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甩牌 > 第62章
    小孩吃什么東西都喜歡湊熱鬧,估計是有點餓了,竟然想把剩下的幾個脆餅都放在碗里。

    這又被小孩的媽媽阻攔了,說他一點禮貌都沒。

    小孩有些不高興,想把筷子一扔,然后甩手走人。

    而后慕慕還是把剩下的2個脆餅夾給了小孩,放在了他的碗里。

    “讓他吃。”

    劉權看脆餅就那么幾個,而后大喊了一聲:“服務員。過來一趟。”

    一個中年女服務員走了過來,笑著說:“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忙?”

    “這個餅再來幾盤,一盤那么少,怎么夠吃?”劉權有些埋怨。

    “要來幾盤?”服務員問。

    “來二三十個吧。”劉權吩咐。

    慕慕和小孩的媽媽阻止道:“不需要那么多,吃不完。”

    “要不再上兩盤。不夠的話,隨時加都行,反正這個隨時都有的。”服務員說。

    劉權望了下慕慕,還有小孩的媽媽,見她們點頭了,才開口:“行,趕緊送來。”

    “馬上過來。”服務員小跑著去了一樓的廚房。

    劉權覺得很尷尬,這第一次請慕慕吃晚飯,可誰知道這脆餅這么少。而且價位還不便宜。

    菜單上的圖畫滿了脆餅,可這上來就只有六個,平均下去,這塞牙縫都不夠,還好這上菜比較快,要是時間久,真是把人急死。

    “MD,這家店怎么那么坑,還說是做小吃起家的。”劉權帶著一絲憤怒。

    小孩的媽媽為了化解尷尬,說:“圖片與實物不符,退貨。”

    這和網購相互比較了起來,慕慕卻笑了起來:“呵呵!”

    笑過之后,服務員匆匆得端來了兩小盤蓮藕脆餅。

    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上,小孩看到了,又搶著要,他的碗里還有一個沒吃,這真是看在碗里的,想著盤里的,小孩的媽媽則罵了他一句:“在不聽話,不要你來了。”

    “我的冷了,不好吃。我要熱的。”小孩終于想到了一個借口。

    小孩的媽媽把他碗里的夾了出來,重新從白色的盤子里夾了一個給他。

    看的出來,小孩被寵壞了。

    不知道為什么,慕慕突然有一種很畏懼戀愛的心理。帶小孩,實在是累人。

    這頓飯下來,完全都是圍著小孩轉。一下說燙了,一下說辣了。

    ……

    本來想讓慕慕能夠好好享受一頓晚餐,有一個小孩在折騰,吃了幾個蓮藕脆餅,喝了點湯,感覺就飽了,眼看桌前那么多菜還沒動筷子,為了應付下,勉強的撐下去。

    這一頓飯,吃的不是特別有感覺,本來想好好的享受一番,有點被小孩攪黃了。

    本來沒什么胃口,小孩的媽媽不停的給慕慕夾菜。

    后來實在吃不下去了,都拒絕了。

    還好,跟前的菜,都不是慕慕點的,要是她點的,不怎么動筷子,肯定會讓人有想法。

    慕慕實在吃不下了,只好眼睜睜的看著碗里的,而后等待他們吃完。

    吃了將近個把小時,看到劉權拍了下肚子,看在跟前的菜,都被小孩的媽媽消滅的差不多了。

    這才想著回去。

    “差不多,吃好了吧。阿姨!”慕慕問。

    “吃的差不多了。”小孩的媽媽說。

    “接下來去唱歌,還是去哪里玩?”劉權問。

    “要不回去了吧。”

    慕慕有點不想去,這小孩在身邊,能玩到什么,雖然小孩的媽媽嘗嘗把訓斥的話掛在嘴邊,可小孩根本就沒聽到一樣,根本就不怕她,只要小孩一哭,孩子的媽媽就心軟了。

    遇到這樣的小孩,到哪里去都玩不到什么。

    “時間還早。出去溜達一下。”劉權也知道這一頓飯,被小孩給攪黃了,因為他吃得也不是挺帶勁,在桌面上也不好多說什么。

    但他第一次見慕慕,這沒有小孩的媽媽陪伴,感覺有點不太好意思。

    不過在怎么不好意思,也就是這么一回,以后都不需要讓小孩一起出來玩了,小孩太磨人。

    “回去吧。現在時間不早了。我曬了很多東西,都沒收回來。”慕慕不想去了。

    “你表哥,不是回來了,讓他收拾下。”小孩的媽媽說。

    “我還沒回去,他肯定不會回去的。剛才還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讓回去了之后,再給他打電話。”慕慕找了一個借口。

    已經見過了劉權,吃了一頓飯,也就差不多了,如果再吃下去,這就會讓他覺得很鐘情于了他。花費他越多的錢,越會讓他誤會。而且到最后,估計很難還。

    有的時候不是錢就能解決問題的,這欠下太多的人情債,不好還。

    “還早。玩會嘛。”小孩的媽媽說。

    劉權只是看著,笑著,并沒說什么。

    “我真的要回去了,要不我打車回去,你們去玩吧。”慕慕這次鐵了心要離開。

    劉權見她要離開,或許是因為跟前的小孩太磨人,只好說:“我送你回去吧。回到附近轉也行。”

    “你忙的話,就不需要送我們了。我和阿姨打個車回去。”慕慕說。

    劉權有點不舍,于是說:“送你們回去,我也順路。”

    大家站了起來,而后拿著行李,朝著一樓走去,劉權在二樓收銀臺口結了賬。

    而慕慕和抱著小孩的阿姨則在一樓的門口等著。

    此刻的小孩爬在了阿姨的肩膀上睡了,剛才還在吵吵鬧鬧,這一下子就睡著了。

    慕慕看到了小孩睡覺了,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安靜了。

    本來身體剛好恢復,遇到這么調皮的小孩,耳朵都快要震聾了。

    在門口站了一會,見劉權從二樓下來了。

    見小孩睡覺了,輕聲的說:“阿濤,今天好調皮。”

    “要是在他爸爸面前這樣,早就被打了。”小孩的媽媽說。

    “他好像一點都不怕你。”慕慕說。

    “沒辦法。我的心比較軟,可能是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比較了解生孩子多么不容易。”小孩的媽媽說。

    “聽你這么說。我都有點害怕結婚了。”慕慕開玩笑道。

    小孩的媽媽又解釋道:“也沒你想的這么復雜,有小孩,還是比較幸福的,無聊的時候,可以逗逗小孩。”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