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17 千里追襲
    漢軍有條不絮地在離城池一箭之遙處停下,一匹駿馬揚鞭而出,喊話道:

    “燕山城里的人聽好了!本將今日來此并非戰事,只奉我大將軍之命,追殺大漢兩名妖孽,特此警告:如燕山城膽敢包庇,必將踏平之!”

    “你北漢別欺人太甚,燕山城雖是彈丸之地,豈可說踏平就踏平?我泱泱西夏何嘗怕過你北漢?”這時燕山城樓有一將領怒站出來斥道。

    “聒噪!”北漢的將領一聲怒喝,彎弓搭箭,“啾”一聲撕破長空,風馳電掣而去。燕山城樓處傳來一聲哀嚎,一人從城頭栽倒城下,頃刻斃命!

    燕山城樓一陣悸動。

    “此番本將有要事在身,不愿挑起兩國戰端,不過你若不知好歹,別怪我今日就踏平你燕山城!”大漢將軍繼續有恃無恐道,口氣大的出奇!

    “吼!”大漢幾千兵馬齊喝,氣勢逼人,聲震九霄!

    從局勢看來,燕山城不過兩三百守軍,個個氣勢萎靡,還真不是這支大漢軍隊的一合之敵,難怪被別人吃的死死的。

    趙九洋從小崇尚強軍夢,如今目睹這番場景難掩內心澎湃,那大漢將軍所為更是屌炸天的節奏。相反董青青,兩極分化。隨著燕山城頭掉下的那人伊始,她的心差點跳出胸外,全身發軟,使不出絲毫的力氣。

    “合將出!”馬上將軍念道。(注一)

    “末將在!”軍隊中策出一馬,雙拳拜揖道。

    “貼告示!”將軍一揮手道。

    “是!”

    話音剛落,合將單槍匹馬直往燕山城門而去,而燕山城上的西夏軍吱聲不敢吭,任由北漢國的合將把兩張告示貼于城墻兩邊。

    一切妥當之后,北漢將軍揮揮手,道:“大軍撤回十里,安營扎寨。妖孽極有可能在西部山區,傳令下去,以撮隊為單位,步步為營,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大將軍有令,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得令!”眾軍領命,迅速撤離,井然有序!

    北漢這支強軍說來即來,說走就走,如六月雨般,瞬間退了個精光。窺一豹而見全身,北漢軍事是何等的強大,至少西夏國與它不可同日而語。

    “喂趙九洋,人都走光了,你還在想什么?”董青青終究不是不歷世事的黃毛丫頭,軍隊一走之后,她立即就鎮定了下來。

    “哎,這回棘手了!”趙九洋眉頭緊鎖道。

    “怎么棘手法,你說來聽聽。”

    “你剛才沒聽到,所謂的北漢國千里追襲我你這兩妖孽,都不惜在別國的城墻上貼告示了。”

    “哈……他說的兩人就是我們?”董青青此時才有點回過味來,道,“那、那怎么辦?”

    “北漢國軍事無比強大,只要動用軍隊全面一搜索,你我插翅難飛,十死無生!”趙九洋沉吟道。

    “不會這么嚴重吧?”董青青無法相信道,“這夏格拉巴和漢廣平究竟犯了什么彌天的禍事,才使得北漢國如此大費周章?”

    “總之這兩人的身份絕對不簡單,可惜的是,你我都對過去的記憶太過模糊,一時半刻也記憶不起有用的片段。”趙九洋揉著腦殼無奈道。

    “要不我們想辦法躲進燕山城?”董青青眼睛一亮道。

    “不能了,如果早一天我們完全可以進去的,如今我們兩人的信息早就貼在了城門墻上,且不用小半天整個燕山城都會知道我們的事情。何況被北漢國這么一折騰,他北漢軍隊一日不退,燕山城一日不敢與外互通,我們根本進不去。”趙九洋砸吧著嘴道。

    “那我們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涼拌!”

    “別廢話,你趙九洋不是‘北國狗熊’嗎?這生死關頭,你趕快想個法子出來。”

    “不是北國狗熊,是北國雄將!”

    “都差不多,別磨磨唧唧。”

    “算了,跟你有代溝。”趙九洋敗下陣道,“如今后有追兵,唯一的辦法只能往前了。前面這西夏國就是我們最好的庇護所。”

    “不是不能進燕山城嗎?”董青青道。

    “燕山城如今才是最危險的地方,我們不進也罷。咱們繞繞路,想其他辦法進入西夏國境。”

    董青青點點頭,贊同道:“事不宜遲,趁北漢軍隊安營扎寨這回咱們快逃!”

    “言之有理,趕快逃!”

    在逃難的路上,南青北洋組合首次志同道合一致對外。為了躲開追蹤,他們專挑不起眼小道躥,走走停停,步步為營,萬分小心。

    一日,兩人終于碰見了一處小村落,董青青大喜。這些天他們日夜兼程,爬山涉水,僥幸避開了幾波來回巡查的軍隊,途中當真苦不堪言,如果不是意志力堅強,早就崩潰了。

    “趙九洋,咱們進村子歇歇再走可好?”董青青可憐兮兮道。

    “不行!說不定這還是北漢國的境內,進去里面會暴露行蹤。你在這里等著,我進去里面順點衣服和食物。”

    董青青一臉失落,但是又找不到理由反駁,沒好氣道:“別說得那么冠冕堂皇,是偷就偷,說什么順?”

    趙九洋嘿嘿笑著,配上黝黑的膚色,滿臉的胡渣子,粗狂得像個野人。

    只聽見野人嘆道:“哎,你說我堂堂趙九洋,聞名遐邇的考古學家,英俊瀟灑的有為青年,想不到為了生存,也不得不做偷雞摸狗之事。”

    “拉倒吧你!你做賊還做少?”董青青不同意了。

    “我發誓,我生平就首次打算去做賊,只是有個打算而已,還沒實行。”

    “哼,你北國狗熊這些年都不知偷了多少女人的心,還說沒做過賊?”

    偷心賊!

    “哈……”趙九洋一臉無語,只能承認。

    “別磨嘰,快去快回!”

    “遵命,董大所長!”趙九洋跑得影都沒有。

    片刻,趙九洋滿載而歸。不但弄來兩套農家服裝,也順來不少的干糧,起碼未來三五天口糧不用擔憂。

    當董青青換好衣服一出來,趙九洋頓覺眼前一亮,哎呀媽呀!之前野人打扮的時候,董青青也是傾國傾城的野人;如今一換農家風范,也是傾國傾城的小家碧玉;所以說,美女怎么都是美女,無解的存在。

    “怎么了趙九洋?我臉上不對嗎?”董青青看著一愣一愣的趙九洋直勾勾地傻看著自己,不解道。

    “哦……沒什么,沒什么,我只是很奇怪而已。”趙九洋回過神道。

    “奇怪什么?”

    “嘿嘿……奇怪你怎么穿衣服比沒穿衣服好看多了。難道是我看多了嗎?”

    “去死吧趙九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注一:合將,為合連長,軍隊編制,統領2000人。九州大陸的軍隊編制為:中軍(2000W人)  石師(200W人)  斗團(20W人)   升營(2W人)   合連(2000人)   勺隊(200人)   撮伍(20人)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