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07 九星龍門
    趙九洋一跳下來就投入心思觀察洞口的棺槨。

    那具棺槨由于年紀久遠,表面上早已凝固了不少的灰土,把它原來的面目全部覆蓋,一時辨別不出棺槨大概的時間。趙九洋用手動了動上面凝固的灰土,感覺堅硬無比,幾乎成了石頭。

    董青青也用她的專業目光仔細探查這具棺槨,旁敲側擊,尋找它與古墓的蛛絲馬跡。忽然她臉上現出驚訝的神色,急忙抬頭朝趙九洋看去,誰知趙九洋早已看著她自己,眼里卻帶著笑意。

    趙九洋見她臉上出現的表情,微笑道:“是不是發現這具看似木棺的東西有點古怪?”

    董青青點點頭,道:“十分肯定它當時是木制構造而成,但不知什么原因,或者當中有發生了什么變化,它現在卻成了如假包換的石棺。”

    趙九洋看了看旁邊深不見的洞穴,若有其事道:“只怕里面并不止這么一具棺槨。”

    董青青驚異問道:“你的意思說里面還有很多具這樣的棺槨?”

    趙九洋點點頭,道:“不錯!如果我猜的不錯,一共會有四具,分東南西北格局座落,所謂‘四方守護,固若金湯也’,而這具的方向剛好是正東。”

    董青青既有點好奇,又有點疑惑,道:“你這么肯定,又是怎么判定的?”

    趙九洋嘿嘿一笑,道:“這是出自風水里面的說法。”

    董青青冷哼了聲,不再理會趙九洋,齒冷道:“我以為天下聞名的趙九洋會是一位多么了不起的考古專家,原來不過是一介迷信之徒。”

    趙九洋毫不著急道:“若你不信,我可以帶你去證實證實。”說著指了指洞口,道,“龍鳳雙冢的風水格局,東門為龍首,從此進,必有三三得九,九個入口。”

    董青青內心更冷了,隨口問道:“那若從西門進呢?”

    趙九洋一表正經道:“西門為鳳尾,必有四四十六個入口;北門為龍脊,必有五五二十五個入口;南門為鳳腹,必有六六三十六個入口。”

    董青青覺得趙九洋不可理喻,還說得越發起勁,柳眉橫豎,道:“一派胡言!”

    趙九洋臉上難得變了變,立刻平靜道:“董大所長可以不信,但卻不能侮辱古人的智慧。你不信,我可以帶你進去看看。”說完,一把抓住起董青青的手就往墓道里鉆。

    董青青心頭大跳,剛想掙扎,誰知對方抓得牢固,自己絲毫使不出力道,只有憤憤道:“你嫌命長啊?還沒經過仔細地探查,你就胡亂地沖了進來。”

    趙九洋了然一笑,道:“發現這里都這么多天了,相信你早已不放過任何細節,再勘察也是浪費時間而已。”

    趙九洋說著,早已打開了手中的電筒,黑暗的墓穴一下子亮了起來。趙九洋的腳步并沒有暫作停留,硬拉著董青青往里面去。入道是一條僅容一人走過的石塊通道,四周都是光滑的巖石鋪成,人走在上面,整條通道都回響著清脆的腳步聲。

    董青青簡直被趙九洋的莽撞氣得半死,剛想怒斥他幾句,話到嘴邊,還是強忍了下來。因為她忽覺,古墓里的氣溫驟然降了下來,詭異。

    走了一會,迎面的通道豁然開朗,高度和寬度都逐漸增大,最后面前出現了九個石門,每個石門頂上都刻著不知名的圖案,各不相同,栩栩如生,但有一樣東西相同的就是每扇門的圖案落款處都有一個像星辰的記號。

    趙九洋似乎被眼前的真相震住,他心里也沒有把握會不會出現九條通道的,如今擺在自己面前的真是那么一回事,多少令他感到意外,也讓他第一次感到緊張。至于董青青上的表情更是古怪,說得不好聽一點,好像被人扇了一巴掌。

    “九星龍門,當真有這么一回事……”趙九洋看著面前的九扇門喃喃道。說著掉頭往董青青看去,臉上并沒有絲毫勝利的神色,反而有點陰沉,道,“這回你相信了沒有?”

    董青青玉臉微熱,一股忿氣聚集心頭,嘴里不求不饒道:“或許你是根據探查器收搜回來的結果進行猜測的罷。總之我是不會相信你那套什么的。”

    趙九洋凝視董青青一會,眼神帶有點無奈的意思,真是小姐脾氣啊,難怪還是三十好幾的老姑娘——這強詞奪理的主,根本沒人敢要啊。不過隨即又一想,要想董青青這樣的女人相信她不相信的東西,必須要用真相來狠狠說話。

    趙九洋用電筒照了照前面的九扇門,道:“據說九星龍門除了一條通道是安全的之外,其他皆是九死一生之地。你說我們接下來應該走哪條?”

    董青青心頭一緊,復雜地看了趙九洋一眼,閃電般衡量起來,哼道:“你不是一派風水宗師嗎?龍鳳雙冢對你來說了如指掌,這些何須問我?”

    趙九洋會意一笑,道:“說實在的,古人記載龍鳳雙冢就記載這么多,其他的我也是一概不知。”

    董青青見趙九洋毫無說謊的跡象,內心微微一動,并沒有回答趙九洋,反而朝前面走去,仔細打量起九扇門的圖案來。趙九洋站在原地并沒有動作,他倒想看看董青青是怎么采取行動的。

    董青青把每一扇門都仔細地看了一遍,走了回來,道:“每一個通道的門都有設有機關,非人力可以推開,我們想走進去,必須攻破每個通道的機關。你認為機關會在哪里?”

    趙九洋有點佩服董青青入微的觀察能力,她至始至終都沒有碰過任何東西,就是走了一遍,便做出這樣的定論,那也是經驗所致。

    趙九洋淡淡道:“雖說機關必在不為人知的地方,但有些機關說不定就在最顯眼的地方。我猜每一扇門的落款星辰就是機關樞紐。”

    董青青心底暗自佩服,嘴里也不由道:“趙九洋不愧是趙九洋,觀察能力果然超凡,看待事物也沒墨守成規,很有見地,我總算有點佩服。”

    趙九洋淡然受之,道:“當真受寵若驚!能得到董大所長的贊美就算斃命此地也不枉來過,哈哈……”

    趙九洋自個笑罷,才認真問道:“那我們打算走那條通道?”

    董青青嘴角一動,盈盈露出一個笑容,迷人十分,道:“讓我挑的話,不如舍遠就近,就對面對這扇,可好?”

    “好!”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