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凡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十年伏筆(下)
    沒有月色,沒有星光。

    卻也算是一個溫柔的夜晚。

    有些冷,卻不足夠寒。

    李逸仙吃了一碗餛飩,算是夜宵,吃的頗為滿意。他擦了擦嘴,向著山頂走去。

    南懷樂已經等了很久,很久,以致于他的身上有了薄薄的冷霜。他卻就這樣站立著,沒有動一下。

    花鐵柱終于敲定了最后一錘子,大手一劃拉,將各種陣法盤以及無數的靈器都裝到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麻袋之中,將麻袋撐成了一塊三個合抱大小的石頭,背到了背上。

    “呼!”

    即便是花鐵柱都覺得有些沉,顛了顛、穩了穩之后,向著山頂走去。還沒走出兩步,他又想起了什么,回來拿起了那把大鐵錘,掂量了一下,拿在了手中。

    就算自己只會打鐵,這把錘子也會有些用。

    李逸仙向著他種的這些花花草草看了最后一眼,走到了山頂。這座小山上的每一株草每一朵花都是他種下的,他自然要多看一眼。

    “師父。”南懷樂恭敬地說道。

    “師父。”花鐵柱有些氣喘吁吁,只是走了這么幾步,這些東西就已經壓的他有些喘不過氣了。平時掄錘他都沒有喘氣過,可見那一麻袋的東西是有多重。

    李逸仙點了點頭,看到了南懷樂身上的冷霜,說道:“今天還真是有些冷啊。”

    南懷樂說道:“確實有點冷。”

    “快到冬天了。”

    “還有一時辰一刻就冬至了。”

    李逸仙向著天空望了一眼,說道:“算算時間,還真的有些快。”

    南懷樂沒有接這一句,轉而說道:“兩位小師妹已經讓老黑帶他們去了荒古深林,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張屠夫那里,也已經送了一副做的長命鎖,他應該會有一個兒子,估計會很開心。我沒有去紅姨那里,不過她應該都知道了。”

    李逸仙點了點頭,說道:“不去也好。”

    花鐵柱說道:“師父,都已經準備。”現在他騰不出手來饒頭,只能用那萬鈞的鐵錘撓頭,顯得相當的滑稽。一個不小心,這錘子可能把任何人砸成肉泥。

    “準備的夠久了。”李逸仙向著沒有任何光芒的夜空望去,好似能夠看到后面的明月與繁星。

    “當年在一座小城里,我碰到了老三,于是我把他逼上了這條路。如今,已經快要十年了。現在想想,當年還真是想要治治老三,要不然,也不至于將他扔在荒山上那么多年。當年,還真是興起。”

    南懷樂一向都抬著的頭,微微低了一下,說道:“師父,老三變得很好,他是我們山寨的老三。”

    “老三做的很好啊。”李逸仙點了點頭,嘴角上露出了微笑,繼續說道:“估計老三到現在還記恨著我,準備砍我一刀,這可是不死不休的仇呦。他的脾氣,估計這輩子都是改不了的。”

    “老三已經很,師父您選的很對,天底下,再不會有這樣的老三了。”南懷樂重復地說道,他鮮有地將自己的話給重復了起來。

    是的,他鮮有這樣做。

    當一個人反常的時候,往往是為了掩蓋自己的某些情緒;當一個人重復的時候,往往是為了掩蓋自己很強烈的情緒。

    李逸仙依舊望著那片夜空,說道:“若是當年沒有去那座小城,沒有遇到那個殺人不眨眼的老三……這世上的事情,還真的奇妙啊。”

    “師父,咱走唄,我的腿有點麻。”花鐵柱此時說道。

    南懷樂忽然轉頭,盯了老二一眼。花鐵柱一個哆嗦,差點將一切都扔了、拔腿就跑,只不過南懷樂的目光很快就柔和了下來。

    李逸仙終于收回了目光,說道:“準備了太久了,當初的目的,已經淡忘許多了。”

    忽然,李逸仙微微笑了起來,披上了老三打劫來的那身雪貂皮,向著山下走去。

    南懷樂不再說些什么,花鐵柱也不再說話。

    在漸起蕭蕭的冷風之中,三人向著某座不起眼的小山進發。

    ……

    原本就已經躁動不已的七大王朝,這幾天躁動的更是異常的厲害,甚至可以用動亂來形容。

    無數的資源跟各個領域的宗師被調集,最終都聚集到了一個地方。

    三大仙族此時也有著數名老者從生死地之中走了出來,共同來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他們帶著一身的死氣,或許是這輩子最后一次睜開眼了。

