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命當爭 > 第545章 深夜長談
    保家齊取笑了顧松兩句,然后就問他:“你打算什么時候過去?”

    顧松答道:“梨湖大會上,我會先私下里和一些人透露這個想法。然后,我初步計劃的,是六月或者七月過去。”

    “六七月……”保家齊沉吟道,“那時間還早,回頭我安排研究一下,有沒有好的切入點。你先仔細說說,你這個排頭兵,準備怎么做?”

    “元老,接下來這些話,我也就是且說說。”顧松先賣了個乖,然后認真說道,“很快,咱們就需要直面霸主的壓制了。咱們老祖宗就將就合縱連橫,我看不到那么大,但也知道利益是硬邦邦的。”

    “當今,咱們是在努力提升制造業實力,憑借龐大的國內市場和積極開拓的國際市場,實現了連續很高的增長率。這些已經開拓的國際市場,也還需要更難以斬斷的合作關系,去穩定下來,避免在將來的沖擊里,又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被關閉了。”

    “和咱們一樣,印尼和澳大利亞也是一樣需要這樣。十年前的危機,印尼的主權信用評級被降到了Junk  Status垃圾級,這些年他們制造業的發展放緩,經濟增速也不行了。澳大利亞人口基數小,勞動力成本還非常之高。但這兩個國家,都有豐富的資源。我想,我作為排頭兵的話,就去嘗試和南太平洋地區先建立一些合作關系。”

    顧松停頓了一下,然后就說:“去年梨湖大會后,當時和您提到的,我們正在攻關的一項納米碳材料制備工藝,現在已經完成了。這項工藝,可以把經過特定工序粗加工之后的木材,制備成能用在諸多尖端領域的納米碳材料。我想,這些原材料制造,是可以放在印尼、巴新、所羅門群島去做的。”

    “至少在3到5年內,這項納米碳材料的制造工藝,在華國。他們所生產的那種木材原料,只能銷往華國。這是一根線。”

    “第二根線,梨湖大會上,我與愛國者合作的一款基于人工智能初步應用的特種機器人會展示出來,西川的人工智能工業園也在開始布局將來的工業機器人行業。那么在未來,同樣至少3到5年內,華國的機器人制造會有非常龐大的金屬和各類材料需求。那邊的礦產和石油橡膠資源豐富,如果我們能提供一些機器人材料需求甚至生產工藝,也會是一條很穩固的線。”

    “再第三根線,就是我說的那個虛的,生物制劑方面的。”

    顧松笑道:“這幾樣東西,都是面向未來的,是華國在技術上領先的。當然,與此同時,印尼這種擁有龐大國內人口的國家,對借助移動互聯網進行彎道超車、借助通信技術的提升進一步加強他們對分散的島嶼國土的掌控力這樣的事情,應該也是非常感興趣的。”

    保家齊的疲憊都有些消失了,快速地思考著顧松提出來的這些想法。

    所羅門群島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它們的實力本來就在后面,這個不用擔心。

    印尼和澳大利亞,有一個共同的特征,就都是幅員遼闊、資源豐富。

    而他們各有各的問題。

    印尼同時也是人口大國,但分布在以五大主導為核心、總計17508個島嶼之上。整個社會,分化的問題很嚴重。

    與華國相類似,印尼曾經持續了很長時間的快速增長,這得益于印尼人口的長時期內較快增長且年輕化。印尼的內需,既受益于人口存量的消費升級,又受益于源源不斷的人口增量,這是它的獨特之處。

    但和華國不同的是,印尼在國際市場上,則開拓得不夠。

    不是不想開拓,而是有心無力。

    從事不了高端制造業,中低端制造業所面臨的對手太強勁。而且,印尼自身的自然資源情況,也很難發展好的制造業。

    出于降低成本的考慮,現代工業通常大規模的集中在某一特定區域。這種特征決定了,印尼那些支離破碎的小平原,基本上很難形成大規模產業鏈。而唯一以低地平原為主的核心主島爪哇,面積不過區區13萬平方公里——僅憑這點子地盤,顯然不足以將擁有準大國體量的印尼帶入現代化。

