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召喚大佬 > 第三百三十六章四處的醞釀(上)
    在還沒有被龍族完全統治的古老的森林里,一隊獸人隊伍,正準備做一件大事。

    他們將要···獵龍!

    獵殺這個世界,威風凜凜的主宰者。

    用他們的鮮血和死亡,去挑戰霸主的權威。

    這好似是不自量力的。

    作為西方世界的種族之一,獸人國度同樣受到了龍族的清洗。

    只是和人族的一路潰敗不同。

    獸人雖然也飽受摧殘,但是他們卻依舊擁有好戰與敢戰之心。

    他們從未享受過真正的繁華,所以野蠻賜予了他們直面死亡,且無懼挑戰的決心。

    此時,這群獸人精銳的正前方,正有一頭還未成年的巨龍。

    那頭巨龍顯然還沒有完全意識到危險,在森林里的湖畔嬉戲。

    從他嘴里滴出的口水,已然將原本好好的湖水,變成了帶著劇毒的湖水。

    許多生活在湖里的生靈,全都翻了肚皮,漂浮上來。

    “第一隊,舉盾!擋住!第二隊用長矛···不用淬毒,第三隊準備弓箭,射!”

    樣貌猙獰兇惡的獸人精銳們,鎖定著那頭此刻,仿佛對危險,還沒有多少感知的少年巨龍,毫不客氣的開始準備攻擊。

    吼!

    猛烈的嘶吼之聲,帶著一陣陣的風嘯,狂呼而來。

    那濺落的樹葉,也在這狂嘯之中,碎裂的更加厲害。

    暴風之中,中箭的巨龍的身形急速的閃爍著,雖然他的身軀看著龐大,但是他的速度卻同樣驚人,并未因為龐大的身軀,而變得遲緩。

    他的每一次閃爍而過,都會帶起一片血花。

    獸人們狂怒的吼叫著,凌亂的揮舞著手里的武器。

    勇氣并不能當做實力來使用,除了第一波的偷襲起到了一點點作用之外,之后的交手,他們毫無優勢可言。

    就在此時,原本一個隱藏在人群中的獸人強者出手了。

    他手持一柄巨斧,猛然朝著少年巨龍的頭顱劈砍下來。

    轟!

    這一斧頭重重的劈在了地面上。

    那頭巨龍雖然年輕,但是速度卻很有優勢,在巨斧即將臨身的前一刻,挪開了身體。

    而此時,那獸人強者的力已用盡,新力未生之時,年輕的巨龍在半空之中靈活的扭動。整個的呼嘯而下,一把抓開那個巨漢的脖子,猙獰的大嘴一張。

    咔嚓一聲,獸人強者那碩大的腦袋便從脖子處斷裂,被年輕的巨龍,整個的吞入腹中。

    轟隆!

    三柄重型兵器狠狠的砸在了死去的獸人強者尸體上,將他的尸體打的粉碎。而那原本該和獸人強者的尸體一起粉碎的少年巨龍,卻靈巧的躲開了偷襲。兇蠻的看著這些獸人,渾身的鱗甲一陣抖動,那些遍布全身的骨刺,忽然全都呼嘯著飛了出去。

    每一根骨刺上都帶著濃烈的慘綠之色,很顯然蘊含著極其猛烈兇殘的毒性。

    一根根的骨刺凌亂的飛舞出去,頓時獸人群中,慘叫一片。那些不幸被骨刺擊中的獸人,只是眨眼的功夫,便變得綠油油一片。

    隨后在劇毒之中,化作了膿血,尸骨無存。

    這頭少年龍是魔龍之中,比較多見的毒龍。

    大量同族的死亡,沒有令獸人們后退。

    他們悍不畏死。

    愿意用自己的尸體,為自己的同胞,鋪開一條通往勝利的道路。

    呼喊聲中,一柄柄的厚重、野蠻的兵刃夾雜著猛烈的勁風,封鎖四周,朝著少年毒龍包夾過去。

    少年毒龍雖然年歲不長,但是有傳承記憶,所以對戰斗并不陌生。

    此時他左右閃爍,雙爪扒拉,硬生生的擋住了一連串的攻擊。只是失去了身上的那些骨刺,它身體的防御力也頓時大減,兇猛的重型兵器一下下的砸在它的身上,將它一身的鱗甲都渲染成了血紅色。

    嘴角滴著鮮血,蘊含著猛烈毒性的血液,滴落在地面,將地面腐蝕出一個個大坑。少年毒龍呲牙咧嘴,金黃色的眸子,冷冷的盯著剩下來的那些獸人。

    忽然,從一名獸人的嘴里,開始唱起了古老的歌謠。

    這歌聲簡單、古樸卻又充滿了神秘。

    而在這歌聲中,這獸人的外貌,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他原本只是狼頭人身,直立行走。

    而伴隨著歌聲,他的身體開始變得巨大,原本退化了的肌肉和四肢,變得野蠻且粗壯。

    他匍匐在地,宛如一只野蠻、蒙昧,沒有任何高等智慧的巨狼。

    嗷嗚!

