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18 原來我也是高手
    趙九洋等董青青罵完踩夠之后,再次直勾勾看著董青青,擺出一副評頭論足的模樣,道:“董大所長,我總感覺有些地方不妥!”

    “哪有什么地方不妥?”

    “嗯,你這張臉太好看了,路上太容易招搖。”

    “那怎么辦?”

    “用灰或泥抹黑吧!”

    董青青想了想也是這么一回事,人長得太漂亮也會物極必反的,至少在逃亡的路上就太過招搖。哎,這個夏格拉巴,時到如今,還真一無是處。

    董青青勉為其難,道:“抹黑就抹黑吧。”

    “嗯,好像還有一點,就是……嗯就是……”趙九洋有點難以啟齒的樣子。

    “就是什么,盡管說。你趙九洋怎么今天變得扭捏啦?”

    “好吧,我說……就是你前面的主要內容太大,而且還突出兩點……”

    對方沒說完,董青青母老虎般跳起來,道:“趙九洋,你一天不惡心會死嗎?!……”

    “冤枉啊我!我說的都是實情嘛。別不愛聽,我都是為你好!不信你想一想,士兵行軍在外,常年不得宣泄,以看母豬都是美女的節奏,如果碰見你還不把你分啦?”

    “把你分了,把你全家都分了……”

    “呵呵,別嘴硬了,快用薄如蟬翼的斂衣勒住吧……”

    “趕緊滾蛋……”

    “記住狠狠地勒,使勁地勒……你可知道你是36E……”

    “E你妹!”董青青操起地上的一塊磚,手起刀落般拍來!趙九洋嚇得大跳,慌忙跑遠。

    “哈哈夏格拉巴,忘記告訴你了,俺膝下沒妹子!”

    ……

    第四天后,南青北洋組合終于走出山地區域,來到了一處平原。平原地勢平坦,毫無遮掩,皆是農田。好嘛,這次想隱蔽都不行了。話說一個人的運氣背了,飲水都能噎死人。有些事情,你越怕它來,它偏偏就迎面而來。

    趙九洋還想求爺爺告奶奶的讓上帝保佑不要出岔子,祈求還沒完,背后就傳來了緊密的馬蹄聲。他扭頭一看,十騎正朝他飛奔而來,眨眼到達跟前。

    趙九洋剛想爆粗,馬蹄如飛,吃了滿嘴的塵土。

    來人皆是黝黑健壯的士兵,身穿“漢”字戰衣,中等身材,手持長槊(讀shuò,注一),圍著趙夏兩人來回審視。

    一領頭士兵沉聲道:“下面何人,將往何處,快報上來,否則殺無赦!”

    趙九洋絲毫不知自己是何人欲往何處,腦靜急轉答道:“回將軍話,我們是本地人,這是我內人,剛探親回來。”

    “這兩人你可認得?”領頭士兵抖開手中的通緝告示,不出所料就是栩栩如生的兩位當事人。

    趙九洋佯裝細細觀察一番,搖搖頭道:“回將軍,這兩人我們不曾見過!”

    “那你呢?”領頭士兵驅馬上前兩步,把告示晃到董青青的面前道。

    “回將軍,我、我不曾見過!”

    領兵漢子目光如炬,道:“真不知還是假不知?”

    董青青心頭一堵,支吾道:“真、真不知……”

    領兵漢子目光忽然變得凌厲,狠聲道:“還在裝?殺……”

    領兵士兵殺字沒說完整,身旁的趙九洋早已出手。正當董青青一開口,他便知已露馬腳。你一村婦會有黃鶯出谷的嗓音?失策,早知讓她當啞巴算了!

    趙九洋一把從馬上扯下對方,就是一刀,一把匕首迅速捅進了他的喉嚨。這把匕首正是之前趙九洋入室偷竊時順來的,一直神不知鬼不覺地藏在袖子里。

    “撮長……”其余士兵見勢驚呼,一哄而上。

    只見趙九洋出其不意解決掉領兵之后,一手奪過他手中的長槊,一抖槍花,橫掃千軍!七八匹戰馬立即斷腿紛飛,血光濺灑,人仰馬翻,一時大亂。

    趙九洋就勢一攥,把董青青扯回身后,迅速又是一掃,另幾匹戰馬難逃厄運。其實說時慢那時快的,趙九洋這一輪操作不過是眨眼功夫。

    當世武功果真唯快不破!

    趙九洋趁兵荒馬亂之際,上前一步,長槊一遞,正中士兵的喉結,隨即切瓜砍菜般,瞬間僅余三位。

    董青青滿臉驚駭,一時間仿佛在做夢。她何嘗想到趙九洋竟是如此傳說中的絕世高手。其實,趙九洋自個也覺吃驚,這些所為都是“漢廣平”自身的本能反應罷。

    媽呀,原來自己還是萬中無一的絕世高手!以后可以橫著走嗎?

    僅余的三位士兵大駭,掉頭就跑。誰知沒走兩步,長槊當胸而出,被刺了個穿心透;另一個被一把匕首直接刺穿喉嚨;最后一個干脆嚇軟在地。

    “好好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殺立現!”

    “別、別殺我,我什么都說!”士兵驚魂未定道。

    “這兩人究竟是誰?”趙九洋指著掉在地上的告示道。

    “我只知道他們是我大漢的妖、妖孽,中央軍舉國來報,說、說護國大將軍有令,殺、殺無赦!”士兵抖抖索索道。

    “還有中央軍?”趙九洋眉頭緊皺,道,“那你們是什么軍?”

    “我、我們只是地方的部署軍而已。”

    “你們的護國大將軍是誰?”

    士兵有些傻眼,連護國大將軍是誰都不知道,火星來的嗎?遲疑片刻,方膽戰心驚道:“大將軍他、他名叫……漢、漢離……”

    趙九洋眼里忽然射出了一道精光,道:“那漢廣平又是誰?”

    “哈……”士兵嚇得雙腿跪地,匍匐哀求道,“漢祖名諱你怎敢直呼?要治割舌之罪!”

    趙九洋和董青青兩人心頭大震,想不到這“漢廣平”竟是北漢國的國王。如今整件事情就復雜異常了。

    “那這漢廣平與漢離是何關系?”

    士兵只是搖頭,滿是驚恐,連聲求饒,不敢多說半句。

    “那夏格拉巴是何許人也?”董青青忍不住問道。

    士兵更是搖頭,吱聲不作。漢國皇家之事,天下人誰敢隨便議論?被爆出,日后或牽連九族,皆是滅頂之災。

    士兵其實不說,趙九洋也把整個關系整合了一個大概,夏格拉巴極有可能是漢廣平的王后或妃子,一起葬于“龍鳳雙冢”,真相絕對是殉葬而為。

    這漢廣平、漢離皆同姓,必同出一脈。按理而言,漢廣平身為漢祖,即使死而復生也不至于被軍隊千里追殺的!整件事情歸根出自“皇權斗爭”。大抵漢離兵權在握,早盼漢廣平死絕,如今死而復生,哪能讓你存活于世?正好扣上了“妖孽”的帽子,順水推舟,一舉兩得。

    趙九洋想到歷史的宮廷皇權之爭,背脊發涼。往后的路必然如履薄冰,如想活命,不詳細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十死無生。

    趙九洋又問了幾個迫于了解的問題,可士兵一句話不肯說,眼里全是恐懼,最后逼得急,干脆咬舌自盡,趙九洋想阻止都不行。之前貪生怕死,到此時卻咬舌自盡,可見這個世界的皇權等級是何等的森嚴。

    趙董兩人對視一眼,彼此心頭烏云密布。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