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魂氣世界 > 魂氣大陸 第七十一章:合適的修煉環境
    “徐劍!這種背后偷襲的卑鄙手段你也能做的出來?虧你還是四大家族的子嗣!”

    這道突兀的聲音,在議論紛紛的人群中,異常的刺耳!

    徐劍剛喝退李華武的同伴,如今聽到這背后傳來的聲音,九階魂者的氣勢,毫無保留的四散開來,朝著身后的那道聲音之處傳去。

    “肖戰!你說什么?!”

    隨著魂力的澎湃涌動,徐劍也是緩緩的轉過身來,目光兇狠的盯著肖戰。

    不過,他那深厚的實力和背景,對普通人可能還有作用,但是對同為四大家族的肖戰來說,卻沒有半點威脅。

    “哼!小白臉,這種背后偷襲的勾當,也只有你這種小白臉,才會干的出來!”

    肖戰冷哼一聲,體內同樣是魂力涌動,同為九階魂者的他,對方的氣勢壓迫,根本就對他毫無作用。

    聽到肖戰的話,徐劍氣的是渾身顫抖,那是一種氣到極點的舉動,渾身戰意涌動,眼中滿是怒火,對方一口一個小白臉,聽在他的耳中是異常的刺耳。

    “肖戰!不服的話就上來,別只會耍嘴皮子!”

    目光一凜,聽到徐劍的話,肖戰等的就是對方這句話。

    當下冷哼一聲,雙腳一踏地面,就躍上了擂臺。

    “來就來!難道我肖戰,還怕你這個小白臉不成?”

    徐劍此時已經氣到不行,見到肖戰踏上擂臺,也不去理會對方的話,渾身的顫抖猛然止住,運轉魂力,朝著對方就疾射而去,手中的長劍寒芒微閃,一出手便是黃階高級魂技,想要讓肖戰,為自己說的話付出代價。

    遠處的看臺上,除了司徒皓男兩兄妹看著擂臺上打在一起的兩人之外,謝童的目光,始終停留在遠去的柳媚身上,長袍下的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眼中也滿是憤怒的怒火。

    與之相反的,則是一旁的葉倩,雖然也是看著遠去的柳媚,不過雙眼之中的神色,卻是有些失落,還有一些嫉妒的意味。

    乾瑯宗的后山,完全就是沒有被開發的山林,除了那一條崎嶇無比的山間小道之外,四周也是荊棘叢生,此時李韜的長袍,都被劃了好幾道口子。

    “嗯?”

    李韜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突然在靈魂感知里,感覺到身后的異動,隨后腳步連踏,躍上了一旁的樹枝上,等著對方的到來。

    “這小妮子,跟著我來做什么?”

    上到樹頂之后,李韜心里有些奇怪,不知道柳媚跟著他做什么,隨后又想起秘境之中發生的事情,心里迷惑之余,也是有著一絲留戀。

    “哼!臭李韜!壞李韜!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后山來干嘛也不知道!”

    過了沒多久,李韜就看到一身白裙的柳媚,罕見的扎著馬尾辮,在配上那獨特的韻味,還真是別有一番美艷。

    只見柳媚抱著幽狼冥紋貓,如今的小貓,已經有小狗般大小了,看著對方在柳媚胸口不停地來回搖動,李韜也是有些羨慕這小東西。

    “唰~!”

    “啊!”

    突然,李韜猛地從樹頂跳了下去,樹枝抖動的聲音,瞬間嚇了柳媚一跳。

    就在柳媚放下幽狼冥紋貓,拿出秀劍想要給嚇唬她的人一點教訓的時候,卻發現這個人是李韜,驚恐的小臉蛋立即就被惱怒充斥,氣鼓鼓的對著李韜罵道。

    “李韜你有病啊!突然跳出來,想嚇死我啊?”

    看著面前嘟著嘴,一臉怒容與羞紅的柳媚,李韜笑了笑說道:“我說大小姐,你跟著我做什么?”

    柳媚一聽,臉上的怒容瞬間褪去,轉而變成了尷尬的神色,看著李韜支吾了半響,這才開口狡辯道。

    “誰…誰跟著你啊!我是…我是來找小米的。”

    李韜聽后有些茫然,不知道這小米是誰,不過乾楓明明說過,這后山人跡罕至,難道那個小米,也是和他一樣來這里修煉魂技的?

    想著,李韜就問道:“小米?小米是誰?”

    只見柳媚氣呼呼的抬起手來,指著李韜的身后,李韜奇怪的扭頭一看,不由的有些無語,扭過頭來看著對方說道。

    “小米就是幽狼冥紋貓?”

    “是啊!有問題嗎?”

    柳媚一副理所當然,顯然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好借口,然而李韜卻是更加的無語了,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說大姐,你剛剛不是抱著它來的嗎?”

    柳媚一聽,就好像被踩中尾巴的小貓一樣,一動不動的不知道作何解釋,也許是最后被李韜看的煩了,氣呼呼的撞開了李韜,朝著前面走著,刁蠻的話也是傳了過來。

    “你管我啊!本來抓住了,誰讓你把它嚇跑了?”

    李韜苦笑著搖了搖頭,看著前面小心翼翼的柳媚,此時對方的小腿上,都已經被劃了好幾道口子,雖然不至于流血,不過也已經開始變紅了。

    李韜趕忙上前兩步,越過柳媚走在了最前面,替對方擋住了哪些荊棘,口中也是說道。

    “跟著我吧。”

    聽到李韜的話,柳媚心里還是有些小開心的,畢竟對方這也是在關心自己,不過李韜接下來的話,又讓她恨的咬牙切齒,心里只想一腳就把對方踢飛。

    “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來這后山還穿裙子,不知道有這些刺樹嗎?”

