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16 恭喜穿越了(求收藏)
    “哦……”趙九洋微微別過頭來,揶揄道,“怎么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你說說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夏大所長。”

    “我看你最近淡定無比,是因為你對如今這副皮囊非常滿意。較之以前,不但年輕十歲,而且英俊得甩之前三條街。這等天大的好事你趙九洋會不沾沾自喜?”

    “哈哈……不錯不錯,知我者董大所長也!”趙九洋笑著頓了頓道,“不過只猜對了一半。”

    “還有一半不是不知道,是不恥于說罷了!你們男人眼中不外就‘錢權色’三樣東西,再多也裝不上的了。”董青青鼻孔朝天,一副我不認識你認識你要倒八輩子霉的模樣。

    趙九洋大為嘆服董青青精準的推測,忍不住頂呱呱道:“董大所長果真料事如神,堪當女諸葛!”

    “哼!馬屁別拍那么早。”董青青不屑道,“由此可見,之前你在女人面前得多自卑啊……”

    趙九洋急了,道:“打住!打住!董大所長你這猜測我就堅決不同意了。你大可回去查查,‘北國雄將’趙九洋是何等響當的金字招牌?”

    “哦……看來當年坊間謠傳你夜御十女那是真的了嘍?”董青青嘿嘿笑著,一副終于了然于胸的神情,道,“難怪當年剛榮升‘所長’第二天就被上頭擼了。”

    “咳咳……意外意外!”趙九洋嘴角扯了扯,尷尬笑道,“是事也不怕對人說,不過都已是三年前的陳年臭事,不提也罷,不提也罷!”

    前嘴剛說完,后嘴便唱:“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幾多風雨……”

    聽到他不置可否的回答,董青青心頭莫名一堵,道:“看來這事千真萬確了。哼哼,我道北國什么‘雄’將,原來是狗熊的‘熊’。”

    “你……”趙九洋一陣氣短,內傷加重,最后擺擺手,道,“算了,咱們不提這個,還是趕路要緊,不然今天翻不出面前這兩座山。”

    董青青見他遇事當烏龜,沒來由揚起巴掌,“啪”地甩在他后腦上,道:“顧左右而言他!”

    “喂董大所長,能不能不打頭?”

    “啪!”

    “董大小姐,別動不動就打頭行不行?”

    “啪啪!”

    “董大領導,別再打了,還打就打傻了……”

    “啪啪啪!”

    “董大姑奶奶,再打真的傻了……”

    “啪啪啪啪……”

    ……

    三天后,趙董兩人終于走出了連綿不絕的群山。兩人難掩心頭之喜,對視一笑,如釋重負。這些天的經歷,對趙九洋來說還好,權當戶外歷練;可至于董青青而言,有種劫后余生,恍如隔世之感。

    趙董組合沿著大道警惕地走了一天之后,西邊遙遙處便出現一座古城池。古城城樓聳立,古風濃郁,與中國古代城池頗有幾分相似,但規格卻雄偉許多。

    趙九洋和董青青在考古界并稱“南青北洋”,足見在專業領域多么資深,可兩人看到如此一座古城時,眼里絲毫沒有驚喜,恰皆是復雜之神色。

    董青青抬起玉手揉揉額頭,道:“你看出這古城是哪個朝代的產物?”

    趙九洋腦海里閃過中國歷代所有的古城風格,而結果得不出答案,搖搖頭道:“不確定。不過這風格似夏商,又似唐宋,表面看似與中國歷代王朝淵源,可實際差異卻非常大。不好判斷啊。”

    董青青料趙九洋會如此回答,嘆了口氣,道:“看來,我們真的穿越了,恭喜了!”

    “哈哈,同喜同喜!”趙九洋笑著,看了一眼有點垂頭喪氣的董青青,又道,“不過也不必苦惱,事情也許沒你想象的那么差。再說,真是穿越了,世界之大也并不孤獨,至少我們是兩人一起來的,不會遺世獨立,你說是不是?”

    董青青不吭聲。

    趙九洋自顧說著:“人世際遇自有定數,上天要我們穿越到此處,說不定也是命運最好的安排。居然來了,就應好好看一番。”

    董青青想到自己年過古稀的雙親,眼光閃爍幾下,堅定道:“我還是要想辦法回去的。”

    “莫急!要想回去,那也得先弄明白這是什么回事,這個國度是什么樣的。何況我們后面還有莫名的危險,能活下來還是兩說。所以當務之急,魯樹人先生說的對,一要生存。”

    兩人說著,將要轉過通往古城的官道時,趙九洋忽然皺著眉頭,道:“感覺不對……”

    因為寬敞如十六車道的官道上竟絲毫沒有人車過往的跡象,情形有些古怪。

    遲疑之際,忽然官道后方驟然傳來喧天動地的馬蹄聲。一股兵馬蜂擁如潮,隊形凌亂,丟盔棄甲,個個臉帶驚慌之色。慌亂的隊伍中還揚著一面破爛不堪的旗幟,旗上寫著一個篆隸難辨的大字。大字與漢字有著很大的異同,不過趙九洋腦里殘留著漢廣平的記憶,他一下子便認出是個“夏”字。

    趙九洋見勢不妙,急忙拉著董青青跳下了路旁的草叢里,一大群殘兵亂馬呼嘯而過。殘兵個個身負戰傷,狼狽不已地用著奇怪的語言大叫,道:“守好城池,漢狗要攻城啦!”

    趙董組合雖然不曾聽過那樣的語言,但他們都能自然地理解對方的意思,兩人不由相視一眼,這一出當真不是影視城拍電影的戲碼。

    董青青臉色有些蒼白,低聲道:“接下來我們怎么辦?要不要躲避一下?”

    趙九洋搖搖頭道:“先等等,看看是什么情況再說。他們這會忙著備戰,我們藏著這里應該還算安全。”

    “轟隆轟隆”一陣大響,馬群飛快而過,一頭扎進古城里。而古城的城頭上早已涌出了不少的官兵,個個手持武器,神情萬分戒備,顯然那隊殘兵給他們帶來了不好的消息。

    “咔嚓咔嚓”連接著大響,巨大的城門一下子緊閉起來。城樓上的擂鼓聲“砰砰”,一股蕭殺的氛圍彌漫開來。董青青何時見過這般戰陣,心頭砰砰大跳,臉色又白了幾分。

    趙九洋自始自終緊盯著周遭,微微沉吟道:“看來大事不好,我們穿越到了一個戰爭的國度。”

    “趙九洋你別危言聳聽!”董青青感覺腿都有點兒軟。

    “吶,不信你瞧!”趙九洋指了指身后的官道,那里早已塵土飛揚,一股眼看不著卻真確能感受得到的殺氣有如烏云壓頂而來。

    董青青幾乎軟倒在地,下一秒她就看到一支兵馬浩浩蕩蕩整整齊齊而來。走在最前面的是騎兵,跟在后面是步兵,個個身穿蹭亮的鎧甲,手持長矛,總人數少說也有五千。

    “趙九洋,現在怎、怎么辦?要不咱們快跑吧!”董青青哆哆嗦嗦道。

    “別怕,別怕,容我再想想……”趙九洋揉揉腦袋,喃喃道,“不對啊,如果要攻城的話至少要準備攻城器械的,而這支漢軍絲毫不帶輜重,他們應該不是來攻城的……”

    “趙九洋,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空推斷軍事布局?”

    “董大所長,別出聲,淡定點!”趙九洋說著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附:感謝收藏關注的老大們!來吧,咱們一起穿越!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