    而最后,印尼的氣候也限制了其工業的發展。印尼國土位于赤道南北兩側,終年受赤道低壓控制,境內絕大部分地區屬于熱帶雨林氣候。這種高溫多雨的氣候條件,對于農作物生長來說或許是個福音,但對于現代工業制造,則是個大大的麻煩。

    因此,印尼的制造業想要特別好地發展起來,難度很大。

    澳大利亞則不同,它幅員遼闊資源豐富,但人口卻很少,僅僅只有2000余萬人。在很快發展到發達國家行列之后,高福利、高薪帶來了高昂的勞動力成本。所以至少在現在,人口少反而成為制約它發展的一個因素。

    華國經濟的飛速發展,本來就對澳大利亞的鐵、煤等礦產資源需求巨大。

    而機器人……尤其是工業機器人……澳大利亞肯定是非常心動的,畢竟有可能用來彌補人口少的短板。

    與此同時,印尼如果能開拓出華國這個巨大的市場,也是一個增長點。

    保家齊這下是真的很上心了。

    顧松說得沒錯,為了將來的變局,國內的產業基礎是已經在做好準備了。但在國際形勢上,多拉些幫手,或者至少讓一些國家保持中立,也至關重要。

    這不僅是關系到將來說話分量和影響力的事,也是讓經濟發展不受太重制約的事。

    畢竟現代經濟的發展,所依賴的市場規模跟以前相比,要龐大得多。

    從原料的進口,到產品的出口,哪一頭都不能少。

    保家齊花了有一會的時間,才捋好了這一些頭緒。他本來只是想著,到時候安排一下部級的出訪,讓顧松隨行的。

    現在看來,似乎戰略上需要更重視一些了。

    具體怎么加強經濟、外交、文化甚至防務方面的交流,那得需要更有分量的一次出訪。

    他輕輕按了按太陽穴,對顧松說道:“這樣吧,明后天我看看,安排一個會議。到時候你也參加,一起商議一下。”

    顧松點了點頭起身:“那元老您早些休息,耽擱您時間了。”

    保家齊擺了擺手:“別瞎客套了。你也先整理一份材料出來交給小童最好。”

    “這個簡單,我明天一早就送過去。”

    保家齊起身笑道:“那個傾國傾城的女間諜,你怎么不交給安全部門去處理?舍不得?”

    顧松知道他不只是開個玩笑,忙說道:“她供出來的信息已經都交過去了。這說句私心,她說出來的東西,算幫了我一次。而且,我對她有一些好奇。我還真的是挺想知道,她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保家齊搖頭嘆道:“隨你,反正是在海外發生的事,你要真交過來,萬一對面發照會過來交涉,還不好說。自己注意分寸。”

    顧松點了點頭:“我清楚的。一定好好關押!”

    這回,他才是真的從樞海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他看了看燧石島上的情況。

    華交集團的高管讓新來的總監和葉北辰交接好工作之后,已經帶著他回國了。

    簡玉書還在居中指揮,讓管櫟和趙野先安排好全導的安防。

    與此同時,也有密集的大批量物資和工人正在源源不斷進場,準備加快機場、發射場、無人制造工廠和島上的其他基建。

    在這片熱火朝天的場面里,惟獨西雅被軟禁的那一棟小樓是安靜的。

    西雅平靜地看書,看海,睡覺。

    顧松有點摸不著頭腦:這如果還有大計劃,那真的是頂級演技了。

    她交代出來的秘密,不僅讓自己快速唬住了艾薩克·索馬雷,更是會讓霍華德和羅伯特那邊摔一個不小的跟頭。

    如果還真有后續計劃,羅伯特安排了什么局?

    顧松想起保家齊的叮囑,這特么的會不會好奇害死貓啊?

    搜狗閱讀網址: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