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凡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打敗對手的最簡單方式
    新形成的斷崖還在不斷掉落著石塊,發出不大不小的轟鳴聲,卻只是讓這里顯得更加安靜。

    失去了鴻蒙氣的遮蓋之后,就算時間進入了黑夜,天上的九輪“太陽”也依舊高懸,讓人感受不到時間有什么變化。

    整個蒼穹,依舊保持著它那五彩琉璃般的色彩,只是出現的神兵影子逐漸消失,而那些巨大的黑影也逐漸隱去。

    殘存的血跡已經干涸,瑟縮的風掠過,也帶不起半點肅殺的意味,只是縱橫交錯的大地,還在顯露著這里曾經的慘烈殺戮。

    停望角已經消失,這里只剩下斷崖,跟王石幾個人。偌大的一個戰場,只有幾聲斷續的轟鳴聲,顯得格外荒寥。

    唐天有了時間,開始大肆烹飪,不斷地往自己的嘴里塞著肉。經過了半天的不懈努力,身體總算是恢復了一些,至少不至于讓眼睛凹陷出來。

    跳動的火焰將油脂給勾了出來,混各種香料,纏繞出一種誘人的香氣,在這里繚繞不散。

    原本應該食指大動的時刻,卻沒有幾個人都心思去吃這樣一頓豐盛的晚餐,也就唯獨便宜了唐天自己。

    就算這里有著上千斤的肉,恐怕也不夠唐天吃的,估計他吃不回原來那個體型是不罷休的,只是可惜了這絕世容顏總是曇花一現。

    最后關頭拼命施展出六十四手,將“辰燃”運用到極致,唐天“燒”的只剩下個骨頭架子了,要不是王石最后關頭過渡來的靈力,恐怕他早已經歇菜了。

    即便王石那奇特的靈力生機旺盛,將唐天從鬼門關中拉了回來,他想要恢復過來還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瘋狂吃肉是最好的方式。

    宋生跟油花的情況能好上一些,至少經過了王石靈力的修復之后,剩下的小傷自己還是能夠恢復的,只是需要不斷的時間。

    不得不說,這一行人之中缺少了個醫術高超的修行者,要不然他們的情況會好上許多。

    王石沒有修行,只是靜靜地坐著,趙文啟倒了一杯清酒,坐在旁邊慢慢品著,望著荒涼的戰場。

    風無聲,一切都很安靜。

    時間過得倒是很慢,趙文啟喝完了一瓶清酒,都沒有一絲的響動,他向著獨坐的莊開看了一眼,說道:“莊師弟為人就這樣,不會有事的。”

    莊開自己的事情,需要他自己去想明白。

    王石接過了大哥遞過來的一杯酒,說道:“他不會有事的,我們都不會有事的。”

    “你很擔心?”這個世上恐怕沒有比趙文啟更了解小師弟的了,哪怕只是一個眼神,他都能夠洞悉王石的全部心思。

    喝下了清涼的酒,王石看著大哥,誠實地說道:“其實我很擔心,因為對手很強大。”對于大哥,他不需要有任何的隱瞞。

    趙文啟忽然笑了,說道:“那你就變得比對手更加強大好了。”

    一直以來,趙文啟都對小師弟有著非同尋常的信念,不論是多么強大的對手,他都相信小師弟能夠擊敗對方,從未懷疑過分毫,這股信念甚至都超過了對自己的信心。

    既然對手很強大,那就變得比對手更強,事情就變得很好解決了。

    王石也笑了,說道:“我會變強,比所有人都強。”

    趙文啟會意地笑了一下,重新添上了清酒。

    兩人開始緩緩地喝起酒來。

    整個場地,頗為安靜,在火光的映照下還是顯得頗為溫暖,每個人也都在進行著自己的事情。

    魚紅蓮立在一旁,望著王石的背影,罕見地握緊了拳頭,代表著她心中的掙扎,她都沒有意識到她已經掐出了鮮血,只有那幾句飄散不去的話。

    內心的掙扎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最終浮現出來的還是母親那樣慈祥溺愛的臉,魚紅蓮的眼中一酸,用力將眼淚給憋了回去。

    “母親,我會選對嗎?”

    ……

    王石還是按照著正常的作息時間醒了過來,向著天空上橫亙的九輪“太陽”望去,眼中不免有了些擔憂。

    “小黑,你現在怎么樣了?你能逃出去嗎?”

