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帝尊放肆寵:腹黑神醫妃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莫長老的陰謀
    深夜,慕璃月一個人坐在床上,思考著找什么理由回一趟月家,她覺得真相已經離她很近了,只要揭開這一層面紗,她就能想通寒煙的目的了。

    她拿出馭獸笛,輕輕在它上面敲了敲,心里喊道:“小笛,我有事問你。”

    馭獸笛很人性化地打了個哈欠,迷糊道:“主人,你有什么事情啊?”

    慕璃月無語:“你還需要睡覺嗎?”

    馭獸笛又打了個哈欠:“嗯,不知道為什么,最近感覺很累,腦子里總是浮現出很多事情,但等我清醒的時候又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慕璃月詫異道:“你不是器靈嗎?總不會還有傳承記憶這種東西吧?”

    馭獸笛回答道:“呃,我是經過天地靈氣才產生的器靈,是沒有傳承記憶的,但是最近真的很奇怪,我總是會想起一個男人。”

    慕璃月問道:“會不會是你原來的主人啊?”

    馭獸笛微微動了動,似是在搖頭,“不知道,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就沒見過原來的主人。”

    慕璃月覺得有些奇怪,不過這些只能等馭獸笛自己想起來了,她也不清楚,突然她想到寒煙,試著問馭獸笛:“小笛,你印象中有沒有在千年前見過一個女人啊?和你原來的主人關系應該很親近。”

    馭獸笛在慕璃月手中轉了個圈,似是在回憶,“主人,我想不起來,之前原主人的事情太過久遠,我真的不記得了。”

    慕璃月安撫地摸了摸馭獸笛,“沒事,忘記了就算了,不過,你最近如果再想起那個男人,記得告訴我。”她總覺得那個男人很有可能就是月家先祖。

    “嗯,好。”馭獸笛應道。

    第二天晚上,慕璃月剛剛洗完澡準備修煉,突然有人敲門,她打開門一看,是個陌生弟子,“你是誰?”

    陌生弟子沒有回答,只是說:“慕璃月,宗主找你,跟我來吧。”

    丟下一句話,他就轉身向前走了,慕璃月跟了上去,“這位師兄,不知道宗主找我是為了什么事啊?”

    陌生師兄呵斥道:“別問那么多,到了你就知道了。”

    過了一會兒,慕璃月發現陌生師兄帶她走的方向不是寒煙住的那個院子,她心里立刻戒備了幾分,試探道:“師兄,這好像不是去宗主院子的路吧?”

    陌生師兄眼神閃了閃,含糊道:“我知道,是宗主在別處召見你。”

    慕璃月沒再多問,只是暗暗警惕了些,直覺告訴她事情不簡單。

    片刻后,陌生師兄帶著她來到了一處懸崖邊上,慕璃月發現那里站著一個人,赫然就是莫長老。

    那個陌生師兄此時也悄悄地離開了,莫長老轉過身來,看著慕璃月的眼神是毫不掩飾的貪婪。

    慕璃月被他那種眼神惡心了一把,看來莫長老也是沖著馭獸笛來的,她假裝驚訝道:“莫長老?咦,不是說是宗主找我嗎?”

    莫長老蒼老的面龐上笑的連褶子都看不清了,“慕璃月,你應該猜到我讓你來的目的了吧,快把馭獸笛交出來,否則的話……”

    后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但是慕璃月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話,心里毫無波動,面上卻是一片驚慌。

    “莫長老,我已經和宗主說過了,我真的沒有馭獸笛,不是你們說進了無極宗后,我就不再是月家的人了嗎?那我外公他們怎么可能會讓我把馭獸笛這么重要的東西帶走呢?”

    莫長老笑意一僵,聲音陰惻惻的,配合著懸崖處的回音,莫名讓人有種背脊發涼的詭異之感,“慕璃月,你說什么?馭獸笛不在你身上?”

    慕璃月連魔族魔君的墳墓都見過了,現在這種場景根本不算什么,她回答道:“是啊。”

    她聲音有些委屈:“莫長老,難道無極宗招我進宗的原因是為了馭獸笛嗎?不是真的看中了我的才華?”

    莫長老陰鷙的目光死死地盯著慕璃月:“我不信,我親眼見到過你用馭獸笛控制玄獸群作戰,你休想騙過我,將你的空間戒指交出來。”

    慕璃月抬頭看著莫長老,質問道:“莫長老,為什么你和宗主都想要馭獸笛?難道無極宗作為管理整個南洲的宗門,就是這么強搶下屬家族之物嗎?”

    莫長老聞言,眼皮一抽,大喝道:“慕璃月,不許胡說八道,誹謗宗門。既然你已經是無極宗的弟子了,那宗主讓你怎么做,你就必須怎么做,宗主讓你將馭獸笛交出來,你就必須立刻交出來。”

    慕璃月真是被這么無恥的宗規搞得無語了,不知道為什么寒煙這樣說的時候,她還沒有很反感的感覺,而莫長老這么一說,她就覺得被惡心到了。

    難道是因為寒煙是個大美人,莫長老長得又老又丑的緣故?

