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15 神經病不是病
    趙九洋滿意地上了岸,穿妥好衣物,感覺這幾天的火氣終于散去,整個人神清氣爽,倍感頭頂透過斑駁樹葉灑下來的陽光也明媚了幾分。

    趙九洋哼著小曲子往回走,將要靠近水潭時,便隱約傳來董青青有氣無力的叫喊:“趙九洋……趙九洋……”

    大事不好,董青青出事了!

    趙九洋心頭大震,三步并作兩步躥上水潭!果然,只見董青青躺在水邊,滿臉痛苦,臉色發青,牙關咯咯直響。趙九洋大呼一聲,徑直跳下潭中,一把操過董青青,橫抱著跳上岸來。

    “董大所長,你怎么了?是不是被水里什么東西咬了?”趙九洋急促道,也顧不得對方不方便,急忙在其身上檢查起來。

    董青青雖此時寒氣入體,下腹絞痛,但被趙九洋此番做作,原本發青的臉都漲成豬肝色。剛要出言拒絕,只聽趙九洋大聲驚呼:“你流血了! ”

    趙九洋不做二想,饒是他此刻心無旁騖,但只覺鼻孔直接一熱,兩道鼻血如瀑布飚出。

    “啊……你才噴血啦!”原本董青青都已羞得無地自容了,可見趙九洋無緣無故灑出兩道血柱,神鬼莫測般,嚇得大叫。

    趙九洋急忙捂住鼻孔,訕訕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純屬意外!”

    董青青此時不知哪里來的力氣掙扎出他的懷抱,虛弱道:“我好、好冷,你、你幫幫我……”

    “哦哦……”趙九洋趕忙幫她套上衣服。

    “董大所長,你、你的傷勢好像很嚴重,血流不止。”

    董青青差點把自己青紫色的嘴唇咬破,虛弱又狠狠道:“你、你別管!”

    “即使是什么東西咬了,你也別不好意思說……”

    “不是!”董青青低吼道。

    “你別倔了,快點止血,萬一有毒,人命關天……”趙九洋就要強行出手了。

    “你、你不許動!”董青青歇斯底里一喊。

    趙九洋眉頭一挑,雙目微瞪,不怒自威,道:“都到這時候了,還要命不要命?”

    董青青被趙九洋威嚴的神情怔了怔,咬著嘴唇,一字一句道:“讓你別管,我、我只是正常操作而已……”

    趙九洋努力辨別著此處的“正常操作”,最后一個趔趄,差點摔了個狗吃屎。鬧了半天,竟是這么一出。

    半晌,趙九洋才尷尬道:“呃那個,那個,你先歇著,我扶你坐下來!”

    趙九洋撐扶董青青坐好,見她牙關還在打顫,也不顧雅觀以否,急忙把自己身上的樹葉長衣脫下給她披上。

    “你感覺好了點沒有?”趙九洋關切問道。

    “感、感覺還是好、好冷……”董青青顫聲道。

    趙九洋見勢不妙,急忙掏出他懷里備著的生火樹枝和木屑。這些都是他昨天生火時備份起來的,用樹葉層層裹住,以防下雨天找不到干燥的生火柴木生不了火。

    不一下,趙九洋便燃起了火堆,熊熊的火苗竄了起來。趙九洋腦子一轉,把火堆分成三堆,成三角形把董青青圍籠在中間。被周圍的火烤了半刻,董青青才感全身慢慢回暖,臉上的青紫色也逐漸淡去,恢復點人色。

    縱使剛才遭遇極度的尷尬,可董青青還是感激地看了趙九洋一眼,道:“謝了。”

    “呵呵!”趙九洋笑了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怎么被你感激還有點過意不去呢!”

    董青青白了他一眼,不搭話,嘴里卻哼哼唧唧道:“殺千刀的夏格拉巴,得什么病不好,偏偏得神經病!”

    趙九洋聽董青青這話的語氣頓覺好生可愛可笑,不由接著話頭道:“是呀,神經病不是病,病起來真要命!”

    聽后,董青青噗嗤笑了起來。

    自此,剛才歷經的尷尬、羞赧、郁悶、無奈、抓狂通通被她一掃而空。下一秒,她頓時覺得自己變得異常豁達起來。

    “趙大先生,你說接下來怎么辦,你給個說法。”

    “哦……”趙九洋忽轉過頭驚訝地看著董青青,直覺她不一樣了。

    這“趙大先生”的稱呼自從穿越之后,她就再也沒有喊過,如今一改往日的口風,似乎那個董青青又回來了。

    “你傻傻看著我干啥?趕緊說怎么辦。”董青青撇撇嘴道。

    “什么怎么辦?……”趙九洋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董青青指了指自己,努努嘴,道:“這兒啥也沒有,我怎么趕路?”

    “哦!你說這個啊!”趙九洋恍然大悟道,“簡單呀,這點小事難不倒我趙九洋的,你等著!”

    說著赫然起身,董青青急忙扭頭,不忍直視。

    趙九洋向來是一位心靈手巧,且善于就地取材的人。所以他很快就找到山中一種開花如棉花般的植物,很快大功告成!妥妥的大自然止血貼!

    趙九洋甚感滿意,于同時也給自己重新制作了一件樹葉長衣,套在身上自我感覺良好,最后滿載而歸。

    當董青青看到趙九洋帶回來的急需用品后,雙眼睜得如銅鈴大小。媽呀,當真是人才啊!

    “趙大先生,你果真是廣大異性朋友的好幫手啊!”

    “哈哈,那是!”趙九洋暗自得意,想著以往不知道給多少女性朋友帶去黑夜里解決寂寞寒冷的溫暖。

    “所以說,不做女人可惜了!”

    趙九洋聽得憋出內傷。

    董青青此番身體不舒服來得非常出奇,且浸跑在水潭的時間太長,導致寒氣入體,讓其元氣大傷。趙九洋是一位從不乏憐香惜玉的高尚之人,于是乎當仁不讓成了某人的專用坐騎。董青青自恢復了自我風采以后,趴在趙九洋的背上也顯落落大方,不似之前那般如坐針氈。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董青青還不能就此想通的話,那也活該自討苦吃。事到如今,兩人完全坦誠相待過,何況名義上還是夫妻組合,如此這般若還扭扭捏捏的話,那只能說是茅坑里的石頭了。

    “既來之則安之吧!”董青青內心默默嘆道,收回思緒,目光落在身前這個體魄強壯的男人身上,第一次仔細打量起來。

    只見其身材高大,膚色健康,五官齊整,面相堂正,眉目間還藏隱著一股威嚴,每一點都恰到好處,不失一位人間美男子。唯一讓董青青覺得美中不足的是,他的整體面貌稍顯稚嫩,奶油味還沒脫去。蓋不過于年紀太輕,青春沒沉淀下故事罷。假以時日,人如美酒,必歷久醇香。

    董青青忽而展顏一笑,語含戲謔道:“趙大先生,我終于知道你最近的心情會這么好了。”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