    雖然心中的預感并不是多么好,但是王石也只能壓下去這些繁雜的心思,思考眼下需要做的事情。

    中界山已經開啟,代表著春秋門進入了尾聲。

    三大仙族,至少那個傳說中的劍仙李命秩,不會跟王石等人和平相處。而以師父李逸仙的名頭,王石恐怕會遭受到三大仙族的合力絞殺。

    中界山非去不可,不去也將面臨著三大仙族,王石并不是多么懼怕,他還從未懼怕過對手。

    經過了神龍的舍命一戰,春秋大陣損害的不輕,想要鎮壓下諸多神靈,抽取它們身上的力量,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也就是說真正的君王加冕還是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夠進行,也算是一個緩沖期。

    這段時間不會太長,王石能夠做的事情并不多。

    花面郎送來的那封信,足夠證明李命秩的強大,平心而論,王石現在贏他的把握也不過是兩成而已。要是那一刀能夠斬出去,勝率或許會提高一成,只是那一刀已經用在“白夜子”身上了。

    要是連一個李命秩都打不敗,又如何掀翻春秋門?

    王石讓自己平靜下來,開始思索方法。

    短時間內境界不可能再進行提升,就算是自己的身體已經達到了全一境的水準,也不可能再進步了,要是還能提升,那真的就是妖了。

    至于極反道法,此時也已經大變了樣子,至于今后需要怎樣修行,還是需要進行探索,短時間也發揮不出作用。

    化龍脊柱完成了一次蛻變,又跟右臂連接到了一起,融合了極反道法中的生機,想要在短時間內繼續脫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黑死咒生長則是細水流長,急不來,只能用黑太阿繼續喂養,想來也不會在短時間內提升太多。

    瞳術別天影,倒是隨著自己的實力一直增強,如今就算是面對李命秩那樣的強者,恐怕也能發揮一些作用。

    想要在“別天影”上做文章,還是沒有什么方法的,只能靠自己的摸索,這條路子前途未知,還是頗為渺茫,王石不可能將希望寄托在這東西上。

    焱龍滅卻已經相當強大了,剩下的也就只有刀法了。

    刀法停滯了這么久,王石積累的感悟相當的多了,只是還缺一個契機才能讓其脫變出來,短時間內還是頗有希望。

    燕歸刀法可是根本,是最依仗的東西,要是能夠再進一層,無疑能夠讓王石的戰力再度提升一倍。

    王石望向了手中的妖刀。

    這把妖刀之中的殺戮氣息,前段時間對王石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不過隨著他對殺還是不殺這個問題的想通以及實力的提升之后,這已經不再是多么大的困難。

    現在想要快速地進步,進入到妖刀中的空間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打定了主意之后,王石就進入到了那個純粹的殺戮世界之中。

    妖刀,名為——厭殺!

    真是因為殺戮到了極致,才厭倦了殺戮。

    歷代的妖刀主人都是從尸山血海之中走過來的,隨便哪一個一天之中殺的人,都比王石這么多年來殺的人都多。

    王石可以說是歷代妖刀主人的一個異類,而殺戮的侵蝕在他的身上也進展的格外緩慢。

    ……

    恍惚間,天地就變成了一片血腥的赤紅色,四周無不充斥著一股嗜殺的氣息,侵染著所有的東西。

    王石踩在這幾乎要滲出鮮血的土地上,向著血色蒼穹望去,等待著這里面的主人出現。已經進來過好幾次,他對這里還是頗為熟悉。

    “嘿嘿,小家伙,歡迎你又回來了。”一個黑影從血色之中飄散出來,看不清相貌,但是笑聲卻足夠讓人心底發涼。

    這個黑影,恐怕已經存在幾千年甚至是幾萬年了,絕對稱得上是老妖怪了,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將王石給引誘到淪喪的地步。

    王石目光微微冷,手中出現了妖刀的形狀,毫不客氣地砍出去。他根本不需要跟老妖怪去多說什么,只需要進行自己的事情就好。

    燕歸十三刀!

    漆黑的刀光瞬間降臨到了眼前,老妖怪慘叫了一聲,迅速地退回到了血色之中。雖然他不會被砍死,但是挨一刀的滋味還是相當不好受的。

    老妖怪沒有放什么狠話,甚至連一個詛咒都沒有發出,就這樣消失了,倒是讓王石頗為意外。

    王石閉上了眼睛,眼前隨即出現了無數的血色影子。

    血色影子瞬間連成了一片,形成了一場洪流,鋪天蓋地,一出現便呈現出一種絕對的瘋狂,向著王石沖來。

    忽然睜開了眼睛,瞳孔變成了殺戮的赤紅之色,王石握緊了刀,開始奔跑起來。

    血腥的大戰瞬間爆發!

    若是手中的不能主宰殺戮,又如何才能厭倦殺戮?

    其實說到底,王石一直都沒有真正的征服妖刀厭殺,現在他就要做這件本就應該做的事情。

    若是真正擁有妖刀,那才是真正的不可抵擋的霸刀!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