    在慕璃月又開始思想開小差的時候,莫長老直接朝她的手襲來,目的是為了她手上戴著的空間戒指。

    慕璃月身影一閃,避開了他的偷襲,罵道:“莫長老,你這么大年紀居然偷襲我一個晚輩,要不要臉了?”

    莫長老臉色漲紅,好久沒有人敢對他這么無禮了,上次是月家的人,這次還是月家的人,他對月家完全沒有好感,要不是不敢違背宗主的命令,他早就帶人將月家鏟平了。

    他眼里閃過一絲殺意,下手毫不留情,“剛剛我還想留你一命,但是現在,你去死吧!”

    慕璃月拿出鳳舞劍,擋住莫長老的攻擊,突然莫長老放出了一只七星紅焰狼圣獸,“紅焰狼,殺了她。”

    紅焰狼口中吐出一團金黃色火焰,瞬間就將慕璃月包裹在了火焰中間,想要將她燒成灰燼。

    就在莫長老得意的時候,突然那團火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變小,像是被什么東西吞噬了一樣。

    等到火焰消失后,他就看見慕璃月手掌心有一團金紅色火焰在跳動,他似乎還聽到那團火焰打了個嗝,有種吃飽喝足的滿足感。

    慕璃月看向紅焰狼,“紅焰狼,再來點火唄,我家小天還沒吃飽呢?”她口中的小天就是九荒虛天焰。

    紅焰狼雖然不能口吐人言,但是能聽懂人類的語言,被人這樣挑釁,它憤怒地大吼了一聲,又朝著慕璃月噴了巨大的一團火焰。

    慕璃月站在原地動都沒動,她對著掌心跳動的金紅色火焰說道:“小天,你的食物來了,去吧。”

    話音剛落,九荒虛天焰自動朝紅焰狼吐出的火焰飛去,半空中出現一道虛影,它張口嘴巴,將紅焰狼吐出的火焰吞了下去,然后又打了個飽嗝。

    九荒虛天焰歡快地飛回了慕璃月的掌心,還在她手心中蹭了蹭,似乎在說它這下真的吃飽了。

    慕璃月笑了笑,將它收進體內,看向莫長老:“莫長老,你這只圣獸除了會噴火,還有其他才藝嗎?”

    莫長老被她這囂張的語氣差點氣的仰倒,他惡狠狠地盯著慕璃月:“死丫頭,看來是我小瞧你了,居然還有異火這種寶物。”

    說著,他眼里的貪婪比剛剛更多了幾分,沒想到慕璃月一個從低等大陸來的人,身上居然有異火,那會不會還有其他寶物呢?

    想到這里,他有些興奮,“慕璃月,如果你肯將馭獸笛、異火和你身上其他的寶物都交出來,我今天就饒你一命。”

    慕璃月伸手掏了掏耳朵,不耐煩道:“莫長老,我說你是不是年紀大了,記性也差了,這些話你剛剛才說過一遍,居然這么快就忘了吧?”

    莫長老冷哼一聲:“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就不客氣了。”

    他朝紅焰狼喊道:“紅焰狼,給我撕了她。”

    在紅焰狼朝慕璃月撲過去的時候,一團白影從慕璃月身上飛了出來,慕璃月退到一邊,看向半空中。

    莫長老一驚,下意識也看向半空中,發現只是一個毛茸茸的小獸,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慕璃月,這么個小家伙,你也敢放出來,紅焰狼,一腳踩死它。”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自從團子出現后,紅焰狼眼神充滿了恐懼,盯著團子小小的身子,紅焰狼巨大的身體居然在……發抖。

    慕璃月將紅焰狼交給了團子對付,她拿著鳳舞劍,直接大喝道:“妖靈舞。”

    周圍風聲比剛剛更大了些,還夾雜著一些詭異的聲音,在空曠的懸崖邊上更是增添了幾分驚悚感。

    莫長老反應很快,他手中多出一把長戟,打散了慕璃月的劍影,他揮舞著長戟,朝慕璃月刺了過去。

    轉眼間兩人過了幾十招,地上塵土飛揚,兵器碰撞聲不絕于耳,奇怪的是這么大的動靜,居然沒有引來其他人。

    慕璃月想到,莫長老既然敢故意讓人引她來這里,怕是早就已經布置好了,不會讓其他人發現這里的情況,那她就放心了。

    “你居然隱瞞了修為!”莫長老剛剛就覺得哪里不太對,可怎么也想不起來,但現在他發現了,能在他手下游刃有余地走過幾十招的人怎么可能是玄尊初期的修為呢?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