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10 以血養珠
    董青青眉頭大皺,特意地看了趙九洋一眼,道:“什么是以血養珠?而且會不會出現什么問題?”

    趙九洋搖搖頭,道:“以血養珠其實就是一種血祭,會出現什么問題沒人知道。你說我們要不要試試?”

    董青青從進到墓地不到小半天的時間,她所有的世界觀都在這座古墓被無情地沖擊著。她忽然記起了隨身攜帶的無線通訊,急忙掏出來不停撥弄,可就是沒有信號,無法與外面連接。

    須臾之后,她萬般無奈看著趙九洋,只見那成熟的男人眸子里飽滿堅定的色神,莫名有了安全感。當下,身處這么一個奇異的地方,一切除了靠他帶著向前沖了,還能怎么樣?

    董青青不愧是世間少有的女子,忽而豁然開朗,泯然笑了笑,道:“我們干嘛不試呢?”

    趙九洋看了一下忽然變得不一樣的董青青,朗聲長笑,豪情令他散發出男人少見的魅力,道:“好,果然有英雄氣概,不愧是董青青啊!”

    說著,他隨意從身上一掏,手里多出一把鋒利的小刀,毫不猶豫地朝自己手掌一滑,隨后緊握成拳,鮮血緩緩地滴落到珠形的圓形槽里。

    董青青一直全神貫注,誰知趙九洋割完手便把小刀遞給她,道:“你也要放點血下來。”

    董青青微微一愕,不理解道:“干嘛我也要放血?”

    趙九洋不假思索道:“龍鳳雙冢,講究陰陽協和,以血養珠勢必也需要陰陽結合的。也許是天意,你我剛好一陰一陽。”

    董青青一直看著款款而談的趙九洋,眼里不停地劃過疑惑的光芒,道:“你怎么這么清楚?”

    趙九洋淡淡一笑,道:“你可別忘了,我在你眼里可是一位風水師的。”

    董青青低哼一聲,道:“我還真懷疑,你從未進來之時就猜到了里面是什么樣的光景,所以用激將法把我也拉進來。”

    董青青一邊說著,一邊毅然接過刀子,往自己的手掌一滑,鮮血猶如鮮紅的花瓣在她的玉手中流出,而她甚至連眉頭都沒皺一皺,令趙九洋暗地佩服。

    “董大所長,你這么說我,我就覺得冤枉了。這個差事原本就不關我事,要說拖人下水的恰恰是你!”趙九洋難得吐槽道。

    董青青一陣無語。

    當兩個人的血混合在一起之時,石槽里的鮮血不停地滾動起來,越滾越快,漸成一顆血球,仿佛施了魔法其中,讓人驚嘆。

    瞬時,石槽里的鮮血忽然迸散而出,沿著圖案的脈絡擴散開去,整幅圖騰赫然被點亮,閃爍出玄冥的光芒,而雕刻中的龍與鳳似乎被激活一般,幻化出越來越清晰的龍騰鳳影,紛紛朝趙董兩人罩來。

    “不好!噬魂,快走!”

    趙九洋剛覺得有異樣之時,閃電伸手拉扯董青青的時候,而里圖騰面的龍與鳳光影早已匯聚成形,龍嘯鳳吟,分別往趙九洋和董青青撲來。速度實在太快,只在電光火石之間,趙九洋和董青青根本無法逃脫。

    兩人大驚失色,呼叫不及,腳下的圖案已然散發出無數的火焰,瞬時間便吞噬他們,而他們一下子被所有的光與熱侵占,身上涌動著無數的光影,似龍似鳳,每道光影都發出無比刺耳的聲音。

    “轟隆”一聲大響,石棺斷然裂開,圍繞在趙董兩人的光芒一下子爆開,白光如潮水一般淹沒,而趙董兩人的身影頓時消失。整個古墓動蕩著玄冥之音,仿佛從遠古的時代傳來,訴說著無數的秘密。

    下一刻,整個古墓地動山搖,眨眼間便肆意坍塌,一切皆被埋沒,許久才恢復平靜。

    地面上的考古隊被突如其來的坍塌嚇得人仰馬翻,號召全體緊急撤離,撤離過程中人員死傷不少,設備損失慘重。坍塌過后,考古隊再次勘察,只見古墓方圓十里全部凹陷,所謂的古墓早已坍塌到地下,挖掘難于登天,此事震驚考古界!

