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寵妻無度凌總很雙 > 第四十四章,我的妻子,當然我陪
    凌景瑜這時突然曖昧一笑,走到秦慕心身邊,面對著歐陽杰說道:“謝謝歐陽先生的好意,不過,我的妻子,自然有我來陪著。”

    說著,凌景瑜順勢又一把拉過秦慕心,再次將她鎖在自己的懷里,低眸看她俏麗的臉,還一手撩起她一邊擋住耳朵的秀發,露出一只精致的小耳朵。

    “你說是吧,老婆!”

    靠,這男人怎么老是不按常理出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里,他要讓她懵幾次才甘心。

    剛才不是還面如閻羅,要吃人的樣子,這會兒怎么就又笑的像花兒一樣燦爛了。但是,越是如此,越是可怕好不好!她想要掙開,可是她越想逃開,他就將她摟得越緊。

    而且,眼下還有歐陽杰在旁邊看著,秦慕心又被他弄得羞紅了臉,她什么時候就成為他的妻子了,他還叫她什么,老婆,這男人,定位這么快,真的好嗎?

    這一番操作,比歐陽杰剛剛看到的還要更加曖昧幾分。

    “妻子?”歐陽杰看著兩人這樣的曖昧,沒有管凌景瑜,而是不確定地問向秦慕心,眉頭皺得越來越深,眼中有很震驚跟受傷的情緒。

    由不得他不震驚,他追了秦慕心這么多年,可是,她從來沒有給過自己機會,而如今,只是回A國默默的幾天,就變成了他人妻,而這個男人還是讓他望而生畏的凌景瑜,叫他怎么敢相信。

    秦慕心后悔了,她剛才干嘛拒絕歐陽杰,就應該先答應他,走為上策才對啊!之后可以再解釋嘛,他一定會理解自己的,剛才一定是腦子被驢踢了一下吧。

    現在這狀況,要她怎么辦啊!

    “凌景瑜,你給我放開!”反正已經兇他一次了,那就再兇一次好了。

    嘶!

    手臂上傳來疼痛感,沒錯,這女人咬了他。

    蹬蹬蹬

    就在凌景瑜吃痛瞬間,歐陽杰還在發愣的時間里,秦慕心抓住時機,往樓上跑去。

    他丫的,姐先跑了,后面那兩位大神,愛干啥干啥吧!

    “小墨,出來到媽咪這里來。”秦慕心一到客廳,立馬關上門,并將小墨叫了出來。凌景瑜就算追上來,應該也不會堂而皇之的在孩子面前兇她,也不會說什么立馬領證的話吧。

    這世界還真是又小又巧,她以為永遠不可能再遇到的人,卻成了她的新任老板。

    這上班才沒多久,就發現這么狗血的事情。

    究竟該怎么處理,她不知道。但是,讓她就這么嫁給凌景瑜,做不到。

    以前,她一直想著,如果,在遇到那個人,而那個人又還是一個人的話,那就一定要他負責,可是當那個人真正出現在她面前,并且主動要承擔責任的時候,她卻又退縮了。

    “凌總,看來你開的這個玩笑可一點也不好笑。”

    看到秦慕心掙脫開凌景瑜的禁錮,獨自跑上樓去了,歐陽杰在心里稍微舒了一口氣。

    從安文淵那里,凌景瑜知道了秦慕心這六年來所有的事情,包括她跟歐陽杰的感情糾葛。

    這六年來,歐陽杰就是她的私人醫生,一直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并且多次對她表露心意,但可惜的是,秦慕心并未給過他任何肯定的回應。

    對此,凌景瑜感到無比的慶幸,因為一般女人在柔弱的時候,一定會為身邊那個照顧自己的人而動心。但是,她沒有。

    而躲在一旁的凌一,感覺自己好像剛剛看了一部精彩的言情劇。

    情敵見面——男主宣誓主權——男配不可置信——女主跑人——情敵互嘲。

    看著自家爺好像被歐陽杰的這一句嘲諷氣到,吃痛之后,視線轉向了他的那邊。

    見凌景瑜的視線緊緊鎖定在歐陽杰的身上良久,也不說話。

    凌一就在心里不停地吐槽,翻白眼。

    “別理他,別理他,你看他能看出個啥來,你追啊!真是,哎喲,我爺的情商啊,看著真是著急。”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凌景瑜的表情放松下來,對著歐陽杰道:“歐陽先生,我先回去看我的妻子和兒子了,有機會再見。”

    說完,凌景瑜大步朝著樓上走去。獨留歐陽杰一個人怔愣當場,不知所措。

    “干得漂亮!一萬點暴擊傷害!”

    一旁恨鐵不成鋼的凌一總算是第一次給自家爺點了一個贊。

    因為緊張,秦慕心連續喝了好幾杯水。

    “媽咪,你怎么了?凌叔叔呢?”

    小墨聽到秦慕心的聲音,立馬從房間走了出來。看到媽咪一副如臨大敵,緊張兮兮的樣子。

    “沒事,沒事,你凌叔叔下樓有點事情,一會應該會上來吧。”秦慕心一邊再倒了一杯水,一邊回道。

    秦慕心只要一緊張就狂喝水,小墨是知道的,見她這會兒這樣子,就好像剛剛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了似的,小墨不禁有些擔心。

    “媽咪,是不是凌叔叔欺負你了?”小墨問道。

    唉,果然什么都逃不過這小機靈鬼的法眼,秦慕心暗嘆一聲,這叫她怎么解釋嘛!說欺負吧,也不算,但是確實是讓她挺緊張的。

    “媽咪,要是凌叔叔欺負你,那小墨以后也不喜歡他了,不要再讓他來我們這里了。”小墨繼續說道,眼睛里有一些不舍,但是說話的語氣卻很是堅定。

    看著乖巧懂事的兒子,一股歉意從秦慕心內心深處爆發,盡管這些年她所有的愛都給了兒子,但唯獨應有的父愛,她卻給不了。

    而現在,他能夠主動和凌景瑜親近,也是上天注定。也代表著他們父子的緣分。她無法剝奪,也狠不下心來剝奪這份父子之情。

    可,要怎么告訴小墨真相呢。哎呀,怎么一件件的事情,都那么讓人頭疼。想到這,秦慕心又去倒水了。

    咚咚咚

    秦慕心脊背陡然升起一陣寒意,手抖了一下,杯中剛倒滿的水灑了幾滴出來,是他回來了。

    “媽媽?”

    這一切細微的動作,都被小墨看在眼里。

    “沒事,小墨,你去開門!”

    秦慕心舒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忽視掉心里的那份緊張,無論如何,一會一定要好好和凌景瑜談談。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