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1 當了一回英雄
    這時兩位女子相繼從昏迷中醒了過來,見到自己落在敵人的手里,花容失色,拼命掙扎道:“你放開我!快快放開我!”

    說的竟不是特別純正口音的北漢國語。

    抓住她們的士兵面露奸笑,語氣卻冷冷道:“放開你?今天晚上回營里再放開你。”

    “你、你……你是惡魔,不得好死!”兩位女子眼淚奪眶而出,雙目在淚水的浸透中,如閃光的藍寶石,她們太清楚回軍營是什么樣的下場。

    “找死!”官兵臉色一寒,一伸手就是一個嘴巴子,女子被打得嘴里見紅。

    “你還敢撒野?今晚回去不好好服侍我們將軍,剁了你喂狗!”其他士兵惡狠狠道。

    這時另一女子相對鎮定,硬聲道:“要我們跟你回去也行,不過你把我公羊叔叔給放了,我們心甘情愿跟你們走!”

    “你有講條件的資格嗎?”士兵吼道。

    “不答應,我們就是自盡也不會跟你們回去!”這兩女子甚是急烈,同步拿出了藏在袖子里的頭釵抵住自己的喉嚨。

    那位公羊老人見兩女欲要自盡,慌忙哭喊道:“兩位小姐莫做傻事,不值得為老頭子求情,不值得啊……”

    “聒噪!”有一位士兵寒聲說著,立馬抽出鋼刀,朝公羊老人劈來。

    一言不合,刀劍相見!

    “不要啊……”兩位女子異口同聲喊起來,眼淚奪眶而出。

    只見士兵手中的鋼刀白光一閃,誰知他的手還到半途的時候,忽的吼叫起來!那只伸出的手閃電地縮了回來,臉上布滿了痙攣的痛苦。原來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的掌心出被半截樹枝完全刺穿,鮮血如柱。

    這個士兵痛呼還未消,挾持兩位女子的士兵也相繼嚎啕倒下,手捂面部,指尖滲血。

    伍長一見屬下被別人暗傷,怒得大吼,道:“誰?是誰干的好事?”

    士兵們瞬時間亂成了一團,個個都在尋找兇手。

    “正好,擒賊先擒王!”趙九洋大喜,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握之中!

    趙九洋正當他們亂套之際,找準時機位置,手持剛刀躥了出來,往伍長的背后急速砍去。伍長頓感不妙,長槊往后一檔,誰知落空,扭頭一看,沒人!

    還沒等他明白過來,座下的馬哄然倒下,被趙九洋卸了一條馬腿,鮮血飛濺。伍長并沒隨馬倒地,而是半途騰身而起,以為再做接下來的攻擊,誰知腳還沒著地,一把涼梭梭的鋼刀就掛在他的脖子上,只聽見有人冷聲道:“別動!動就割了!”

    嚇得伍長一個哆嗦,他深感到一股決然的殺氣,凜聲道:“來者何人?膽敢……”

    伍長的話音未落,趙九洋的鋼刀一挫,他的脖子立即一道血槽,鮮血滾出。

    趙九洋冷冷的道:“再廢話,一刀就切了!”

    伍長果然一滯。

    眾士兵滿臉詫異,只是轉眼間,他們都還沒弄明白情況,趙九洋的刀就架在他們的頭領脖子上。大伙正有點蒙,不過看到鮮血淋漓的伍長,他們也不敢輕易妄動!

    趙九洋繼續冷然道:“放開人質,丟下武器,后退百米,不然我在你身上捅一個窟窿。”

    伍長也是個狠角色,不為所動道:“不可能,要殺要剮就痛快點!”

    “有什么不可能?先穿你一個洞就可能了”趙九洋話還沒說完,一把匕首從伍長的后背直接穿出了他的胛骨。

    “啊……”伍長痛呼出聲,他怎么想不到趙九洋說穿就穿,眼里閃著狠光,道,“兄弟們,別管我,大家殺了……啊……”

    他的話還沒說完,趙九洋眼都不眨迅速拔出,又是一刀,從另一個胛骨穿過,一陣鬼哭狼嚎,鮮血飛濺!

