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0 母夜叉是也
    董青青有苦說不出,內心既復雜又糾結,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動,腦海里閃過夏格拉巴以往的模糊畫面,雪上加霜。董青青雖記不清楚記憶里的人物,可是用腳趾都能想出就是現在后面那個混蛋的。

    正當董青青有點迷亂之時,耳邊蕩來了一聲呼喚“拉巴”,她的心弦猛然一斷,腦海一陣空白。緊接著,感覺有個人湊了過來,上下失守,如置云端。

    話說北漢國的戰馬就是有靈性,上面動靜太大,異響連連,以為出了大事,憐香惜玉之心大發,急忙前蹄一頓,后蹄一縱,屁股拔地而起,緊急剎車。

    “砰!”兩狗男女滾進了地上的塵土里,世界一片清明!

    忽的,“啊”的驚天大叫,只見一豐姿跳將起來,對著牛高馬大的人就是劈頭蓋臉地胖揍。

    “趙九洋你這老色狼……”

    “你殺千刀的登徒子,你趁虛而入,人皮獸心……打死你,打死你……”

    “趙九洋你別逃,本姑奶奶饒不了你……站住,站住……”

    “你還不站住,下次別怪本小姐刀下無情……”

    趙九洋只覺得涼風颼颼,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險”密布全身,最后只得乖乖停住受罰!等董青青錘飽打累了之后,方才作罷。一介年輕貌美的小鮮肉立馬鼻青臉腫,慘不忍睹!

    趙九洋生平第一次真切地體會到“女人與小人難養也”的真諦。他也發覺,眼前的董大所長是母夜叉的不二人選,活該她至今都還是老剩女。

    最后的最后,兩人還是同騎一匹馬。

    董青青也想自己單騎的,只可惜實力不允許,幾次差點摔成殘廢。倔強如她都迫于生命之憂,讓趙九洋重新坐到了背后。

    “趙九洋,本姑奶奶鄭重警告你,若還心懷不軌,別怪我刀下絕情!”董青青一臉恐嚇道,單手做剪刀狀。

    趙九洋冤屈道:“董大小姐,你這話我耳朵都聽出繭子了。何況事情也不是我想的,情不自禁,是那個漢廣平……”

    董青青柳眉倒豎,道:“你還說?”

    “好好……”趙九洋立馬閉嘴,眼觀鼻鼻觀心,不敢越雷池一步。

    董青青狠狠嘀咕道:“不知道這個鬼地方有沒有剪刀買?如果沒有,姑奶奶我就打造一把……”

    趙九洋聽了一陣心驚肉跳,剛才被董青青“斷子絕孫”腳法踹的地方又隱隱作痛起來,齜牙咧嘴。他都無法想象董青青會如此心狠手辣,也不怕謀殺親夫,將來斷送幸福。

    一路上,董青青有如惹毛了的母老虎,橫豎不對,把身后的護花使者折磨成了“護獸使者”,好不殘忍。

    轉眼間,兩天過去,在平原出一直往西飛奔,包袱中有足夠的干糧,途中并未停留,也沒遇到什么追兵,趙董兩人稍稍放心。由于馬不停蹄,日夜兼程,第二天那匹有“靈性”的馬就被趙九洋忍痛割愛放生了。

    “趙九洋,我要下去休息,全身要散架了。”

    董青青這么多天第一次提出要休息。這些天幾乎一直都在馬背上,日灑雨淋風塵仆仆不說,關鍵是馬這樣的交通工具體驗實在太差,一個不小心就能把肺顛出來。

    趙九洋看看天色,還有兩個時辰就已傍晚,董青青不是柔弱之人,看來是真受不了。于是點點頭,道:“那我們就到前面的小樹林休息幾個時辰,今晚趁著夜色再趕路。”

    “再不下來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我滴娘啊!”董青青趕忙下了馬,呼天搶地打算步行過去。

    董青青的話音未落,大道后方便傳來了一陣陣倉促的馬蹄聲,聲勢甚是嚇人,她慌張轉過臉,杯弓蛇影道:“會不會是官兵來了?”

    “極有可能,而且人數不少,少說也二三十人!快上來,這里都是平原,無處可逃,咱們必須躲進那片小樹林里!”趙九洋說著,慌忙策馬撈起董青青,迅速往樹林里奔去。

    很快兩人便藏身好。

    趙九洋側耳伏地仔細地聽了聽,緩緩判斷道:“馬蹄聲是從北邊傳來,而我們是自東而來,可能不會是追趕我們的。”

    董青青青青一聽有理,內心稍作安定,不過也徹底佩服趙九洋辨別事情的能力,這些能力自己是遠遠不及他的。

    不一會,馬蹄聲越來越大,不遠的山路也出現了兩輛飛奔而來的豪華馬車,而馬車后面卻追跟著一隊的士兵,而馬上的士兵赫然是北漢的地方軍。

    走在最前頭的那兩輛馬車,馬雖不錯,每輛有兩匹拉著,但畢竟輜重,與戰馬單騎比起來,還是有區別的。原本雙方的距離有上百米,可轉眼就越拉越近,馬夫不停抽著鞭子,惶恐不已。

    忽然,最前頭的那輛馬車車輪卡在路旁的一個大坑里,由于速度過快,車身立生不平,整輛馬車朝一邊掀去,“轟隆”一聲巨響,車毀馬嘶。

    由于第一輛馬車出事,第二輛馬車也不能幸免,為了避免兩車相撞,它朝另一旁急避,誰知路邊長有大樹,勒馬不及,與大樹相撞,又“轟隆”一聲巨響,車倒馬翻。

    此番車禍非常慘烈,肇事地點就發生在林子旁前,看得暗處的董青青心驚膽顫,聲勢不亞于前世的車禍。

    隨即,緊追而來的士兵齊“嘩”一聲齊呼,顯得高興異常,剎那間把兩輛馬車圍住。

    兩位馬夫從地上慌忙爬起,頭破血流,大吼著:“管事、小姐,你們快走!漢狗,我跟你拼了!”

    兩人憤怒吼著,朝馬上的士兵撲去。誰知面前的馬匹仰天長嘶,前蹄高抬,精準地朝他們兩人的心頭踹去。

    “啊!啊!”兩聲短促的痛叫,兩人被馬蹄點中胸口,口嘔鮮血,萎靡倒地,眼看是不活了。

    士兵們大笑,幾個士兵跳下了馬,朝翻倒的兩輛馬車走來。俄而便從馬車內拎出三個狼狽不已的人,一位老人和兩位妙齡少女。

    那位老人身體還算健碩,髪須皆白,年紀在六十上下;而兩位女子裝束高貴,身材高挑,長發金黃,如前國度的中東美女,與夏格拉巴的風格有幾分相似。她們的相貌一模一樣,所猜不錯,應該是對孿生姐妹。

    “報告伍長,正主抓到了,馬車里還有大批的錢財”一位官兵看著有點昏昏沉沉的兩位少女和老人心喜道。

    隊伍中策馬走出一位高大的士兵,也就是所謂的伍長。他環視了幾眼,滿意地點點頭,道:“都是中唐的螻蟻,老的殺了,女的帶回營里當女奴!”

    士兵們眼里閃著亮光,大喊道:“是!”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