    巨狼一聲咆哮,隨后一馬當先的朝著少年毒龍撲去。

    那些隨同而來的其他獸人先是沉默。

    隨后更多的獸人開始跟著唱起了歌謠。

    他們的身體,都起了變化。

    野豬、巨熊、猛虎、獅豹···。

    野獸化的獸人們,瘋狂的撲向少年毒龍。

    在眾多猛獸的纏斗下,少年毒龍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

    終于他再也無法抵擋,轉過身來,想要逃走。

    “死也要攔住他!不能讓同伴們白白犧牲!”一個未曾變化的獸人喊道。

    徹底退化,化作巨獸的獸人是挽救不回來的。

    這是獸人們無數年來認定的事實。

    那些退化成巨獸的獸人,最終只能作為野獸活著,或是被獵殺,或是終老于蠻荒的山林。

    他們也不再擁有自我。

    大量兇狠的兵刃,夾雜著獸人斗氣,兇猛而又殘暴的落下。

    轟···!

    十幾道獸人斗氣半空中匯集在一處,然后化作了一柄巨大的戰斧,閃爍著可怕光芒的戰斧,就真如遠古神明手中的神兵一般,帶著無邊的威嚴。

    隨著十幾聲整齊劃一的大喝之聲,巨大的戰斧,狠狠的攔截住了少年毒龍的去路,朝著它的全身籠罩掃去。

    渾身的鱗片都炸起來,少年毒龍嘶吼一聲,一顆漆黑之中,閃爍著綠色鬼火的能量球從他的嘴里噴射出去。

    這是龍族保底的龍之吐息。

    空中,龍之吐息與斗氣戰斧碰撞在一處,爆發出一股強烈到無法形容的氣浪。

    隨著氣浪的翻騰,無數的古樹硬生生的被連根拔起,吹到了數十丈外。那些距離較近的古樹,更是有的直接被氣爆震碎。

    翻滾的碎葉和碎木,旋轉在一起,朝著天空之中沖去,在眾多猛獸的嘶鳴與咆哮聲中,少年毒龍的身體,重重的摔滾在地上。

    一名獸人邁著堅定而又沉重的步伐走上前去,然后揮舞著巨刃,砍掉了少年毒龍的腦袋。

    他將少年巨龍的腦袋高高的舉起。

    隨后是一片恍惚和吶喊聲。

    “走!我們將龍的尸體帶回去,狐族的薩滿有辦法將龍血煉化,他會用龍的血肉和骨頭,熬制淬煉身體的湯藥···我們的孩子們,他們會比我們更加強大!”

    “遲早有一天,這片被龍族肆掠、統治的大地,將會重新屬于我們獸人!”率隊的獸人大聲高呼道。

    烏拉!

    烏拉!

    大量的歡呼聲中,幾頭巨型的猛獸,眼中最后的理智即將全都消散,他們不舍的看了一眼部落的方向,然后快速的竄入山林。

    就像那位獸人首領說的那樣。

    只要孩子們成長起來了!

    成長的比他們的父輩更加強大,那么屬于獸人的榮耀,遲早會徹底到來。

    離開了獸人馳騁的古老森林。

    視線不斷的往北。

    極北之地,凜冽的寒風肆意的鞭撻著冰凍的大地。

    突兀聳起,宛如刀鋒一般的山頂,卻有溫熱的泉水,從高處化作不凍的瀑布落下。而也正是因為這瀑布,方才孕育了瀑布之下,一片北地里少有的溫暖之地···較為適合人類居住。

    赤果著上身,露出渾身健碩肌肉的少年,正鍥而不舍的攀爬著山峰。

    逆行著瀑布,似乎是想要到山頂去看一看。

    嘩啦···!

    強大的水流沖擊,還有從四面八方撲來的寒風,化作了強行的鞭子,狠狠的甩在他的身上。

    滑膩的石塊無法完全著力,少年腳下沒有踩穩,從半山腰處掉落下來。

    然后重重的砸入了溫熱的潭水之中。

    “霍列!你又在嘗試了?”

    “泰格老師不是告訴過你,不能繼續冒險攀爬的嗎?”溫熱的潭水畔,似乎隱約有一個村落。

    而一個少女,就站在水邊,對著掉落下來的少年喊道。

    少年猛然從潭水里站起身來,結實的胸膛不斷起伏著。

    雖然還很年輕,卻已經帶著濃郁且強烈的雄性荷爾蒙。

    “我知道···不過滅龍劍仙也說過,只要我能徒手,不借用任何的外力爬上這座山,他便教我屠龍之術。”少年的眼中閃爍著濃烈的意欲。

    強烈的信念還有自信,似乎隨時都在他的身上回蕩。

    他似乎從未懷疑過,自己是否能憑借血肉之軀和自己的雙手,征服那在寒風之中巍峨高聳的高山。

    哪怕這座山,曾經是許多極北之地荒野之民的信仰。

    霍列,一個其實并不普通的‘普通少年’。

    他的母親,是曾經神鷹帝國的公主。

    而他的父親,是已經隕落了的光明之主的三子。

    在他的體內,有著神、人、上古之妖三重血脈。

    不久的未來,他會成為西方人族最為主流的英雄之一,統領著北地之怒軍團,駕馭雪獸與魔龍軍團作戰,被尊稱為‘霍列王’。

    一直到山海真仙穿越為止,他都是象征著人類希望,最輝煌的那幾人之一。

    嗚嗚嗚···!

    嘹亮的聲音,打破了此刻的寧靜。

    村子里的人,無論男女,都飛快的從屋子里里飛奔出來。

    然后大量的重型器械,被迅速啟動。

    遠處···已經能看見數個黑點,正在快速的移動,靠近村子。

    ()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