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女總裁的上門狂婿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冤家聚首
    這邊萬靈兒和林田茍商量著找花柳海算賬,而另一邊也沒有閑著,下海洪門已經很久沒有這么熱鬧了,一堆中層干部匯聚一堂,只因為一個人發號施令,“各位稍微坐一會兒昂,我家老弟馬上就來,到時候一定陪大家伙好好喝點!”張永海此時哪有半點囂張跋扈的樣子,完全是個禮貌待人的管家。

    “海哥,你客氣了,強公子看得起我們,叫咱們來喝酒,哪個敢不來就是不給我小八面子!”

    “對對對!八哥說得對,咱們洪門這一年來生意逐漸好轉,可少不了強公子的幫助!”

    “跟著強公子有肉吃,以前的人都是廢物,只能喝點湯!”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張永強作為洪武欽定的關門弟子,自然獲得了洪門大部分資源,連帶著跟他混的干部們都吃香喝辣,只要有錢拿,就是好人,張永海作為一奶同胞的大哥自然也沒少摟,此次也正是他的關系,強公子才打算著急干部來吃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的時候到了。

    “各位!有請強公子!”近身小弟吆喝一嗓子,剛才還各自喝酒的人們立刻鴉雀無聲,強公子一件呢子風衣騷包得很,墨鏡一帶,誰也不屌的態度更是彰顯了其囂張本色,手里拄著拐杖,像極了黑手黨里的教父,而張永強的目標就是做華夏的教父,至于能不能實現就要另說了。

    “強公子好!”

    “強哥,您來啦!”

    面對干部們的寒暄問好,張永強只是隨意擺了擺手,眾人卻像受到了莫大的恩寵一樣,“各位,我今天叫大家來除了吃飯聯絡感情,還有件事要給你們說說。”張永強停頓了下,下面眾人都充滿期待,強公子這是要發號施令了,要是這件事辦好了,明年的生意肯定好做,“我大哥張永海被人給打了。”

    短短的幾個字,讓現場瞬間炸開了鍋,一幫混子好像自己的親爹被打了,不少人已經開始罵罵咧咧表忠心。

    “草!打了海哥,就是打了我哥,誰讓我跟強公子是兄弟!”

    “沒錯!咱們洪門的人誰受欺負了,都要有人站出來!何況那是大家敬重的海哥!”

    “強公子你就說是誰干的吧,看我們揍不揍他就完事了!”

    張永強看到場下眾人的反應,嘴角露出輕蔑的笑容,他還算滿意這些老油子的態度,否則明年他們的生意將全部被收回,“據我所知,打他的有天狗安保集團的張紹彬,還有跟我一樣被稱作下海四公子的李廣鑫。”

    聽了這兩個名字,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兩位可都不是善茬,張紹彬的天狗安保公司幾乎承擔了富豪區的安保工作,口碑也極好,甚至外省也聘請他們;李廣鑫那就更不用說了,人家李家大少打你張永海不是分分鐘的事兒?就算再想表忠心,眾人也要考慮一下實際情況,得罪了這兩位的誰,都不好過。

    “我張永強也不是不見道理的人,這兩人說實話,我動起來都困難,但要是有個娛樂圈的戲子動了我哥,你們咋辦?就給我句痛快話,說完這事大家就好好喝酒。”見強公子不悅,眾人知道這是最后一棵稻草,要是抓不住,這位爺就準備翻臉不認人了。

    “強哥,你說吧,戲子是誰?李廣鑫和張紹彬咱們惹不起,要是被戲子給欺負了,以后洪門還怎么辦事兒?”張永強笑了,林田茍的大名他怎么可能沒聽過,只是師父洪武將其視為眼中釘,肉中刺,那自己要是將這肉刺拔除,下一任洪門門主豈不是他?

    《我是演員》這檔節目依舊在火熱進行中,林田茍安排了谷樂天和彭宇飛兩人輪流擔任評委,他的事情很多,不可能一直耗在綜藝上面,主要素人組的奇人異士太多,例如唱著烤面筋歌的那位,林田茍大方的表示可以讓其在《龍士傳說》電影里來段插曲,而導演威爾則兢兢業業,有著陳龍和鞏凰的配合,選角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

    “喂!林田茍!這都兩天了,你想好怎么幫我報仇沒?姑奶奶都攢了200塊錢了,就等你辦好事兒請客了!”萬靈兒涂著指甲油,摸著自己的纖纖玉足說道,這次被花柳海綁票,上司賠了她一大筆錢,并且讓她退出了南方娛樂報,這讓一心想干出點事業的萬靈兒心情很不爽,但下海市人生地不熟,想來想去就只有林田茍一個熟人。

    “這幾天忙,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別著急,我說話算話。”

    “我怕你反悔,今天咱們先把飯吃了,正所謂吃人嘴短,到時候不怕你賴賬!”萬靈兒自己對這牽強的解釋都覺得臉紅,林田茍怎么會聽不出來,但他并沒有戳破,而是一口答應下來,沒想到萬靈兒這樣水嫩的妹子竟然喜歡吃香辣牛蛙,對牛蛙這種生物,林田茍一向是敬而遠之。

    看著點菜時一臉難看的林田茍,萬靈兒竟然覺得如此開心,終于讓他吃癟了!“嘿,你說你一個大男人,竟然連牛蛙都不吃!還不如我這嬌滴滴的妹子呢!”

    “你可拉倒吧!你還嬌滴滴,口口聲聲報復人的就是你,牛蛙好歹幫著吃害蟲,你們卻要吃它!你自己點牛蛙,我要個手撕包菜,一碗米飯,就完事了。”林田茍純粹是覺得牛蛙惡心不敢吃,而萬靈兒則抓著這一點不放,真就沒客氣,一鍋香辣牛蛙,加上一盤手撕包菜,和一碗米飯,這次換林田茍徹底傻眼了。

    “我說萬靈兒,你就這么請客啊?全是你愛吃的,真就給我點盤包菜唄?”

    “哎呀!你一個大男人,舍得讓我這個剛畢業的小妹妹多花錢嘛?是不是呀,我的好哥哥~”萬靈兒這句話騷魅入骨,鄰桌的男生忍不住多看了亮眼便被女友拉著耳朵一頓教訓,而林田茍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小妮子不僅胸大無腦,嫵媚的一面也有待開發!

    “噓!你看,誰來了,媽個雞,還真是冤家聚首!”萬靈兒指著門口,花柳海正帶著兩個女人走了進來。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