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01 清晨的不速之客
    五月清晨,微寒。春天爛漫的時分,是踏春的好季節,當然也是睡覺的好季節。

    趙九洋,男,未婚單身,今年三十而立,畢業于H國名牌大學,現為北國著名的考古學家,聲名享譽海內外。

    由于前段時間密集的工作,趙九洋難得有兩天的假期,加之是年輕人,必然會放縱自我的。所以昨晚出去瘋狂了一整夜,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還好沒有醉生夢死。趙九洋雖然在別人眼中是知識分子,但他絕對不是所謂的“書呆子”。一個思想前衛,思維敏捷,處事雷厲果斷,骨子里還充斥著不羈甚至離經叛道的人,怎么可能是書呆子?所以,一派斯文都是他的表象罷。

    原本“春眠不覺曉”的季節是休假最好禮物,但天蒙蒙亮的時候,趙九洋家就響起了“叮叮鈴鈴”的門鈴聲。門鈴雖輕,但相對于懷抱美人與周公對話的人來說簡直驚天地泣鬼神。

    趙九洋艱難地從夢中蘇醒,頭腦一片混沌狀,神經里依然殘留著昨晚未曾散盡的糊涂與酒意。他狠狠地敲了敲斗大如牛的頭殼,絲毫沒能把自己從宿醉里拉出來。他不知道誰在敲門,但卻郁悶無比。

    這兩天不是休假嗎,誰那么不知好歹?

    趙九洋模模糊糊四顧一下,到處凌亂不堪,床褥衣物上天入地般,可見昨晚酒醉后的場景有多瘋狂,殘雜的影像往他腦海里鉆,斷斷續續,斑斑駁駁。趙九洋揉著額頭,嘟噥著下了床往屋外走去。

    “哈……”趙九洋不停揉著眼睛,哈欠連天道,“誰啊,這么早……”

    “吱呀!”門開了,門外站著一位女子,由于視線太朦朧看不清楚,似乎高挑苗條的樣子。

    女子一見門縫里睡態惺忪的趙九洋,急忙朝他展露了笑容,語含歉意道:“先生,對不起,打擾您的作息了!”

    趙九洋又揉了揉眼睛,好一會回憶才想起是何方神圣,于是強打精神道:“哦,原來是小蘭啊,你進來吧……”

    趙九洋一邊說著,一邊把門給開了。隨之他又轉身迷迷糊糊往臥室處走,邊走邊呢喃著:“你坐著,我先洗漱……”

    女子拘謹地跟著進了門,抬眼看了看趙九洋后背的造型有些赧然,不過很快也釋然。

    趙九洋嘴里的“小蘭”,名為左蘭,是她的私人秘書。今年二十五歲,瓜子臉,柳葉眉,丹鳳眼,巧鼻,朱唇,蛇腰,一典型現代都市美女。兩人在工作上合作將近兩年多,時間不短,但只止于在工作,私下生活并無交集。今天左蘭忽然到訪宿舍,也是兩年里的頭一回。

    趙九洋其實一直都是左蘭崇拜的人物,除卻他在考古界里取得的成績外,還有就是他本身是一位很有魅力的上級,雖然私人生活作風不太好,但是影響不了他在考古研究所里女生心中的“男神”地位。

    正當左蘭好奇地四處打量時,臥室的衛生間里傳出了趙九洋漱口含糊不清的話語:“小蘭,呃呃……你隨便坐,不用客氣的……”

    左蘭機械地應了一聲,繼續仔細地打量起趙九洋的房子來。

    房子是單身公寓,一房一廳的格局,附加一個衛生間與小廚房。房內裝修不算豪華,但布置卻令人耳目一新,倍感舒適。小廳中間放置著三臺辦公桌,每張桌子皆擺著電腦、儀器和許多文物的模型,整整齊齊一塵不染。廳里的四壁都是書架,每個書架上琳瑯滿目都是書籍,有許多還是珍貴的藏書。雖然空間很小,東西很多,但一切井然有條,足見此間主人的作風多么嚴謹的。

