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全村拆遷沒有我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帝國王座迷人眼
    一會兒你小子跟勞資進宮,你丫的別瞎幾把亂瞅知道不?”

    黑虎王子交待著凌晨。

    “殿下,注意用詞。”

    凌晨憋了半天憋出來一句。

    “扯幾把淡,勞資想說啥說啥,哪頭沙雕敢跟勞資逼逼賴賴。”

    黑虎王子滿不在乎地掏了掏耳shi。

    “喲,那不是虎哥嗎?虎哥早啊!”

    宮門前一個和黑虎王子一樣穿著王子服飾的青年滿臉假笑地跟黑虎打招呼。

    “呵,沙雕黑狗,吃shi了嗎,一大早這么高興?”

    黑虎王子滿臉笑容地朝青年揮揮手。

    “本王子是黑狼!黑狼!”

    黑狼王子假笑堆不住了,氣急敗壞地跳著腳。

    “不都是一回事兒嘛,都是犬科動物。哦,對了,shi好吃嗎?”

    黑虎王子不在意地擺擺手,然后樓住黑狼王子的肩膀往里走。

    “黑虎!wdnmd!”

    黑狼王子比黑虎王子力氣弱點,一下子掙不開,就被摟著往宮門走。

    “蠢比,要和諧,老頭子喜歡我們兄友弟恭,或者你可以嚎得大聲點……嘿,老宋休假回來了?”

    黑虎王子一邊笑瞇瞇地摟著黑狼王子低聲說著,一邊大聲和門口的禁衛統領打招呼。

    “殿下千歲!哈哈,末將回家看了滿周歲的孩子,還得多得隔壁的王通判經常照顧,白白胖胖的,可喜人了。”

    那宋統領樂呵呵地跟黑虎王子嘮著。

    “哦豁……恭喜恭喜啊,那啥,我先進宮,你這……多吃青菜對身體好哈。”

    黑虎王子瞅了瞅宋統領黑不溜秋的臉龐,噎了一下,憋了一會兒才憋出來一句話。

    “謝殿下關懷,末將謹記在心。”

    宋統領憨厚的黑臉透著感激。

    黑虎王子:“……”

    “黑虎,別太囂張,我岳丈可是斗宗強者!”

    路上,黑狼王子琢磨了老久,才擠出來一句威脅。

    “哇,斗宗強者!恐怖如斯!小凌給他看看斗氣。”

    黑虎王子給了黑狼王子一個我好怕怕的表情,然后回頭跟凌晨招呼了一下。

    凌晨點了點頭,手掌心一張,上面有一只螞蚱。

    “什么!居然是斗氣化螞!你居然是斗宗強者!”

    黑狼王子大吃一驚。

    ……

    “噗!”

    張貴一口冰闊落噴了出來,滿世界找衛生紙。

    “這他喵的什么神經病世界?斗氣化螞是什么鬼?”

    張貴一臉不可置信地指著屏幕上的螞蚱。

    “咳,等我瞅瞅……這個斗氣化螞,證明斗氣已經修煉到入微等級,可以模擬極小的動物……這個解釋雖然我也覺得很扯淡,不過這個世界就是這么設定的。”

    呂洞賓聳聳肩。

    “等等,這個世界斗宗強者交手,該不會就是斗蟈蟈吧?”

    張貴面無表情地看向呂洞賓。

    “嗯,我再看看……斗氣化為螞蚱,互相撕咬,通過對斗氣的持續輸出控制維持斗氣螞蚱的存在,此法兇險萬分,敗者會受到斗氣反噬……照這解釋,是這樣沒錯。”

    呂洞賓低頭查了查資料,然后肯定了張貴的猜測。

    眾神&張貴:“……”

    “神秘側的世界,果然難以揣測……”

    ……

    “帝國王座迷人眼,沒有實力別賽臉。走,跟我去給老頭子請安。”

    黑虎王子笑瞇瞇地拍拍黑狼王子的臉,然后親熱地摟著他往前走。

    “這邊你進不去,在門口等我,別亂走。”

    黑虎王子來到一座大殿前,囑咐了凌晨一句。

    “喏。”

    凌晨很自然地挺直腰桿站到一邊。

    “哦,對了,如果我沒記錯,剛才你是不是說,想找我母妃?”

    黑虎王子笑瞇瞇地給黑狼王子整了整衣領。

    “再說一次,我就送你去。”

    黑虎王子手指仿若不經意地摸了摸黑狼王子的大動脈。

    “明白了嗎?”

    黑虎王子還是笑瞇瞇的。

    “明……明白了……”

    黑狼王子嘴唇顫抖著,人也有點哆嗦。

    “好了,一起去見見老頭子,精神點啊!”

    黑虎王子哈哈大笑著拍拍黑狼王子的肩膀,甚是親熱地摟著他進入大殿。

    “大哥,大哥……這位大哥!”

    弱弱的女聲越來越大聲。

    “何事?”

    凌晨目不斜視。

    “您擋著道了。”

    凌晨選擇了不予理會。

    “……您讓讓行嗎?”

    女聲的主人沒有放棄。

    “……”

    凌晨繼續目不斜視。

    “咻!啪!”

    “給臉不要臉啊!耽誤老娘時間!”

    寧小雅隨手提起站在面前的傻大個丟到角落里,然后大步離去。

    凌晨:“???”

    ……

    “嘶……斗宗強者,弱雞如斯?”

    張貴懵懵地指指屏幕。

    “咳,老凌只有斗王級,但是入微能力強,可以越級斗氣化螞而已。”

    呂洞賓干咳一聲。

    “而且‘力大無窮’這個天賦是很吊的,默認就是該世界最有力氣的人,別說斗宗了,斗帝都不可能比小雅力氣大。”

    呂洞賓翻著設定繼續解釋。

    “行吧行吧,反正這個世界的奇葩我有點習慣了。”

    張貴也只能攤攤手。

    ……

    被某個小宮女一招撂倒的凌晨正躺著發呆。

    從小到大,還沒有存在過可以壓制他的同齡人存在。

    這一刻起,他對這位武力上把他碾壓的宮女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喲,小凌你也太幾把懶了,等我都等得躺著了,趕緊起來,打道回府了!”

    黑虎王子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從大殿里出來,打望了一下才看見躺在角落的凌晨。

    “咳……不是……算了,走吧。”

    凌晨爬起來張張嘴,忽然發現不曉得怎么解釋,也就懶得解釋了,反正打小就不喜歡多說話。

    “哎呀,小凌你這悶葫蘆性子要改啊,不然以后怎么撩妹啊?你看我,十三歲的時候都已經閱盡花叢了,全靠我這一張嘴曉得不?”

    黑虎王子想摟住凌晨肩膀,發現太高摟不到,只能改為撫著他的背說。

    “所以,你腎虧。”

    凌晨沉默了一會兒,回了一句。

    “臥槽!勞資什么時候腎虧了?踏馬的勞資一挑十不在話下好不好!不是,一天七次……兩次真沒問題!早上一次晚上一次,我真行,真的……”

    記住手機版網址: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