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13 患難見真情
    當趙九洋收回目光之后,倏然站了起來,頭腦精密地揣度著,緩緩道:“我們得趕緊走,爭取入夜之前翻過面前這座最高的山峰,不然不是死在追兵的手里,也會死在野獸的嘴里。”

    趙九洋說著,奮力爬上一顆不知名的大樹,它的葉子茂名細小,質地毛絨,大有用處。趙九洋三兩下折了許多樹枝,并用藤條簡易制作了兩件樹葉長衣。披掛在身上后,再用一根藤條作腰帶勒緊,不但避免風光外露,也避免了人體柔弱處在森林奔跑時所帶來的傷害。

    董青青起先不知道趙九洋意欲何為,不過一會功夫也被他的野外生存能力有了一個大概的見識,心里又不得不佩服眼前這個奇葩。說實在的,這個樹葉長衣對她來說可是急需的。

    趙九洋等董青青穿戴好,便馬不停蹄在前開路,道:“董大所長,你還能走路不?如果不能,我再扛你。”

    趙九洋話音還沒落,后腦就中了一顆野果彈。

    “如果不是這幅身體的柔弱,本小姐反倒還能扛著你走!”

    “呵呵,不是說上帝都是公平的嗎?給你一副好皮囊之后,當然要在某些方面平衡點,不然你讓別人怎么活,你說是不是?”

    “哼,在這個鬼地方,有沒有上帝還兩說呢?”

    “哈哈也是!”趙九洋附和,開心地笑了起來。

    說實在的,趙九洋的心情真不錯!因為他審視了一下如今的這幅身軀,結果讓他滿意萬分。

    首先,身材不但比以前高大威猛了,孔武有力,而且年紀也非常年輕,大概在二十一二上下。其次,關鍵是男人的資本比之前更雄厚十分,放之以前的國度,絕對是千年難得一遇。

    說到底,趙九洋本身是一個隨遇而安之人,甚很容易自我滿足之人。譬如今這個“漢廣平”,方方面面都勝超以往,你說他能不開心嗎?何謂偷著樂,然也!

    董青青的體能終究不行,路程還沒走到一半便栽倒了。柔嫩晶瑩剔透的雙腳早已磨出了紅腫的水泡,大大小小不下雙手數。

    趙九洋跑過去一看,嚇了一跳,忍不住腹誹:這么兩如玉般小腳就這么殘了,暴殄天物啊。你說你董大所長也悠著點,怎么說人家“夏格拉巴”都是國色天色的人兒,才沒被你附身半天就殘了三分。

    “我背你!”

    趙九洋一彎腰不由分說把她背上了后背,后背的人兒死撐地掙扎幾下,隨即肩膀處傳來幾拳頭,力度跟瘙癢差不多,最后安份了。

    當天色完全黑下來的時候,趙九洋也終于跨過了最高那座山峰,而背上的董青青早已傳來輕輕的鼾聲。趙九洋也累得不行,但聽到背后傳來的鼾聲,他沒來由有些安寧!

    趙九洋瞧了瞧天色,眉頭有些緊縮。他頓感深山處的空氣有些躁動,山巒起伏,黑壓壓的輪廓仿佛多了幾分未知的危險,野獸的呼嚎也逐漸密集起來。

    當下,必須趕緊找到一處棲息地,最好是山洞,也必須趕緊生起火來,不然今晚就危險了。趙九洋前世當兵時積累的野外生存能力不時提醒著他,想著想著,他的腳步加快了許多。

    當董青青從美夢中醒來時,周遭的景物映入眼簾:一處不大的山洞,環境比較干燥;一處火堆,火堆上烤著一只仿似野兔的動物,肉香撲鼻;還有一個忙碌的身影,在火光的映照下慢慢變得溫暖柔和安逸。

    董青青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她雖然覺得腰酸背痛,但精神還算飽滿。她在夢里聞到了肉香,饑渴交迫,于是強行醒了過來。

    趙九洋忽然停下手中的活,道:“董大所長,你醒啦?”

    董青青知道他是聽到自己的肚子饑餓的呼喊才發覺的,臉上沒來由一熱,掙扎下了他的背,腳上的水泡刺痛讓她差點叫出聲來。

    董青青剛下地,猛然才發現自己一直都是睡在趙九洋的背上,而他今天忙活了一整天也不曾把自己放下來,忽然心頭有點堵。

    “你是傻子嗎?怎么一整天背著我?可以叫醒我,讓我幫幫忙……”董青青難得弱弱道。

    “哈!看你睡得哈喇子掉了一地,不忍吵醒你,就背著啦!其實你不用這么感動滴,更不用以身相許,你這樣的異域風情美女,俺怕降不住……”趙九洋打趣道。

    “趙九洋,你正經點會死呀?”董青青忍不住低聲吼道。

    趙九洋呵呵一笑,不接話頭,隨手遞給一顆拳頭大的山果給她,示意道:“吶,知道你渴了,吃一個唄,權當消消氣。”

    董青青也實在渴得冒煙,拿著果子立即湊到嘴里一咬,果汁飛濺,清甜淡綠色的果液爆了個滿口,頓覺人間美味,三五口便消滅了干凈,意猶未盡,嘴角還殘留著果醬。

    這輩子還沒吃過這么美味的東西!

    董青青舔了舔手指,道:“趙九洋,還有沒……”

    董青青還沒說完,眼前早就遞來了一枚山果,只聽見趙九洋道:“早就知道你吃了還想吃的。”

    董青青看了一眼有些欠揍的趙九洋,不客氣地接過山果,哼聲哼氣道:“趙九洋,你怎么知道這些山果可以吃?難道不怕它有毒嗎?”

    話音未落,她絲毫不在意是否有毒,大快朵頤,那樣子像極豬八戒吃人參果。

    “直覺!”趙九洋老神在在道。

    “切……”董青青嗤之以鼻,信你個鬼。

    趙九洋不以為意笑了笑,轉身拿下烤架上的野兔,湊鼻邊聞了聞,肉香撲鼻,滿意道:“火候剛剛好!”

    說著便撕下一大塊腿肉遞給董青青。

    董青青見到冒著熱氣的烤肉,口水早已滿口腔打滾,毫不客氣接過來,張口就咬,忽的“啊”一聲驚呼,不停往嘴里扇氣,樣子甚是好笑。

    “董大所長,好心你慢點吃好不好,你不知道剛烤的肉很燙嗎?”

    “人家夏格拉巴可能是當今世上少有的柔情萬種的貴族的美女子,被你附身之后,玉足殘了,現在輪到櫻桃小嘴也殘了!我說你能不能愛惜點?”

    “好歹夏格拉巴也是我名義上的夫人,你別把用殘了,不然跟你急!”

    “喂,董大所長,好心你吃慢點!”

    “吃慢點!”

    “留點給我!”

    ……

    當趙九洋還在喋喋不休的時候,一塊半斤重的骨頭朝他當面砸來,百步穿楊!

    “啊……謀殺親夫呀!”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