    “想你們的伍長活的話,放人,下馬,退出300百米開外!”趙九洋眼里透著狠光,語氣卻淡淡道,“走不走?不走我就割下他的頭顱。”

    趙九洋說著,作勢就要往脖子抹,嚇得他們個個都下了馬,丟了長槊,緩緩地退出的三百米開外。

    這時,那個名叫公羊的老頭回神,劫后余生,朝趙九洋作揖拜倒,道:“多謝公子的救命之恩,老夫公羊春沒齒難忘!”

    公羊春說著,兩位女子也相繼回魂,盈盈拜倒,道:“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聲如出谷黃鶯,非常動聽。

    “老人家、兩位姑娘不必如此大禮,都是舉手之勞!快快請起!”趙九洋是新時代的人,真不習慣這樣的大禮,急忙道,“老人家,你快去那條繩索過來,我把這人給綁了起來!”

    公羊春方才想起虎狼并未退去,也顧不得多禮,慌忙起來去馬車里翻繩索。

    “你走不了的!”這時伍長從疼痛中回神,用蛇一樣的眼神盯著趙九洋,狠狠道。

    “別多話!惹得老子不爽,我一刀就解決了你。你以為你那十幾個廢物下屬真能把我怎么樣?我當時不出手完全是顧及人質的安危罷!”趙九洋緩緩的說著,眼里精光閃閃,伍長識趣地閉上了嘴。

    不一會,公羊春拿來了一根繩索,趙九洋三兩下就把伍長綁了個結實,直接把他丟在地上。

    趙九洋邊忙著邊道:“兩位姑娘,公羊老先生,你加緊收拾好東西,輕裝上陣,咱們駕一輛馬車趕緊撤離!”

    幾個人點頭,于是各自忙了起來。這時董青青也走了出來,三人見臉上有些骯臟的董青青,雖看不清什么模樣,但氣質絲毫無法掩蓋,皆是一愣,趙九洋簡單地介紹了一下。于是五人就相互認識了一番,原來兩位女子是雙胞胎,姐姐叫莫春寒,妹妹叫莫秋寒!

    很快,趙九洋便收拾好一輛馬車,道:“公羊老先生你會駕馬車否?”

    公羊春早已從驚慌中淡定下來,他一直暗地觀察著趙九洋,見他井然有序地安排著,完全不把不遠的士兵放在眼中,心頭大定。

    他一聽趙九洋的詢問,急忙答道:“怎么不會?以前小老一直都是兩位小姐的車夫,這幾年兩位小姐體諒小老辛苦,于是就不讓小老駕車了。”

    “哈哈……那敢情好!公羊老先生這輛車就由你駕著,帶著這三位小姐先往北走!”趙九洋笑著道。

    公羊春一驚,道:“那公子你不走?如果你不走……”

    公羊春的話還沒落,旁邊的春秋兩姐妹也放下手中的活,扭頭紛紛看了過來,一臉關切,眼里更是情意閃爍。

    “放心!你們先走,我處理好這里的事情后,快馬加鞭就能趕上你們。”趙九洋安定公羊春等人道。

    趙九洋說著,挑出一匹最好的戰馬,至于其他戰馬忍痛割愛,一刀一匹,全都給放倒了。場面有些血腥,看得眾人既不忍又覺佩服,這樣一來,這群士兵想追也沒辦法。這情形看得地上那個伍長暗暗心驚,心想對方果然是個人物。

    公羊春等眾女都坐好之后,立忙揮鞭,馬車朝西絕塵而去。

    趙九洋等了片刻,走到伍長面前,淡然道:“其實我現在可以一刀把你給宰了,不過我向來做事情講究信用,你們也算配合,這次就放過你!”

    說完,趙九洋看也不看那位伍長,跳上馬背,追著公羊春等人而去,只留下一臉憤懣的伍長和一堆死馬,腥味沖天。

    附:感謝所有喜歡此書的老大們!希望你們多多支持!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