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3 一夜知秋意
    董青青也把頭伸出車外,看著旁邊齊頭并進的趙九洋,道:“我還不醒來,說不得某個人都成了莫家的姑爺了。”

    “咳咳,董大所長你這怎么話呢?你別把我說得太勢利。”趙九洋厚著臉皮訕訕道,“即使有,也不會那么快的!”

    董青青內心沒來由一酸,沒吱聲,冷哼。

    這時,莫秋寒好奇道:“董姐姐,你和公子說的都是什么話?怎么這么奇怪的?奴家一句也聽不懂。”

    董青青沒好氣用北漢語道:“想知道,你問你們的公子!”

    莫秋寒笑了笑,當她見到這個董青青之后,她就對自己兩姐妹有些天生的敵意,雖然極度克制,但有意無意都會顯露出來!不過幸好,她問過了,董青青并不承認她是公子的夫人,所以一切都不重要啦!女人嘛,天生有醋意是正常的。

    莫春寒眼波流轉,接著妹妹的話頭,嬌聲道:“公子,那你們說的都是什么話?”

    趙九洋笑了笑,解釋道:“我們說的都是我們那邊的土語,不是官話,你們可能聽不懂。”

    “哦原來是這樣啊!”莫家姐妹一起道,“公子的土話說得真好聽!”

    你看看,這姐妹花多會說話!

    “楊公子,那我們接下來要不要趕往西涼城,還是另有打算?”公羊春這時問道。

    “嗯……公羊叔,你熟悉西涼城的路線嗎?距離這里還有多少里路程?”趙九洋思索道。

    “這個公子請放心,小老非常熟悉!不要忘記了,西涼城可是莫家的故土!它距離這里不到八百里了。”公羊春喜上眉梢道。

    趙九洋思維也飛轉起來,如今他與董青青的境況非常混亂,雖然路途帶著這三人有諸多不便和麻煩,但這個西涼城竟然是莫家姐妹的故鄉,那過去先安頓下來再做打算也是迫在眉睫之事。

    “那好!西夏我也是兩眼一抹黑,接下來怎么走,就有勞公羊叔你們了!”趙九洋客氣道。

    “公子客氣了!”公羊春大喜,二話不說,立時抽鞭催馬而去。

    下半夜三更的時候,馬車終于在一個小山頭處停了下來,略作休整。

    趙九洋擔心有野獸出沒,頂著暴露的危險在馬車旁生了個不大的篝火堆。三個女人安排在車廂里作息,而公羊春負責安頓照顧馬匹,趙九洋負責守夜。

    今天個個奔波勞累,加之驚險連連,很快就各自睡去了。董青青看著不遠處守夜的身影,原本還想跟他談談的,但忽然不知道從何談起,心里一塌糊涂,想到明天還要繼續趕路,也覺索然,只好埋頭睡去。

    正當趙九洋迷迷糊糊之際,忽然懷里一陣蠕動。趙九洋立即驚醒,剛要摸出匕首一刀封喉,可借助微弱的火光一看,原來是個女鉆進了自己的懷里。

    “你……”趙九洋還來不及驚訝的時候,脖子早已被來人圈住。

    “哥哥,秋寒喜歡你,你莫嫌棄……”

    莫秋寒的呢喃之語有如夜風般溫柔,使人不知不覺般入醉。

    西夏舉國厚義,西夏的女子更是重情重義,她們藍眼珠,金長發,大膽奔放且專一,如烈火,如烈酒,醉人心腸。公羊春的話還沒入耳半天,今晚就真正領略到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五人便啟程,繼續往西涼城出發。

    不知是否受到雨露的滋潤,莫秋寒瓜子臉滿臉瑰紅,光彩耀人,仿佛換了一個人似的,神情舉止嬌柔倍加,處處都洋溢著小女人的曖昧,一路不停地甜甜叫著“哥哥哥哥”!

    趙九洋那個無奈啊,縱然臉皮是銅錢鐵壁也禁不住尷尬,始知西夏的女子果真名不虛傳,臉皮厚如長城的城墻!

    莫春寒早就知曉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羨慕地看著自己妹妹與趙九洋眉來眼去,大膽且低聲取笑著妹妹,逗得莫秋寒更是嬌情蕩漾。

    春秋兩位姐妹自小形影不離,無話不說,又是青樓的藝伎,聽過的人世風塵之事數不盡數,兩人嘀嘀咕咕半天,大膽火熱,打馬賽克的文字漫天飛舞,真如電影再現,聲才并茂。

    一邊皆大歡喜,一邊水深火熱!

    我們旁邊親愛的董大所長原本不想聽的,可偏偏一字不落地聽了進去,心里那個滋味連神仙都無法形容。總之胸內的恨意熊熊燃燒,只可惜剛燃起不久,又被夏格拉巴的意識完全撲滅。覺得不應該這般窩火,這個世界的男人就是這樣,再正常不過云云。于是乎兩種思想意識不停在糾結斗爭,讓董青青的臉色陰晴不定,仿佛川劇變臉。

    該死的趙九洋!正一個西門慶,最好下一秒被雷劈死!被車撞死!

    忽然,騎在馬背上的趙九洋毫不來由迎天打了一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眼皮有些跳動,心頭納悶:難道有人想我啦?不可能,可能有人罵我多一些……

    當天無話。

    在傍晚的時候,趙九洋等人經過一處野地,野地不遠處有一面湖,湖水清澈,波光粼粼,環境實在算得人間美景。趙九洋心有意動,心想已擺脫追兵,立即安排就此過夜。

    大家見此環境,興致都特別高漲。這些天風塵勞碌,趕著逃命,說不勞累那是假的。特別是幾位女眷實在難受異常,有了這面湖,就能解決很多不方便。春秋兩姐妹這些天臟得難受,一見有面湖,馬車沒停就要拉著董青青去湖里沐浴。

    董青青雖然心情悶悶不樂大多數都是因為面前這兩位女子,但關鍵兩位當事人不當回事,這幾天冷頭冷臉地對她們,而她們卻不曾怠慢過自己,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被她們兩人磨得一點脾氣都沒有。

    西夏的民風就是彪悍,莫家姐妹一路寬衣解帶,一路隨手扔掉,當去到湖里已經所剩無幾。兩人像兩條美人魚一般,一頭撲進了水里,立即嬉笑游玩起來,好不自在。

    “誒,董姐姐,怎么不下來啊?快下來呀!”莫秋寒一個鯉魚打挺鉆出水面,見到在水邊一臉糾結的董青青不解喊道。

    “呃……不是很方便……”董青青訕訕道。其實她心里也想脫個精光跳下去,只是她下意識克制這自己,畢竟岸邊還有兩個男士。

    “嘻嘻……董姐姐你不會是害怕被岸上的公子看到你了吧?”這是莫春寒也鉆出水面插嘴笑道。

    董青青莫名臉上一熱。

    “哥哥看了就看了,無所謂的。女人的身子天生就是給自己喜歡的人看的,董姐姐下來吧!”莫秋寒一個瀟灑的泳姿就到了董青青的身旁。

    最后沒辦法,盛情難卻,董青青就被莫家姐妹拉下了水。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