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沈氏棄女 > 私會
    楚泠不可置信地抬起頭看著宇文遲。

    他竟是以為任婉的小產與她有關。

    楚泠想要為自己辯解一二,但是一對上宇文遲那不含一點溫度的雙眸,卻是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宇文遲見了楚泠這般瞪大眼睛看他,卻是啞口無言的模樣,以為是被自己說中了。

    當下冷嗤一聲,甩手將一疊調查出來的信件劈頭蓋臉地摔在她的臉上。

    “朕竟是不知道,你是這么個心腸歹毒的女子,連未臨世的無辜孩子都下的去手。”

    楚泠跪坐在漫天霜雪之中,只覺得這四周的風雪都沒有宇文遲這一句話來的傷人。

    守在楚泠身旁的女官卻是慌了神,連忙上前為楚泠辯解。

    但是宇文遲卻是一句也不想聽,只叫人將她捂了嘴拖至一旁。

    楚泠似笑非笑地跪坐在地上,挺直了脊背看著宇文遲,“臣妾與陛下相識十數載,難道臣妾在陛下心中竟是這樣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的人嗎?”

    宇文遲用一種近乎厭惡的目光看著楚泠,并不說話。

    楚泠在宇文遲的那道目光中,一顆心漸漸冷卻成冰。

    這一夜,楚泠忘記了宇文遲是幾時離開的,更是忘記了宇文遲是如何貶去她的妃位,給了任婉。

    她只記得宇文遲瞧她那時的目光。

    這是她真正認識宇文遲的一晚。

    或許從頭至尾都是她錯了,她不該拋下家人,拋下那個情愿呵護她一生的人。執拗地為了一個眼神進了這深宮,癡癡等待十數載。

    等來了今日這條不歸路。

    “娘娘。”女官擔憂地看著宛如抽線木偶似的楚泠,小聲提醒道:“該歇息了。”

    屋外早已傳來了打更聲,但是楚泠置若罔若,對著一室的紅燭,木然地端坐著。面上是干涸的淚痕。

    “小姐,小姐。”沈槐剛剛起床,就聽到姝兒咋咋呼呼的聲音隔著門板傳了進來。

    她抬眼看向門口,果然下一秒她就看見姝兒風風火火地跑了進來。

    沈槐瞧著姝兒腳下的門檻,出聲提醒了一句,“小心些,別又摔了。”

    姝兒前幾日剛剛在這兒摔過一跤,現下被沈槐這一提醒,猛地驚醒,不由自主地放緩了腳步。

    沈槐這時正好換好衣裳翻身下床,見了姝兒問了一句,“這是出什么事了?”

    姝兒面上卻是掩飾不了的激動神色,湊到沈槐耳畔嘀嘀咕咕地說了幾句。

    等到姝兒說完的時候,沈槐也挽好了發髻,輕輕地放下手中的象牙梳。

    姝兒說完之后,睜著眼睛看著沈槐。

    似乎在好奇她為什么不為此感到震驚。

    沈槐揉了揉姝兒的發髻,“凡事皆有定數,更何況……楚泠看起來不像是個簡單的人物。”

    姝兒似懂非懂地點頭。

    沈槐欣慰地看著姝兒,“乖,去將我的早膳拿來吧。”

    夜里,齊凜回來的時候,給沈槐帶來了一個做工精巧的小擺件,以及一個小道消息。

    沈槐擺弄著手心里那只陶瓷兔子,嘴角勾起一抹溫暖的弧度,聽著齊凜坐在她身旁輕聲說著。

    “那戶部尚書可是叫秦寥?”沈槐聽齊凜說完,才問了一句。

    齊凜微微頷首,“正是他。”

    沈槐放下手里正在把玩的小擺件,懶懶地靠坐著椅子說道:“喬白早些年的時候受人囑托調查過這位戶部尚書,查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齊凜傾身上前。

    “秦寥幼時與楚泠是鄰居,二人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只是到底是一方有意,另一方卻是心系旁人。”

    說到這里的時候沈槐頓了頓,齊凜乖覺地倒了杯水給沈槐遞了過去。

    沈槐啜了一小口水,潤了潤嗓子,繼續說道:“楚泠是家中獨女,本是不用進宮的,只是難抵她心中的那份歡喜。”

    后來……楚泠為了當初的那一眼回眸進了宮,將真心錯付與人。

    齊凜聽到這里忽然眼神變得認真起來,定定地注視著沈槐。

    沈槐的話題再一次被打斷,看著齊凜。

    只聽的齊凜堅定地說道:“即便我往后坐擁天下,也不會向宇文遲那般對你。”

    沈槐撇了撇嘴角,輕咳一聲,不自在地將頭扭了過去。

    于是兩個人的正經話題就此終結。

    “這么晚了,你想去哪?”老者支著拐杖,佝僂著身子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目露寒芒地看著他面前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正是方才沈槐與齊凜提及的秦寥。

    秦寥握了握拳,壓下腦袋低聲答道:“去尋楚泠。”

    老者狠狠地拄了拄拐杖,恨鐵不成鋼地怒視這秦寥,“她是圣上的人,不是你秦寥的人!”

    “可是圣上待她不好!”秦寥抬起頭來,目光灼灼地與老者對視。

    “那又與你何干!”

    “你可別忘了,現如今楚家失勢。而你,風頭正盛,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你,你可想好了,當真要為了這個女人去冒那風險?”

    老者的話語字字誅心,秦寥沉默了片刻。

    就在老者以為秦寥準備低頭放棄了的時候,秦寥忽地抬起了頭,直直地對上老者的眼睛,一字一句堅定地說道:“我寧愿不要這身官袍,也要去見她。”

    老者被他這一番話氣的吹胡子瞪眼的。

    倘使被人發現并被舉報到圣上跟前,他丟的哪止那身官袍,還有項上人頭。

    秦寥沒再理會身后老者的威脅,披上披風,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他這一生沒有娶妻,更是沒有子嗣。

    孑然一身地過了大半輩子,本以為心底的那點熱忱終有一日會被磨沒。只是在收到她寫來的那封信時,他才知道,他心底的那份熱忱一直沒有消退,而是隨著年月更替而日久彌新。

    “娘娘,秦大人來了。”隨身女官步履匆匆地推門進來,低聲對楚泠說道。

    楚泠怔了怔,看著梳妝鏡前的自己,不由自主地抬手撫了下面頰。

    她早已不是當年那風華正茂的楚泠,渾身上下的朝氣也在這深宮之中被日益磨去。但是他卻扶搖直上,一直位列尚書職位。

    這么些年來,她只在宴會上見過他。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