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12 先知先覺的逃命
    董青青的腦海一陣翻滾,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逐漸清晰,問道:“我們怎跑到石棺里去了?”

    “暫時還不知道……”

    董青青內心頓如掀翻五味瓶,聲調高了幾分貝,道:“那我們現在怎么辦?當務之急要不要先找回去的法子?”

    “我想,我們回不去了。”趙九洋苦笑道。

    董青青大聲質問道:“為什么回不去了?”

    “因為你和我穿越啦!”趙九洋不悲不喜道,說完雙手攤開,薄如蟬翼的衣服在風中飄揚,像尊大衛雕像。

    董青青被揶得一時間無言以對,狠狠瞪了他一眼,誰知辣眼啊,暗啐一口:馬驢投胎的玩意,當真惡心!

    如果此刻不是心亂如麻,她都想好好諷刺一下面前這個這么不害臊的奇葩!以前她雖聽過坊間有關趙九洋的風言風語還不相信,如今一處,當真想不到此人竟是如此極品。

    “哎……禍不單行,我感覺滅頂之災就要朝我們一步步臨近了。”趙九洋饒有介事地看著四處空曠無人的喪場緩緩道,一副可以預知未來的先知模樣。

    “什么禍不單行?什么滅頂之災?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點?”董青青又想砸人了。

    她現在不但六神無主,而且頭痛欲裂,腦海中不時翻滾著奇奇怪怪的記憶,她想努力抓住可卻無能為力。

    “直覺!你沒感覺得到地面都在微微顫抖嗎?那是千軍萬馬就要來了,而且還帶著濃濃的殺氣。”

    “什么千軍萬馬?什么殺氣?你是不是穿越穿傻了啊?”董青青知道自己現如今最需要的是發泄,最好能把面前這會裝的人踹死!

    “咱們廢話少說!董青青,你相不相信我?”趙九洋直接打斷董青青的呼喊。

    董青青有些發愣,隨即點點頭。

    “那就行!咱們快逃,晚一步說不定就死于非命!”趙九洋話沒說完,立即一把扛起董青青,不顧她的發飆,朝大山深處跑去。

    正當兩人剛隱入深山之際,地面不遠處便浩浩蕩蕩疾馳而來一隊騎兵,人數少說也將近兩萬,黑壓壓一片,卷起漫天塵土。

    雖說是騎兵,可軍姿肅嚴齊整,個個身穿重甲,武裝到牙齒。整支軍隊氣勢凜冽,殺氣騰騰,旗號赫然寫著一個大字——“漢”。

    兩萬騎兵頃刻間便馳騁致喪場,頓然停下,整齊劃一,除了盔甲摩擦的聲響,絲毫沒聽到其他雜音,連戰馬的嘶鳴都沒有。一看這樣的軍隊,軍紀嚴明,氣勢雄昂,絕對是從真正的戰場歷練出來的強兵悍將。

    片刻,只聽見有士兵來報:“稟報將軍,石棺空無一人,此處方圓三里,也毫無人跡。”

    話音剛落,騎兵中緩步走出一匹高大的棗紅色駿馬,駿馬周身披戴鎧甲,只露眼睛。馬背上坐著一位氣質沉穩且威猛的戰將,同樣周身穿戴鎧甲,只露冰冷如刀的雙眼,手持一把長槍,槍頭艷紅如血,閃發著嗜血的光芒。

    其策馬出前三步,遙望西邊的天際,聲冷如冰渣,低沉有力道:“漢祖、天后生前雖奉天運而生,功德千秋,奈何死后詐尸還魂,已成妖孽,日后必將涂炭生靈,糟蹋蒼生黎民,大違天和!為保我大漢萬民之安,今順天意,大義滅親,嶄之!”

    將軍的話音剛落,兩萬騎兵齊聲喊道:“嶄之!”

    天地驟然一片蕭殺!

    將軍滿意點點頭,一揮手中的長槍,“鏗鏘”一陣破風聲隨即而起,天地間越發冷冽。冷冽之間卻清晰傳出將軍冰冷的話語:“升營統領。”

    “末將在!”騎兵隊伍當中又策馬走出一位猛將!

    “命你帶領一升營中央軍騎兵,分三路,配合各地兵署追擊,殺無赦!”

