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5 似夢醉春風
    趙九洋知道董青青內心有氣,不氣的話也不會冷頭冷臉對著自己一整天。最后干脆買了一個破綻,被她逮住,一陣拳打腳踢當頭飛來,好不過癮!

    董青青這次下手可沒顧慮,簡直往死里去,剛才那抹公主的尊貴模樣早已支離破碎。最后幸好莫家姐妹出來救場,不然趙九洋今晚吃不了兜著走。

    打罷吃罷,大家都累了,于是紛紛作息。

    趙九洋等她們都作息之后,才認真檢查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看看有無危險。今晚依舊是他守夜,公羊春年紀偏大了,這些天舟車勞頓,趙九洋怕他受不住,不敢讓他守夜。

    趙九洋巡視了一周之后,發現沒有絲毫的動靜,于是便坐在遠處的湖邊,沉思。

    難得如此安靜的沉思啊!趙九洋感嘆道。隨即,他的腦海把這些天所有的信息都緩緩細思一遍,最后堅定了一些打算。

    夜已三更,一輪明月當空罩下,湖面波光蕩漾,靜謐非常。即將入秋的時節,白天炎熱,晚上涼爽,微風輕拂 ,使人無比的舒暢。

    趙九洋當下脫了個精光,下了湖水泡起澡來。正所謂“暖飽思yin欲”,在水里他懷念起昨晚西夏女孩莫秋寒的熱情如沙漠,讓人欲罷不能。

    趙九洋正當想著,背后一陣水聲,他大驚,慌忙扭頭,卻見前一秒心想的女主角就出現在自己的背后。

    “秋寒……”趙九洋正處情動,話沒說完,就一把把她拽進懷里!

    “哥哥!……”

    西夏的人兒這句話相當無敵的原子彈,立時在兩人的神經深處炸開,同時也在湖水里炸開。須臾,湖水急速蕩漾開來,在寧靜的夜里陣陣浪花拍岸。唯美的夜里,浪漫的湖里不知道發生著多少的故事。

    趙九洋頓感一陣神清氣爽,搖了搖迷迷糊糊的人兒,憐惜道:“秋寒,辛苦你了!”

    還在云端的人兒緩緩醒來,掙扎了下來,嫣然一笑,碰碰撞撞般朝岸邊緩緩走去,嬌聲道:“跟哥哥一起,一點也不覺辛苦……”

    趙九洋滿意一笑,看著月光中如世上傳說的美人魚,心里愛惜不已。

    “哥哥,差點忘了告訴你,我不是秋寒,是春寒!”莫春寒回頭百媚生,拿起岸邊的衣裳輕飄飄跌撞撞地跑開了。

    趙九洋一臉懵然,呆呆地看著沒入夜色的莫春寒,無言以對!

    好嘛!你們兩姐妹都把我玩得團團轉了,誰同情一下我這個可憐的人?但愿明天莫被董青青發現,不然又得被虐待,我太難了。

    趙九洋胡思亂想一番過后,又覺身體不可思議——因為他感受到這幅軀體每行此事,總會變得生龍活虎,精氣充沛!

    “漢廣平啊漢廣平,雖不知道你生前是怎么樣的一個人,但你這副身體當真與眾不同,令人驚異不已。”趙九洋仔細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暗暗想著。

    第二天,天蒙蒙亮,趙九洋還在湖邊洗漱的時候,公羊春便笑嘻嘻地走了過來,有些大膽地打量著趙九洋,欲言又止。

    這眼神何其熟悉啊?

    趙九洋心頭大跳,不由忐忑道:“公羊叔,你這個表情有點瘆人,有事不妨直說。”

    “嘿嘿……公子你說你和我們家的兩位小姐都那樣了,是不是小老也應該改改稱呼,喚你作姑爺啊?”

    趙九洋細思極恐般看著此時好像老狐貍的公羊春,心頭大震:該不會是這小老頭鼓動莫家姐妹過來投懷送抱的吧?

    “公子別這樣看著小老!小老我什么也沒說。”公羊春急忙擺手,道,“我家兩位小姐身世悲苦,雖后來身份不好,但一直潔身自好,何況西夏女子的癡情聞名天下,她們絕不會辜負公子你的。日后公子飛黃騰達,名分之類我們不求,只盼公子好好愛惜!”

    趙九洋見公羊春說的動情,又想了那孿生姐妹花,兩個如花似玉,她們肯跟著自己也是福氣,心動既感動又幸福,道:“公羊叔你客氣了!”

    趙九洋說著,站了起來,望著東方,語氣泰然道:“她若不離不棄,我便生死相依!”

    “好!好!好!多謝公子,多謝公子!”公羊春大喜過望,連連拜倒,趙九洋急忙阻攔,最后老頭子年輕十歲般地走了。

    雖然那晚趙九洋祈求董青青第二天千萬別發現才好,只可惜莫家姐妹私底下的竊竊私語被她聽了個遍。聽著比說書還生動的春宮大戰,董青青差點氣絕,但又忍不住臉紅耳赤,她恨不得一巴掌把兩個口無遮攔的丫頭片子拍死。

    不過也許有免疫力了,莫春寒這次獻身給趙九洋,董青青并沒有上一次那么火大。她也有點奇怪于自己有那么快的接受能力,這些天她也仔細反問了自己,當時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喜歡上了那混蛋?

    可想來想去,想不通透!不過想到他與其他女人無法無天的時候,又恨得半死!你說這都是啥子事情?

    在那個國度時,她已耳聞趙九洋就是一個浪子,他手下摘得花還少嗎?穿越還沒半個月,你看姐妹花都自個送上門來了。該死腦殘的莫家姐妹啊!

    事實上,無論董青青如何腹誹,也絲毫沒有影響人家莫家姐妹的情趣。她們每天晚上都輪流服侍著她們內心的男神,而且在男神的哺育下,當真如三月的情花,越發嬌艷,連董青青都覺得耀眼。

    董青青就納悶了:你說殺千刀的趙九洋,每晚上折騰到半夜,山崩地裂一般,也不見他腰酸背痛腿抽筋的,第二天又是神采奕奕,奇怪了啊。難不成這個人真是色鬼投胎抑或會采陰補陽之術?

    董青青想到的問題趙九洋也想不透。即使他每天晚上都會與莫家姐妹胡來,但歡好后絲毫不覺身體虛弱,雖然增加的“精氣神”都沒有第一次那么明顯,相差甚遠,但也能使人周身舒泰,精神百倍。

    所以,第二天他又是一個好漢,雙目更添神采!

    十日后,一條官道在面前平整鋪開,遠處便見一走巍峨的城池出現在道路的盡頭處,赫然寫著“西涼城”,比上次見的“燕山城”要大上十倍不止。

    好家伙!趙九洋抽了口涼氣,這座西涼古城要是放之之前的國度,簡直無與倫比了。這些邊陲的古城池就已如此雄威,那西夏的國都夏都豈不是這個上百個之大?那號稱天下第一大國都的東周“周邦”豈不是更令人望而生畏?

    趙九洋有些激動,他轉頭看了一下董青青,發現她也朝自己看來,這一次他們又有點職業性質的共鳴。

    附:今晚遲更了!多多包涵!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