    房子的小廳作為私人空間卻被趙九洋布置成了一個小型工作室,連招呼客人的地方都沒有,讓左蘭大感意外。左蘭深知趙九洋是一個工作狂,但也想不到“狂”到這樣的程度。再看到他布置得如此精細,遠勝大部分的女子,心里又不由一陣佩服。

    忽然,臥室的房門“砰”的一聲大開,從里屋搖搖晃晃飄出了一位光著腳丫,一雙大長腿,長發蓬松的女子。

    左蘭以為趙九洋出來了,心頭一震,急忙轉身,剛想堆笑,卻見一位尤物搖搖欲墜地倚在房門前,披頭散發的,三分像人,七分像貞子,不由嚇了一炸。

    那女子似乎還沒睡醒,并未注意到客廳里的左蘭,弱滴滴地嚷道:“親愛的,你在哪啊……”

    左蘭整個人一愣,她想不到趙九洋還金屋藏嬌,心頭涌起一股異樣的失落。雖然底下一直謠聽男神私生活不茍形骸,不愿相信,如今妥妥的實錘,心情仿佛跳蹦極。

    “哈……親愛原來你在這,讓我好找!”左蘭還納悶不已時,背后突然撲來一個人,實實熊抱住自己。

    “啊……”左蘭一聲驚叫,雞皮疙瘩頓起,就勢一個背扣,背上的貞子如斷線風箏飛了出去,足足甩出一米來遠,一只拖鞋還騰起老高。

    左蘭自己也有些愕然,完全想不到自己的反應會如此巨大,輕輕一摔還能把對方甩出天際。看成效,自己跟隨祖父多年晨練還是有效果的;同時得出結論——女生也還是要增肥的。

    趙九洋原本還在半夢半醒狀態,聽聞巨響,以為地震,頓時震醒,跑出一看:好嘛,不知名的貞子四腳朝天,如一只烏龜一般翻躺在地上。

    左蘭生硬地笑了笑,攤攤手,吶吶道:“先生,不好意思,我以為是誰,不小心就這樣了……”

    媽呀……這還是斯斯文文的左蘭嗎?分明就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

    趙九洋一臉黑線!

    一輪雞飛蛋打之后,趙九洋終于送走了昨晚不知道在哪里勾搭的女伴。洗漱完畢,方拿捏馳度地踱了出來。

    饒是趙九洋向來豁達,不拘小節,但仍是略感尷尬地道:“哈,小蘭,那個……那個……咳咳,你早飯吃了沒有,還沒有我請你去吃……”

    左冰臉上的熱度都還沒散去,她總算見識了女鬼貞子臉皮的厚度,簡直就是無下限。貞子后來完全醒來之后,知曉屋外的左蘭是位孔武有力的美女時,眼里青光大冒,整個人仿佛打了雞血般纏著她,不堪入目入耳。

    “啊,先生,沒事沒事……”說到最后,左蘭的聲音細如蚊子,臉上也是一陣尷尬。

    趙九洋只能順著臺階下,笑著道:“那就好,呵呵,那就好!”

    趙九洋說著,眼看左蘭還在廳里站著,神情復雜,于是便道:“你干嘛不坐呢?別客氣,家里放不了沙發,所以你只能將就坐辦公椅了。”

    說完,很快就拉出了一張椅子來。

    左蘭道了謝,強顏笑了笑,道:“先生不必如此客氣,打擾先生真是過意不去。”

    趙九洋見左蘭復雜神情心底也漸露愧疚,想到剛才的事情確也難為自己這屬下了。與其一起共事兩年有余,一直都是工作上的合作,私下不曾有點滴交集,但想不到今天卻弄了烏龍,于是便道:“你我不必見外!來,我給你泡杯茶。”

    左蘭急忙站起來,道:“先生,不必了。今天找你是有急事的。”說著,左蘭臉上又恢復了以往干練的神色。

    “哦……究竟什么事這么急?”趙九洋停下手中的活道。

    左蘭不假思索道:“南方考古研究所的董所長來了,說有大事相求……”

    趙九洋微微吃驚,轉眼盯著左蘭,道:“董青青!?……”

    左蘭眼里閃過一絲激動的光芒,點頭道:“是!”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