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11 大白天詐尸(求收藏)
    趙九洋無法理解面前這女子如此神經質,一臉懵逼之際,便覺對方眼里閃過一道熟悉的眼神,忍不住驚訝道:“你是董青青!”

    面前的女子眼里更是劃過無法形容的驚訝,怔怔地看著眼前自己絲毫不認識的男子,道:“天啊!難道你真的是趙九洋?!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

    我去!什么情況?

    趙九洋也算見過世面,淡定之功非比尋常,但聽董青青如此說,內心一涼,急忙道:“我變成什么樣子了?我不是我嗎?如果你是董青青的話,那才變了大樣!”

    “我也變了?”面前的女子神情大急,忍不住用手上下撫摸著自己的面龐,整個人有點花容失色。

    當她注意到自己穿著一套透明如紗的喪服之時,驚叫一聲,急忙用手擋住自己特么有殺傷力的地帶。趙九洋十分肯定自己眼前的女人就是董青青,當下反而大定,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眼睛還上上下下地欣賞著這個董青青,心里仍覺驚艷無比。

    她董青青就一個大齡剩女,怎么搖身一變成了此等世無僅有之人物?

    董青青也已十分肯定面前的男人便是趙九洋,因為他的豬哥樣已徹底將他驗證,只是對他火辣辣目光的無禮,她仍感羞然憤怒,立時柳眉橫豎,道:“果不出其然,當真是你色膽包天的趙九洋!”

    趙九洋忍不住快意地笑了起來,道:“董大所長過獎了!不過你如今這幅模樣,當真傾國傾城,哈哈……”

    說著,趙九洋一下子站了起來!誰知董青青“呀”一聲驚叫了起來,大喊“變態”,玉臉通紅無比,頭也急忙別向他處。

    趙九洋覺得董青青的表情有點夸張,順勢朝自己身上看來,也嚇了一跳:原來,他身上同樣穿著一件透明無比的黃色輕紗,身體強壯無比,比之前更勝七分。

    “臥槽!他見鬼了!”趙九洋內心暗罵一聲,強忍住尷尬和震驚,用眼角余光仔細打量一番,方暗松口氣,隨之便涌出一陣狂喜,仿佛發現了他身體內最大的秘密。

    隨即,他環顧一下四周,發現自己呆在一個高兩米左右的四方體的石室內,屋頂通透,能看到整個陰沉的天空。石室內堆滿了珍貴的物品,有許多的武器,字畫,各色各樣的金銀珠寶,還有一大堆不知名的物品,總之應有盡有,看得趙九洋驚訝萬分!以趙九洋的專業初步判斷,這些應該都是陪葬品。

    難道剛才那些人都是在奔喪?不然怎么一醒來就聽到哭泣聲,還有鑼鼓聲?何況那群人見自己醒來,猶如見到鬼一般,早就逃得無影無蹤了。

    董青青見趙九洋欲要離開,也急忙站了起來,使得她又急又羞,手忙腳亂地掩蓋,只是結果宜疏不宜堵。

    趙九洋見董青青七手八腳的樣子,難得一見,令他大開眼界,情不自禁。董青青是什么人,可是自尊心十足的女人,玉臉殺氣騰騰道:“趙九洋你笑什么笑?”

    趙九洋無奈搖搖頭,忍住道:“我并不是在取笑你,你別生氣!”

    董青青嘴角一翹,一副生動的鄙視神情見于臉皮,不過這幅樣子看起來卻三分可愛,道:“那你剛才在笑什么?”

    趙九洋并沒有隱瞞什么,道:“我是覺得你現在和之前實在相差太遠,所以忍不住會心地笑了。”

    董青青慌忙摸了摸自己的臉,以為自己變得面目全非了,慌道:“難道我現在變成丑八怪了?”

    趙九洋見她如此緊張自己的相貌,逃脫不了女人愛美的通病,嘆道:“沒有!你如此模樣,傾國傾城大抵就是這樣了。”

    “哈?!……真的嗎?”

    趙九洋認真的欣賞一番,認真地道:“真的,如果騙你天打五雷轟!不過唯一有一點不好就是……”

    “哪一點不好?”董青青急忙問道。

    “就是此時此刻,你太TM的性感了!”

    董青青玉臉火熱,心頭噗噗地跳了起來,氣罵道:“趙九洋,你不色會死呀?”

    “會死!”

    趙九洋豪氣地笑了幾聲,往墻壁走去,因為墻壁周圍還歪歪斜斜還擺著十幾架梯子,剛才慌亂而逃那些人留下來的。

    趙九洋想了想,斷定剛才躺著的時候感覺周遭人來人來,應該是這些人不停從外面搬陪葬品進來,忙得熱火朝天。只是后來,一不小心見到趙董兩人詐尸,大家慌不擇路,各自逃命去了。

    趙九洋確定了自己的猜測,轉頭看著董青青,道:“你要不要出去?”

    “廢話!”

    趙九洋扶正一架梯子,拍拍上面道:“為了安全你先上。”

    董青青皺了皺眉,哼道:“我沒那么金貴,你先上。”

    趙九洋哈哈一笑,道:“怕春光乍泄就說嘛,剛才又不是沒看到!”

    “找死!”董青隨手掄起旁邊的一個瓷瓶當頭砸去。

    趙九洋一閃,躲過花瓶,輕盈無比地上去了。

    當他一上去,頓時視野開闊無比,原來自己正在一處不知名的山腳下,周圍布置得像一個古代的喪場,有方圓好幾里大小,到處掛著飄揚的白幡,地上還灑滿了紙錢,還有許多零零散散的物品,只是此時此刻一個人影都沒有,詭異無比。

    果不其然,他和董青青兩人就趟在一具巨大的石棺里面,而這具石棺竟與古墓那具一般大小,只是石棺這時還未蓋上那塊大大的棺蓋而已。

    趙九洋不作多想,大手一撐,翻出石棺,落到了兩米高的地面。趙九洋剛落地不久,上方便傳來驚叫聲,一道白色的身影急墜而下。

    天外飛星?不對,好像是個人!

    趙九洋眼疾手快,結結實實把墜落的人接住,抱了一個玉體滿懷,兩人皆有短暫的愣神。

    “你好把我放下來了吧!”這次董青青并沒有歇斯底里的扯著嗓門,甚至還有點溫柔。

    趙九洋嘿嘿笑了笑,似乎覺得自己產生的錯覺,趕忙放下懷里的董青青。

    董青青環顧四周,臉色有些發白,道:“難道這就是墓地里的那個石棺?”

    趙九洋側頭聽了聽,似乎發現了什么,心不在焉道:“不錯!”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