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近身狂婿 > 第九十五章 夢里什么都有!
    楚云剛回市區,就接到老板薛朝青打來的電話。說是有公務要談,讓他盡快回公司。

    楚云這人好說話,只要老板的要求合情合理,他從來不會拒絕。哪怕他本來是想找小姨子喝下午茶增進感情的。

    剛進縱橫,杜青就迎了上來,訕笑奉承,態度殷勤:“楚總,霍英正那小子沒惹你不高興吧?”

    楚云斜了杜青一眼,消息收的倒挺快。

    “沒有。”楚云進了電梯,隨口問道。“薛總找我什么事兒?你知道嗎?”

    “我哪能知道。”杜青聳肩道。“姐夫剛從外地回來就找你,應該有急事。”

    楚云有點虛。

    難道裝過頭了,老薛覺得壓力大,想把我炒了?

    來到總裁辦公室,杜青幫楚云推開門就撤了。更讓他心里發慌。

    “回來了?”薛朝青起身招呼道。“來楚總,喝杯茶,我剛弄到手的茶餅。三萬一兩呢,貴的離譜。”

    楚云敷衍地笑了笑,心里沒底。

    入座喝茶,他端詳著薛朝青的表情。嗯,明顯有點不對勁,一看就有心事。

    “老薛,有事就說,我手頭還有不少工作要處理。”

    先裝一波勤勞苦干試試水,真要扭轉不了局勢再翻臉。楚云心中有了全盤計劃,心神漸漸穩住。

    “也沒什么大事。這段日子我不是忙嘛,也沒跟楚總溝通交流下。”薛朝青遞給楚云一杯茶。微笑道。“正好今天下午有空,咱倆喝喝茶,聊聊天。”

    楚云愈發狐疑,吃準了薛朝青滿肚子壞水。

    “楚總。最近縱橫業務全面開展,光影視項目就七八個。就連您這藝人部總監都焦頭爛額——”薛朝青猶豫了下,問道。“楚總,您會不會覺得太累?”

    來了!

    這是用委婉柔和的法子勸退自己呢?

    太忙太累,那肯定就是吃不消啊。

    吃不消,就把位子讓給挺得住的人!

    “薛總,瞧您這話說的。”楚云一臉嚴肅。“公司正是開疆擴土之際,我貴為藝人部總監,自然要與公司共進退。忙點算什么?我要對得起工資,對得起薛總的賞識和信任不是?”

    工作丟不丟,對楚云個人來說無所謂。反正他這軟飯吃成鐵飯碗,將來衣食無憂。可岳父母啊陳秀玲啊,包括小姨子蘇小小不好對付。

    他們要知道楚云沒了工作,肯定又要大發雷霆,將他一通訓斥。罵他爛泥扶不上墻。

    再者,有這工作還能幫襯點蘇明月,也不是壞事。

    綜合一看,他挺不想被炒魷魚,淪為跟蘇振南一樣的待業人員。

    “其實楚總拿的工資真不高。”薛朝青有點為難道。“咱們縱橫光一個部門經理的工資,就高達八十萬。您這總監拿五十萬年薪,太說不過去了。”

    楚云石沉大海。覺得薛朝青分分鐘要開刀。

    “錢多錢少無所謂,最重要是工作環境好,做的開心。”楚云抽了口煙,神情凝重道。“薛總,您太小瞧我了。”

    完了。

    話都說這份上了。薛朝青肯定心意已決,要把自己踢出縱橫。

    可薛朝青卻陷入了沉默。

    他喝光杯中茶,想了很久,方才試探性地看了楚云一眼:“楚總,我有個事兒想跟您商量下。就是不知道您怎么想。能不能接受。”

    楚云暗罵:你他媽要敢炒魷魚,老子一壺滾水就潑你臉上!

    “說。”楚云裝腔作勢,故作鎮定地放下茶杯。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覺得楚總屈居藝人部總監,大材小用了。”薛朝青緩緩說道。

    “所以呢?”楚云目露兇光,殺機必現。

    “您稍等。”

    薛朝青站起身,跑到辦公桌拿了一份合同。然后遞到楚云面前:“楚總,這是擢升您為縱橫副總裁的委任書。”

    說罷,他雙手發抖地掀開前幾頁,將底層的合同推到楚云面前:“這是我親自擬定的股權割讓書。只要您接受副總裁職務。這份割讓書立刻生效。您將成為縱橫股東,并獲得百分之二的股權。按照縱橫目前的市值,兩個點的股權大約四千萬。當然,這只是目前的行情。一旦縱橫項目做起來,市值飆升,您的身價也將會水漲船高。”

    說完,他小心翼翼地望向楚云。心情緊張得要死。后背都快冒汗了。如更年期婦女,一陣一陣的焦慮燥熱。

    楚云抽煙的動作頓了頓,眉宇間閃過異色。

    咝咝。

    他咬住煙頭,狠狠抽了兩口。然后抬眸,注視著表情復雜的薛朝青:“薛總,你把我楚云當成什么人了?拿錢侮辱我的人格?挑釁我的道德底線?覺得我楚云見錢眼開,唯利是圖?”

    “楚總,您誤會了——”

    砰!

    楚云左手茶杯摔在桌上,茶水飛濺:“公司正是用人之際,業務呈井噴上升之勢,你拿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套牢我。說到底,就是不信任我?怕我撂挑子跑路。是嗎?”

    “不是的——”

    “你還敢狡辯!”楚云怒目圓瞪。

    “好好。我不狡辯。”薛朝青舉雙手投降。“楚總,那您的想法是什么?其實這只是我粗擬的合同,細節還是可以談的。”

    “有談的必要嗎?”楚云不快道。“我現在就算要求漲點工資,都覺得是對自己人格的侮辱。是趁火打劫。是見利忘義!”

    薛朝青咽了口唾沫。恍惚間生出一個錯覺:公司究竟是我的,還是他楚云的?

    沉靜了會,薛朝青試探問道:“那楚總,縱橫副總裁的職務,您接受嗎?”

    “我當然接受!”楚云挑眉道。“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是我心中排名第一的座右銘!縱橫需要我,我當仁不讓!”

    “那股權割讓這塊——”薛朝青繼而問道。

    “不必了。”楚云大手一揮。“薛總你還不了解我?我有賺錢的壓力?沒錢我不會找老婆要嗎?”

    薛朝青抽了抽嘴角,深以為然。

    楚大官人您軟飯硬吃,還真沒賺錢方面的壓力。

    “再怎么說——也得幫您提一下年薪。畢竟是副總裁,收入得配得上您的身份。”薛朝青有點恍惚。見過克扣工資壓榨員工的老板。還真沒見過往死了給員工漲工資的。人家不要,他還不踏實。

    “意思下就得了。”楚云擺擺手。對茶幾上那三萬一兩的茶餅更感興趣。

    “那就隨便給點?”薛朝青試探道。“年薪五百萬?”

    撲哧!

    楚云一口滾水噴出來,怒視薛朝青:“你有病嗎?你錢是大風刮來的?”

    薛朝青滿頭黑線,顫聲道:“那就三百萬?”

    “一百萬吧。”楚云擦了擦嘴角,皺眉道。“再多我立刻辭職。”

    小小學舞蹈挺費錢。便宜的老師一堂課三五百也有,貴的三五千都打不住。小小懂事,找最便宜的老師,靠這些年攢的零花錢支撐。

    一百萬夠給小小找最好的老師了。

    喝著茶,楚云掏出手機給正在午休的蘇小小發消息:“小小,晚上法國大餐,我請。”

    叮咚。

    被吵醒的蘇小小起床氣很大:“夢里什么都有。滾。”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