但是整片星空還是維持著先前的狀態,沒有崩落,星辰也在按照該有的軌跡繼續運轉,不過這種狀態只能維持很短的時間。

    得到了靈力之后,王石拼盡全力去抵擋降臨的攻擊。

    踱步接連使出,讓自己發生了虛幻,躲過了背后長骨矛的攻擊,而王石持刀狂砍,將眼前的八柄短骨矛砍出了一片混亂。

    亂刀!

    本就是沒有秩序的刀法,此時將沒有秩序的攻擊砍的更加混亂,就算王石遭受到攻擊,也將是最輕微的攻擊,不會致命。

    此時頂上的尾椎落下,直沖王石的頭頂,屆時將貫穿王石的軀體。

    彌炎天爆!

    三顆強大的火球出現,接連爆炸,斜著排開,形成了強悍的黑洞,好像是一個接引,將尾椎的方向打偏。

    黑骨本體畢竟已經被斬斷,無法提供相應的力量,尾椎也就只有速度,受到了攻擊,方向也就自然而然地發生了偏移,擦過王石的肩膀,頂到了王石的腳下。

    時間戛然而止!

    此時的王石兩肋下架著長骨矛,后背則是緊貼著尾椎長鞭,面前用妖刀橫檔住了三根短骨矛,另外有五根短骨矛形式各異,交錯縱橫,甚至有一根扎進了王石的身體之中。

    王石就好像掉進了一片荊棘之中,只能保持自己不動,才能保證自己不能刺死。

    然而,這一瞬間的靜止也驟然被打破。

    一股致命的感覺出現,王石的瞳孔之中立刻倒影了強大的陰陽符文,而所有的力量都在向著那符文上凝聚。幾乎就在感覺出現的一瞬間,王石就將手放在了那塊骨頭上。

    右手立刻放棄妖刀,在行進的過程中擦過妖刀,流出鮮血,一把握在了骨頭也,而左手也立刻疊加到了上面。

    生死一線,容不得王石再去有過多的猶豫,只能傾盡全力!

    極反道法!

    右手上立刻涌現出無窮的生機,隨著流出的鮮血,向著黑骨上撲去。

    陰陽雙魚正在凝聚,將所有的力量收回,準備壓縮到了極點后發生爆炸,從而將百步之內所有的東西都毀滅成灰燼。

    這是黑骨最后的手段,卻是致命的手段。

    然而此時王石的鮮血卻成了迷惑,讓一部分陰陽雙魚順著這相同的氣息涌了進去。

    黑死咒全面爆發,就好像一個吃到快要撐死的胖子在急速奔跑,即將要把自己給累死。海水一樣的黑死咒全面蔓延了過來,將陰陽雙魚層層包裹。

    凝聚到一起想要爆炸的陰陽雙魚遇到了敵對的物質,當即向外飛散了出去,開始跟黑死咒廝殺起來。

    而此時妖刀的殺氣也驟然釋放,成為了一把強大的刀,向著陰陽雙魚之中切去。

    現在的黑死咒還不強大,只是老弱殘兵,遇上磨刀霍霍的陰陽雙魚,當即潰不成軍,只能堪堪抵擋一瞬間而已。

    剛才還是生猛地吞噬陰陽雙魚,將自己撐成胖子的黑死咒,此時就像是落水狗一樣被陰陽雙魚追的四散逃逸。

    陰陽雙魚剛剛一解散,將黑死咒沖擊開之后,絞殺了妖刀的殺氣后,便順著王石的鮮血涌去。

    相同的氣息,招引著這些陰陽雙魚!

    此時的氣海已經全面崩碎,而星空也開始坍塌,星辰的運轉逐漸脫離原有的軌道,開始崩落。

    王石僅有的意識催動著剩下的靈力運轉起來!

    極反道法!

    右手上立刻爆發出強大的金光,讓生機在其中不斷地催生,跟洶涌而來的陰陽雙魚對戰,這是王石最后且唯一的辦法。

    黑死咒雖然潰不成軍,但是依舊拖住了一部分陰陽雙魚,妖刀殺氣也斬落了一些陰陽雙魚,為王石右手邊上的作戰減輕了壓力。

    生機就好像瘋狂生長的野草,而陰陽雙魚則像是一場大火,生機看似不敵,實則是越來越頑強,只要能夠守住最后一丁點的土地,生機就能夠再次全面復蘇!

    最后能夠存活下來的東西,一定是生命力最頑強的生命。

    陰陽雙魚就好像饕餮猛獸,瘋狂地侵蝕著一切,生機組成的大軍不斷抵擋,卻還是節節敗退。

    隨著陰陽雙魚的占領,右手開始干枯,變成給黑骨一樣的東西。

    而此時,星空深處隱藏起來的陰陽雙魚,好似是受到了召喚,也是蠢蠢欲動,開始從深淵之中躍出來,有著再次占領王石星空的企圖。

    陰陽雙魚已經蔓延到了王石的右臂上端,即將突破肩膀,強勢地入侵王石的整個軀體。

    被壓縮到了肩膀上的金光,此時陡然擴大!

    極反道法被催動到極致!

    在最后一丁點的土地上,最后存活下來的生機開始野蠻生長,如同春風下的野草,立刻組建起了一道強大的防御線,跟陰陽雙魚對峙,相互侵蝕。

    嘣!

    王石的左手承受不住陰陽雙魚的沖擊,驟然彈飛!吞噬了無數陰陽雙魚的黑死咒,已經撐到翻白眼,沒有了任何的力量,再次陷入了沉寂。黑死咒也將經歷一場漫長的戰斗,才有可能消化掉這些陰陽雙魚,弄不好還會被反噬。

    所有剩余的陰陽雙魚,集結起來,向著王石的右手上奔涌而去。

    而此時生機組成的大軍,也如同野蠻的春風,開始向著枯萎的地方沖去。

    看著周身都冒著一股詭異氣息的王石,寧一瞬間撲了過去,掰開已經風化的黑骨,將自己手掌抵在了王石的后背上。

    頃刻間,寧一那磅礴的靈力全部奔涌了出去,化成一雙溫柔的手,到達了王石的氣海之中。

    氣海已經崩碎,星空崩塌,星辰潰散,王石的力量源泉完全破碎,根本無法修復。寧一沒有什么好**子,只能用強大的靈力進行支撐,將這些爛攤子都輕輕地捧起來。

    寧一那龐大的靈力就好像是棉花,墊在所有要破碎的東西上,來減緩沖擊力,勉強維持現狀。

    然而,王石的氣海可是一整片星空,饒是寧一堪比神隱境的靈力,也是相當的吃力,而她又不能一股腦地灌進王石的體內,只能緩緩地進行,但是時間上又不允許。

    在速度跟流量上尋求一個平衡,對寧一來說相當困難。

    寧一這里的穩固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而王石那里跟陰陽雙魚的抗衡也到了最為膠著的點。

    兩股敵對的勢力,攜帶著所有的力量,發動起了最后的沖鋒。

    生死,將在下一個瞬間判決出來。 2k閱讀網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