    ……

    時間點滴地過去,記憶猶如電影一般在飛閃,斑駁陸離,使人眼花繚亂。趙九洋和董青青兩人的大腦仿佛坐上了時光穿梭的快車,穿越了無數令他們覺得恐怖光景,數不盡數的記憶片段和碎片整合又撕裂,幾乎使他們的腦袋發生了爆炸。

    他們兩人都有一個很真切的感受,就是仿佛從無比高的地方一直往下掉,速度幾乎達到了光速。兩人不停地往下掉,過程感覺完全沒有終止的意思,意識深處也備受煎熬。就當兩人差不多忍受不了的時候,整個腦海忽然“轟隆”一聲,所有的東西都歸于平靜。

    也不知過了多久,趙九洋耳邊隱隱傳來一陣陣哭聲,然后便是吵雜聲,最后是鑼鼓聲,聲響越來越清晰。他意識猛然蘇醒,仿佛一下子沖破艱險,整個人驚醒,迫不及待地坐了起來。

    “啊……鬼啊……”

    “啊……大家快跑,尸變啦……”

    “哎呀,救命啊……”

    忽然現場一片混亂,引起了天大的躁動,那些人仿佛遇見妖魔鬼怪一般,大家顧不得一切往外逃去,狼狽無比,真恨爹媽沒生出一雙翅膀。

    趙九洋的腦海有道電光飛閃,整個思想頓然清醒起來,睜眼一看,只見一大群披麻戴孝的人們四處亂逃,男男女女,爭先恐后,朝梯子往上爬,唯恐遲一步便死于非命。

    趙九洋心里閃過第一個疑問便是——不對!這話分明不是漢語,但為什么我能聽懂呢?

    正當趙九洋苦命思索的時候,他身邊忽得坐起了一位身穿薄如蟬翼的縞素【注一】的女子,身形高挑,金發藍眼,玉骨冰肌,體態若隱若現,沉魚落雁之色躍然昭顯。趙九洋只覺得眼角一花,茫然轉頭看去,乖乖,不得了!

    趙九洋只覺得眼前的女子身上散發出一股無人難比的幽韻,結合她那水靈深邃的雙眼,高挺鼻梁,瓜子臉,真是一位感性和蘭蕙并重的異域美女。

    趙九洋只感到自己腦海閃過之前沒有的記憶,一個名叫“夏格拉巴”的女子從他的感知里穿透而來,而這些零碎且真實的記憶好像是屬于另一個人的,可此時此刻又偏偏浮現在自己的腦海里。

    “夫人!”趙九洋破天荒地朝那女子叫了一聲,一股莫名的沖動從他神經里滋生,一下子把他身旁芳馨滿體的女子緊緊抱住。

    那位女子也在他的呼叫聲中醒悟過來,欣喜非常地叫了一聲“夫君”撲向趙九洋的懷里,任由趙九洋緊緊抱住,激動得不停起伏。

    趙九洋正在沉浸在微妙的感覺之中時,忽而感到整個思想為之一震,仔細一瞧自己懷里蘭熏桂馥的女子他壓根兒就沒見過,但下意識中的她卻仿佛與自己的關系非比尋常。

    “啊!你是誰,給我走開!”

    這話竟然是H國國語!我去!

    正當趙九洋胡思了亂想之際,他懷里的女子驚慌地把他向外一推,眼神又氣又急地看著自己,有點恨不得刮一巴掌方能解恨。趙九洋也被對方搞得有點糊涂,想不到前一秒鐘那位女子還小鳥依人地被摟在懷里,而下一秒鐘卻鴕鳥依人。

    趙九洋覺得難以置信,看到眼前異域混血兒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當下輕笑了笑,用漢語道:“你好,我叫趙九洋,剛才冒犯姑娘真是不好意思,請多多原諒!”

    “你是趙九洋?!……”誰知面前端莊賢淑的女子大吃一驚,指著趙九洋大叫道,像見了鬼一般。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