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4 董大所長的火氣
    當董青青完全洗凈這些天臉上的偽裝時,即便是美女的莫家姐妹也驚呆了:金黃柔順的秀發,藍寶石般深邃的眼睛,高鼻梁,艷嘴唇,挺拔高聳的身段,舉手投足高貴又富優雅,一顰一笑六宮粉黛無顏色。

    “哇……董姐姐,你也太漂亮了吧!”

    “是呀……漂亮得都像我們西夏的王朝那些女王公主了……”

    莫家兩姐妹圍著董青青上下打量,贊美之聲毫不吝嗇,董青青聽得又歡笑又無奈,臉色都有點發紅。其實這些天下來,她對自己這幅皮囊也是非常滿意地,不得不說是萬中無一的。

    正當幾女享受沐浴之時,趙九洋和公羊春馬不停蹄地忙著,兩人便忙邊聊。好大一會,火堆也生了起來,今晚睡覺的蒲團也用枯草鋪好,各種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趙九洋趁著與公羊春閑聊時,再次問了許多的問題。至于西夏國,它的國土非常廣闊,但是人口不多,只有九千萬左右,國都叫夏都。西夏主要盛產寶石和美酒,因為地勢復雜,大多都是放牧為生。

    令趙九洋震驚無比地是,如今西夏國的統治者,也是所謂的夏皇,竟是一位女皇。縱觀人類歷史,女人能當皇位的絕對不是花瓶,她要比男性厲害不止一星半點。趙九洋想著,都對西夏國有些向往了,想目睹一下這個夏皇的風采。

    正說著,莫家姐妹便擁著董青青走了過來。此時她們都換上了衣裳,董青青也換上了莫家姐妹給的綾羅綢緞的衣裳,三人的頭發還濕漉漉的,隨意灑到后腦間。三人光彩靚麗而來,仿若兩朵綠葉襯著一朵紅花,把夜色都照的明亮。

    趙九洋呆住了。他何嘗想過,人生中會有三位中東頂級美女朝他走來,異國的風采盡顯無疑。更令他震驚的是,夏格拉巴他一直是知道的,相貌國色天香,一路走來,他們兩人也各種零接觸,但今晚她隨便套上高貴的衣服,整個人都在國色天生上飄飛了一個等級。

    董青青此時此刻,真像一位美麗、典雅、端莊、高貴的公主啊!

    “嘻嘻……哥哥你看傻啦?”莫秋寒快步走過來喜笑顏開道,話里竟無一絲一毫的醋意。

    “沒、沒有……”趙九洋嘴硬道。

    “是就承認啊,哥哥!我都被董姐姐的美鎮住了,更別說你們這些男人!”莫秋寒戳穿道。

    趙九洋只得呵呵笑了笑。

    董青青這兩天內心有氣,她故意不理趙九洋,臉色一擺,還真有些威嚴,冷冰拒人千里的感覺,趙九洋也不敢與她多說什么。不過幸好莫家姐妹兩人都是情緒高漲之人,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氣氛才不至于靜默。

    趙九洋聽了一會,站起來道:“你們坐一下,我下湖里去,趁著天色還沒全黑,看看能否抓幾條魚回來。”

    “哇,太好了,哥哥快去快回!”莫秋寒想到好久沒吃葷腥了,拍手激動道。

    “公子小心點!”莫春寒也激動,不忘關切道。

    “公子,小老也陪你過去!”公羊春也站了起來道。

    “那好!”于是趙九洋帶著公羊春朝湖里走去,董青青一直不吭聲,看著趙九洋的身影一時間思緒萬千。

    去了差不多一個時辰,趙九洋和公羊春才興致勃勃帶回來了三條大魚,每條都有三四斤重量。聽公羊春說,這些是“川山鱘魚”,平常很少見,肉質鮮美,吃了滋陰補腎,都是貴族餐桌的佳肴,想不到今天在此見到了。

    趙九洋早在湖邊就已經洗凈弄妥好了川山鱘魚,一回來就穿在搭成的燒烤架上,熟練的烤了起來。不一會,潯魚的香味飄散開來,惹得幾人口水咕嚕咕嚕直響,莫秋寒這個吃貨更是兩眼散發著異常的光芒。

    趙九洋這個燒烤師傅剛說可以了,莫秋寒就嚷著“哥哥我要我要”,趙九洋無奈,只好把一條大魚折了一半給她,只見她狼吞虎咽起來,也不怕燙死。趙九洋把最后的一半也遞給了莫春寒,莫春寒趕忙道謝接了過來,細細地吃了起來。

    趙九洋又把另一條鱘魚折了一半,剔除魚頭魚尾,才遞給了董青青道:“董大所長,給!”

    董青青見他如此細心,如此殷勤,心頭一暖,感覺眼眶都有些濕潤,這些天的火氣也平息了不少,接了過來,用國語道:“無事獻殷勤!”

    “呵呵,董大所長,你還是說話好,一天冷著那個臉,真像一尊公主,讓人不敢雷池半步啊。說實在的,我都有點怕怕!”

    “你趙九洋還會知道怕?你自來到這里之后,不就像是囚鳥脫了牢籠,天不怕地不怕了。”董青青邊吃邊不忘擠兌道。

    “我怎么就不怕了?最近不是整天擔驚受怕咱們小命不保嗎?”

    “你這么怕,那晚上還有心思跟別人未成年少女鬼混?”董青青殺人的目光射了過來,讓人不敢直視。

    趙九洋想到昨晚熱情如沙漠的莫秋寒,老臉一紅,是呀,人家才是16歲的姑娘,還未成年,可昨晚那具身材早已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放在以前的國度,你這種最好抓去物理閹割了!”董青青咬著牙道。

    “我是無辜的,也是受害者。你知道,半夜她就鉆了進來……”趙九洋正想解釋,一段魚骨頭就當頭砸下。

    “趙九洋你就貓哭死耗子吧,你就一色鬼,一天到晚沒有女人你就會死……”董青青說著說著,火氣直冒,直想抽出火堆里的木頭砸過去。

    莫家姐妹想不到兩人說著說著就要動手,一臉懵逼,趕緊拉住董青青,道:“董姐姐怎么啦?別生氣,別生氣,有事好好說!”

    趙九洋也是冤枉,他正想解釋:姑奶奶,我不是定力低,只是身體里這“漢廣平”真的是色鬼,這些天一直都苦苦克制,可昨晚就崩了,完全不受控制。

    趙九洋也想不到董青青反應會如此大,有點傻眼,不過內心卻喜憂參半,嘴上卻道:“董大所長,你該不會吃醋了吧?”

    董青青微微一愣,暴起,道:“趙九洋,我吃你祖宗十八代的醋!我要殺了你……”

    董青青掙脫莫家姐妹的攔阻,母老虎般朝趙九洋追去。

    “董青青,死了你,你該不會喜歡上我了吧……”

    “趙九洋,你還說,還說我立志打造剪刀,讓你不能盡人事……站住,給我站住……”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