    無盡的沼澤之中,忽然浮現出一兩個身影,操縱著某些不知名的能量,匯聚到體內或者捕捉著某些東西,然后再度消失。

    這一切,都在指向一個小地方,很不起眼的小地方。

    無聲之下,風云巨變,一場狂暴的雨正在每個人的頭頂上醞釀,不知在何時,就會落下驚雷。

    僅僅一天的時間,千里的土地不知道被刨開了多少遍,地形也在急劇地變化了無數遍。各式各樣的陣法盤以及各種靈器被安置到土地之下,更有無數的人潛藏了起來。

    每一時每一刻,都有著無數人在,仿佛世上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在了這里。而奇怪的是,繁忙沉寂在一種詭異的安靜之中,沒有人發出聲響。

    依舊是那座不起眼的小山,依舊是那座石室。

    只是五十人的座位,此時已經變成了百人。

    曾經的五十人,有的離開了座位,站在這里,有的甚至直接退了出去,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資格。

    現在這里,才代表著整個東仙域的力量。

    七大王朝,以及三大仙族,還有極少數特殊的人,像是丘不平、晨客三。

    “我不管你們七大王朝之前有什么恩怨,以后會有什么樣的恩怨,即便你們已經爆發了戰爭,現在你們也要裝成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殺死李逸仙。其余的事情,一概可以不顧。”

    “你們要明白,面對的將是李逸仙,不是別人。若是他是這么輕易就可以殺死的,他在多少年前就已經死在了我們手里。”

    “李逸仙,可是遠遠超過了神隱境的人。”

    “這里有兩個消息。”

    “一個壞消息:李逸仙已經啟程,很快就會到達這里,留給我們的時間并不多。一個好消息:李逸仙并沒有聯系當年的舊友,只帶著他的兩個弟子。至于剩下的兩個女弟子,則被大熊帝帶到了荒古之中。”

    高坐在眾人之首的三位老者,緩緩地敘述著一切,不時向著眾人掃一眼,將所有的疑問都給鎮壓下去。

    下面的大人物頗為恭敬地進言,闡述著各自的安排以及進程。他們十分的篤定,李逸仙會毫不顧忌地走進這個挖好的陷阱。

    三大仙族在到來的第一天,就展現出了他們無與倫比的實力,直接格殺了不聽從指令的十人。他們的實力,完全凌駕在七大王朝之上。除非所有人都聯合起來,才能對抗三大仙族。然而,七大王朝永遠不可能聯合到一起。

    正在石室正陷入激烈議論的時候。

    前面到來的三位黑衣,此時再度降臨。

    “陰陽使者?”三位老者微微吃驚,不過他們早就有所了解,并不想讓對方插手這件事情,說道:“這件事情是我們東仙域的事情,閣下還是不要參與的好。”

    “嘿嘿,我們才走了多久,你們這些老家伙,就想奪權了?”黑衣嘲笑著說道。

    “閣下,手伸的不要太長。”無忌仙族那位老者,展現出了超越神隱境的力量,將所有人壓的喘不過氣來。

    “若是我只手呢?”

    一位穿著黑白袍的人,從三位黑袍身后走了出來。

    之前,從沒有人發現這里還有其他人,以致于此人出現的時候,眾人登時緊繃了起來,就算是三大仙族的人都微微色變。

    安靜,忽然禁錮住了每個人。

    無形的壓力,讓眾人都不敢直視這個穿著黑白袍的人。

    “陰陽主,莫要逼的太緊。”為首的人握住了手中的劍,強橫的瞬間絞碎了禁錮,遙遙指向那位黑白袍。

    “你們,殺不死李逸仙,因為你們已經有十年沒有見過他了。”

    十年的時間,確實足夠改變太多的事情。

    黑白袍抬起了頭,望向了那柄劍,說道:“僅憑你,還沒有向我拔劍的資格。劍仙一族,只有兩個可以向我拔劍的人,一個是你們的老祖,一個是李逸仙。”

    “我看看你如何接我的劍!”

    劍仙一族派出的這人,比李逸高出一輩,名為李九劍,是族中實力足夠排的上前十的人物。終年閉生死關,實力深不可測,此時作為劍仙一族的代表。

    一劍出,天穹潰!

    然而一道黑白氣彌漫,演化出一只虛幻的手,將所有都遮蔽住。

    只手!

    黑白袍收了手,沒有再繼續,而李九劍也收了劍,沉默不語。

    “放心,你們想要的‘道名辰玄’,會給你們的。但在此之前,你們要聽從我的命令,要不然誰都殺不死李逸仙。”

    “這一天,他可是準備了十年。”!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