    “得令!”

    升營統領立即領命,隨即把兩萬兵馬分三路,迅速消失在地平線的盡頭。而一隊人馬就往深山處的西邊飛馳而來。

    ……

    話說趙九洋扛著董青青接連跑了大半天,早已翻過了幾座山頭,當他始覺得乏力之時才放下肩上之人。只見我們的董大所長青絲凌亂,花容失色,兩眼泛白,口吐白沫,興許一路顛簸疾馳,把她的心肝脾腎都顛了出來。

    趙九洋有些愕然,訕訕道:“呃不好意思啊……一路只顧著逃命,忘記背著你了……你沒事吧!”

    “趙九洋……你他奶奶的……你不是、不是人……你分明故意的……回頭看我怎么、怎么弄死你……”使得堂堂董大所長爆粗,說明她當真苦到了極點。

    “我如果不跑快一點,你我現在都去見馬克思了。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趙九洋撇撇嘴道。

    “你罵誰是狗?”董青青用盡全身僅存的力氣跳了過來,又打又咬,狠狠發泄了一通。

    趙九洋也不做反抗,任由肩上的美人肆虐。雖然他深知對面的女人是董青青,可關鍵這幅皮囊卻不是她的,難得有如此傾國傾城之色,可遇不可求,他趙九洋不趁機討點好處,真是枉做男人了。

    “嗯嗯……董青青,哦不,好像叫什么拉巴來著,對,夏格拉巴,你真是屬狗的。”趙九洋看著自己身上的牙印,得了便宜還賣乖道。

    “你想死是嗎趙九洋?”董青青怒目圓瞪,可惜毫無殺傷力。

    “哈哈,想死的話我剛才就不扛著你跑了!”趙九洋輕飄飄道。

    “你還吊兒郎當?事情都到這田地了,你還不快想想有什么辦法回去?或者弄清楚眼下的處境。”董青青緩過氣,說話中氣也足了,可說到最后沒來由一陣失落。

    “呃,好吧!讓我仔細想想,我的頭腦現在有點混亂……”趙九洋臉色有點凝重,他的腦海里許多外在的記憶在不停閃爍,可偏偏就是讓他捕捉不了,執意去想又頭痛欲裂。

    趙九洋使勁地甩甩頭,道:“總之,我們身上真的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女人終究是女人,心志如何堅強也是比不上男人的,所以董青青又有點心煩意亂,道:“那我們兩人究竟在古墓里發生了什么事了?”

    趙九洋揉著腦袋殼,道:“龍鳳雙冢在血祭之后,應該發生了時空穿越,之后我們便成了剛剛下葬的那兩人——漢廣平和夏格拉巴,也是我們此刻軀體里的人。”

    董青青臉上浮現一陣糾結痛苦之色,瞇著瞳孔看著趙九洋,壓抑道:“這無稽之談你讓我怎么相信?”

    趙九洋無奈聳聳肩,正色道:“傳說龍鳳雙冢為普天之下至惡之地,發生點狀況也是可能的。若你不相信,我們怎么無端端醒來就躺在棺材里?之前你還沒醒來那會,一大群奔喪的家伙見到我醒來,跑得連鬼影都沒一個,而且說的話全不是漢語。最大的問題則是,你我無緣無故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且腦海還夾雜著許許多多不屬于自己且模糊的記憶。你說我們不是穿越了,那是什么?”

    董青青抱住頭,臉色陰晴難定,片刻方搖搖頭,道:“總之我覺得此事蹊蹺無比,你要我相信這是真的,至少也要找出不那么荒謬的理由來。”

    趙九洋瀟灑攤攤手,微笑道:“沒辦法,我這個人就是擅長異想天開的。”

    董青青看著趙九洋那副瀟灑的模樣,心頭就窩火。你說事情都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而你趙九洋還能無做到洋洋自得,真是天塌了當棉被蓋!

    董青青強行鎮定下自己的思緒,才剛總結了當下的狀況之后,一股無所依靠的挫敗感油然而生,臉色立時又變得很臭。

    趙九洋當然了解董青青的彷徨無助,便安慰道:“古語有云,既來之則安之。說不定,船到橋頭自然直!”

    趙九洋說著,抬頭眺望遠方,眼里閃著不一樣的色彩。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