    “…………”

    順著這條小路,還真的像乾楓說的那樣,果然只要一直走就行,不過如今,李韜和柳媚幾乎走了半個小時了,還沒有看到對方說的水潭。

    李韜的身后,早就抓到小米的她,如今還是跟著李韜,走了這么久,也是有些抱怨起來,對著李韜哀嚎道。

    “李韜!你到底要去哪里啊?這都走了多久了,還沒到嗎?”

    此時的李韜也是滿頭大汗,因為不知道確切的位置,也只能把靈魂力擴散開來,一點一點的尋找,這樣一來,無疑也是加大了難度。

    “啪!”

    抬起龍鱗棒,李韜對著前面的荊棘一陣橫掃,瞬間掃平了不少,頭也沒回的說道:“我怎么知道到沒到,也不知道那老乾是不是騙我,不過,話說回來,你都找到你的寵物了,怎么還跟著我?”

    柳媚不滿的臉上臉色一紅,不悅的說道:“你管我啊!我去看看是什么地方不行嗎?”

    李韜無語,不過也沒說什么,繼續在前面開路,口中也是嘀嘀咕咕的,把乾楓從頭到腳罵了一遍。

    “阿嚏!”

    乾瑯宗議事大殿,乾楓正在處理門派事物,突然就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眉頭微皺,別說氣候溫和,他們修煉之人一般都是不會生病的,怎么會打噴嚏呢?

    李韜的一路咒罵,完全不知道乾楓因為自己,已經連打了好幾次噴嚏,就在他也走的不耐煩的時候,一陣模模糊糊的落水聲,開始出現在他的靈魂感知中。

    李韜雙眼一亮,看著自己感應到的方向,腳下魂力運轉,朝著落水聲傳來的地方就沖了出去。

    “啊?李韜!你要去哪?等等我啊!”

    柳媚見李韜跑了,也只能運轉魂力跟了上去。

    兩人一路狂奔,跑出幾百米之后,輕微的落水聲也是越來越響,等到兩人走近了,那落水聲,已經是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只見入眼之處,上千米高猶如銀河一般的瀑布,巨大的水柱不斷轟砸而下,瀑布之下的幾塊巨石,也因為常年累月的水流沖擊,變得異常的光滑。

    而在幾塊大巨石的不遠處,就是乾楓所說的那處水潭。

    水潭并不算太大,就和普通的魚塘大小,不過唯一不同的,就是那黑黝黝墨綠色的水面,雖然潭水也是清澈,不過因為極深的緣故,潭水之下幾乎是漆黑一片,并不像池塘那般清澈見底。

    “哇!好美啊!”

    柳媚懷抱著小米,看著眼前美麗的景象,不由的發出感嘆。

    不過也確實如此,這里因為地處山林之中,不僅空氣清新,水潭邊更是綠草如茵,蝴蝶,鳥兒,在這里來回嬉戲打鬧,別有一番風景。

    看著一旁滿臉陶醉的柳媚,李韜打擊著說道:“好了,如今你看也看了,是不是要回去了?”

    聽到李韜的話,柳媚瞬間皺眉,有些不悅的看著對方。

    “你管我回不回去啊?這里又不是你家!”

    李韜搖了搖頭,有些無奈,不過也懶得再去理會對方。

    扭頭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就在瀑布旁的不遠處,有著一個山洞,李韜過去看了看,這個山洞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被人硬生生用魂力打出來的,顯然,應該是乾瑯宗的杰作。

    確定不是什么魂獸居住的地方后,李韜進去看了看,里面異常的簡陋,除了一張大小合適的石床,還有墻壁上的幾顆月光石之外,就再也沒有其它的東西了。

    取了些樹枝葉,胡亂的打掃了一番,李韜懶得去理會跟著進來的柳媚,隨后把身上的龍鱗棒還有衣服褲子一脫,收回納戒里面后,穿著自己自制的四角褲,就躍入了潭中。

    這里,將是他接下來修煉的地方。

    不管是乾罡罩還是龍影,這里的條件都已經滿足,李韜也已經決定了,如果不能習得兩種魂技,那么他就不出這里,一直到學會為止。

    “喂!”

    柳媚臉色通紅,站在山洞外對著水潭中的李韜喊道:“我說李韜,你來這里,不會就是為了洗澡吧?”

    李韜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漬,沒想到這潭水如此的冰涼,如果不用魂力抵擋,恐怕也承受不住這種刺骨的寒冷。

    不過,你也正是李韜所需要的。

    隨后看了一眼柳媚,李韜理所當然得說道:“沒錯!我就是來洗澡的,怎么樣?現在你要回去了嗎?還是下來,和我一塊洗?”

    “哼,流氓!”

    對于李韜的回答,柳媚似乎很不滿意,冷哼了一聲之后,就轉身回了山洞之中,而李韜見了,也只能無語的搖了搖頭,然后靜下心來開始思考著鍛體之法。

    龍影的鍛體之法非常簡單,就是要人在瀑布下修煉九九八十一天,接受那中強大的水流沖擊。

    李韜過去嘗試了一下,沒想到連巨石上都爬不上去,就被強烈的水流沖到了水潭之中。

    不甘心的李韜,又一連嘗試了好幾次,不過都沒有成功,也許是巨石太滑,或者,是李韜的實力太弱,抵擋不住水流的沖擊,也只好先把龍影的修煉放在一旁,轉而看向了乾罡罩。

    (未完待續)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