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外道魔祖 > 第361章 被拋下
    五天后。

    烏針正拿著一本殷洪留下來的封神演義仔細的閱讀著。

    突然,一聲驚呼從旁邊傳了過來。

    “有人來了!是御靈宗的人!”

    那是余修宇。

    他正專心致志的關注著眼前的超大顯示器。

    而那上面,正顯示著無數細小的畫面。

    當烏針放下了書好奇地轉過頭來的時候,他右手輕指,點開了其中一個畫面,將之放大了開來。

    眾人望去,只見白虎仙域的西面,一處赤紅壁障正閃耀著一道巨大的光圈。

    無數身著黑白道袍的身影正從那道光圈中鉆出!

    很快,他們便是陣列在茂密的雨林中,警惕的望向了四周。

    “怎么辦?出口就在眼前……咱們要不要……”

    梧桐鎮人眼神明亮了起來,試探性的望向了余修宇還有煙。

    “可是殷洪怎么辦……我們總不能將他丟在這里吧?”

    煙有些猶豫。

    他知道,以他們這些人的戰力,只要不與御靈宗的人正面沖突,一定可以突破重圍,逃離這里。

    可是,離開了殷洪,他一樣逃不過毒發之險。

    那么,逃離這里又還有什么意義?

    “殷洪?他那么能,你管他做什么?”

    梧桐真人冷冷的道。

    他明顯無法理解煙的苦衷。

    “我也覺得殷洪自己應該沒有問題。沒準對于他而言,咱們才是真正的累贅。你別忘了,他可是還有著那種能夠神出鬼沒的法術來的。”

    余修宇沉思了片刻,同樣是點了點頭說道。

    而說完,他便是望向了旁邊的刺猬妖,顯然,是想要征求他的意見。

    “要走的話,你們走吧……我會留下來等殷洪。”

    烏針搖了搖頭,一雙小眼睛帶著些許掙扎。

    “那正好。你留在這里給殷hóngchuán到口訊,就說咱們出去之后一定會想辦法來救你們!”

    梧桐真人連勸說烏針的興趣都沒有,直截了當的說道。

    “煙。走吧!梧桐道友說的沒錯,只有出去之后,咱們才好想辦法搭救殷洪。”

    余修宇轉向了唯一還帶著些許猶豫的煙。

    煙再次陷入了沉默。

    殷洪給他的解藥還能用兩個月。

    兩個月的時間,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搭救殷洪脫困的辦法。

    不過他又覺得,繼續將賭注壓在殷洪一個人的身上,也著實有些不妥。

    御靈宗的人不可能一直維持那條通道的開啟,而一旦錯過了這次機會,他們可能就將被永遠困在這里了。

    最重要的是,殷洪下的毒,或許能在外面找到解除的辦法。

    但繼續呆在這里,他們根本沒有什么希望可言。

    “那就……走吧!”

    終于,在望了一眼身后的石門之后,煙做出了決定。

    梧桐真réndà喜不已,當即收拾行裝,離開了地洞。

    透過監視系統,烏針可以輕易的看到他們穿過雨林,潛伏于光罩邊界,默默地等待時機。

    烏針不禁有些遲疑了起來。

    此時他若跟上去,應該還有跟他們一起逃走的機會。

    可是,他還是有些信不過那群人類。

    因為這段日子的相處,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們對于自己的蔑視。

    人類天生便看不起妖。

    除了殷洪這個異類。

    “等吧!反正當初在人陣之內也熬過那么多年了。而且那所謂的暗主似乎也并不認識我,只要隱藏不出,等他殺了殷洪他們,我也就安全了。”

    猶豫半晌之后,烏針這樣想道,一顆心,也終于是安定了下來。

    而另一邊,在進入了這片世界之后,御靈宗之人便是直取向了白虎仙宮。

    這帶路之人,正好就是當初逃走了的那個御靈宗的金丹。

    而除了他之外,隊伍里還有著一個非常惹眼的青年。

    他一身花花綠綠,就連頭發,都是紅紫相間,不過,最怪異的其實還要數他的背后。

    ——那里,竟然是生著一雙五光十色的翅膀!

    很快,他們便是穿過了前庭,然后進入了仙宮大殿之內。

    而后,見到了那一副玄奇無比的壁畫。

    “就是他!就是他殺了塑印子師兄他們!這賊人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在此逗留,連陣法都不布置!”

    透過光幕,領頭的金丹一眼便看見了正盤坐在壁畫內里的暗主等人,驚怒的大叫了起來。

    然而聽了這話,那背生雙翼的青年卻是搖了搖頭:“你錯了。這層壁畫其實就是最強的防護了。”

    “壁畫?就這個透明到能看清楚內部情況的玩意,能有多強?”

    另一個御靈宗弟子不禁質疑的道。

    背生雙翼的青年沒有說話,只是單手一指,發出了一道七彩劍影。

    這道劍影看似脆弱無比,碰到光幕之后便是瞬間反彈了回來。

    然而,當它們觸碰到了周圍的墻壁,卻是如同穿過豆腐一樣的穿刺了過去!

    “嘶!竟是連塑光師兄的‘七彩玄光劍’也無法穿透?”

    之前提出質疑的御靈宗弟子不禁倒吸了口涼氣。

    而也就是在此時,光幕之內的暗主乍然睜開了雙眼,如電般掃視了過來!

    “又是你們這幫雜碎!看來之前的教訓,你們還沒有吸取。”

    暗主淡淡的開了口。

    他話音悠遠,仿佛暮鼓晨鐘。

    “閣下。說話不要太沖。你恐怕不知道我‘御靈宗’這三個字代表著什么!”

    背生雙翼的青年,也就是所謂的“塑光”師兄,皺起了眉頭,冷冷的說道。

    “御靈宗?呵呵呵呵……當年本座縱橫北荒的時候,你們御靈宗還不過是一個九流宗門。現在,你居然膽敢用‘御靈宗’來恐嚇我?”

    暗主笑得更加諷刺了。

    “大言不慚。列陣,匯聚所有妖獸之力,給我轟開這曾光幕!”

    塑光憤怒的揮動長袖,下達了命令。

    倏然,所有御靈宗弟子手捏法印,召喚出了自己的所有靈獸。

    它們腳下出現一道道暗紅色的符文,彼此勾連,然后匯聚為了一只巨大的灰熊光影。

    “大地魔熊?呵呵呵……”

    面對這一切,暗主笑得更加的諷刺了。

    隨后,他竟是不再理會外面的這些人,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繼續起了自己那神秘而詭譎的儀式。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