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6 很會花錢的男人
    也許由于北漢國的軍事行動,邊境風云涌動,西涼城也相繼加大軍事部署,雖然平日還與外互通,但城門關卡已經非常森嚴。多得公羊春本是西夏人,西夏語非常純正,加之動用了一些財物打點,于是守城的士兵就放行了。

    趙九洋一踏進西涼城之后,整個人才如釋重負,這么多天緊繃的神經總算歸位。回想一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過程可算劫后余生。除了趙董兩人有恍如隔世之感外,莫家姐妹幾人也感同身受,正所謂同是天涯淪落人,然也!

    古人云,大難不死必有后福!趙九洋想到這里,不由得喜上眉梢,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眾人皆是疑惑,莫秋寒最是忍不住發問:“哥哥,你怎么啦?怎么無緣無故就大笑起來了?”

    “哈哈無他無他,只是心情好罷了!”趙九洋笑著回答,在陽光燦爛里,雖滿臉胡須,外表粗獷,但仍難掩感染力。

    眾人皆被趙九洋的笑聲感染了,個個露出會心的笑顏,連皺了好幾天眉頭的董青青也暗松了口氣。

    在途中趙九洋早已與公羊春等人定下了短期的打算。西涼城雖是莫家姐妹的故土,但祖上的財產早已易主,此番回來無異于過客,所以當務之急就是找個落腳點,休養生息。趙董兩人的情況更是迫在眉睫,同時須得步步為營。

    自從莫家姐妹以身相許姓趙的之后,早已作嫁雞狗的打算,身上帶出來的財物都一手交以趙九洋打理,趙大公子自是不客氣。正所謂“手中有錢,心中不慌”,趙九洋這些日子心頭大定,心頭有了種種的想法,于是當下問道:

    “公羊叔,這西涼城非富即貴的人都住那些地方?”

    “西涼城非富即貴的人都住南邊,接近渭水河岸。那邊環境優美,曲水流觴,風景居西涼城之首。渭水南岸繁榮無比,特別一到夜晚,渭水河兩岸燈火通明,亭臺林立,歌舞升平,好一番盛世。”公羊春指著西南邊似是追憶道。

    “嗯,那好!這小段時間咱們暫住酒館客棧,爭取三天之內在渭水南岸的富人區盤下一處房產。”趙九洋邊點頭邊自顧指點江山道。

    趙九洋話音一落,莫家姐妹和公羊春三人一臉懵逼。

    “你們有問題嗎?”趙九洋不解道。

    “公子……這渭水河邊的房子少說要三百萬株一處,還是規格最小的。咱、咱們家當滿打滿算才五十萬株,怕、怕是遠遠不夠的……”公羊春小心翼翼提醒道。

    在中洲大陸,一株錢相當之前國度的一塊錢。莫家姐妹當藝妓幾年,辛辛苦苦掙下五十萬株,這算不少的財富,它可以讓這個社會中等階層的人一輩子衣食無憂,當然對于貴族來說九牛一毛罷。

    而渭水河南畔的富人區,一處獨立五六百尺的庭院就要三四百萬株,這還是最小規格的,大的上千萬或者幾十千萬不等。何況西涼城還是縣級城,如果放之郡級或者國都,那還真的不可想象。

    趙九洋站著說話不怕腰疼,更不怕大風閃了舌頭。其實趙九洋通過這些天跟公羊春等人的交流,他早就知曉了這個大陸上很多的事物,他心中是有個概念的。

    “我知道啊!不過,很快咱們就會有錢的,我有辦法,你們放心!”趙九洋收回目光,掃了眾人一眼,淡定道。

    “公子你有什么辦法?”公羊春忍不住問道。

    “公羊叔,此事說來話長,回頭再細說。這些天你盡管去打聽房子的消息就好。”

    “那好吧!”公羊春嘴上應著,心里也不免疑惑,但又對趙九洋的話甚是相信。

    小半天下來,五人終于住進了公羊春嘴里西涼城最豪華的客棧——長寧客棧。

    董青青有些不解,心里揣摩不透趙九洋自從踏進西涼城第一步開始,他從夾著尾巴做人到180度大轉彎,處處高調,唯恐天下不知,便問:

    “喂,趙九洋,你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也沒有什么打算,想著居然來了,不妨高調點,越高調興許越容易達到我們的目的罷了。我心里有個計劃,暫時不好說,讓我試試先。”趙九洋沉吟道。

    董青青完全還沒從逃難的疲倦中緩過來,有心無力地看了趙九洋一眼,道:“那你自己折騰去吧,反正最近我想好好歇一歇,再好好想一想。”

    “嗯。你靜心想想也好,最好能把我們穿越那事想透徹點,順帶制定一個方案出來。”趙九洋也附和點點頭道,“我一邊忙這里安頓的事宜,也順帶統籌一下。我們的逃難只是暫時的安全罷了。”

    “嗯嗯。”董青青贊同點點頭。

    趙九洋跟董青青談完之后就走出了她的房間,接著又徑自跑到公羊春的房間敲了敲門,道:“公羊叔,你在嗎?”

    敲門聲才止,公羊春便開門出來,有些差異,道:“公子你還有什么吩咐呢?”

    “公羊叔,西涼城有沒有什么地方買賣下人的?”

    “公子問這個地方是不是還需要丫鬟?其實不用花那些冤枉錢,我跟兩位小姐說說,她們很樂意服侍公子你的。”公羊春急忙道。

    住進長寧客棧最貴的獨立小院,每日單單住房開銷就要八百株,當真要命啊,等于常人一家一個月的開銷。

    “丫鬟也要,雜役也是要的。”趙九洋想了想道。

    “這……”公羊春差點就要哭了。

    “別這和那了,利索點。”趙九洋催著道,看到公羊春那表情就直想笑。

    公羊春不敢再多說,苦著臉道:“平陽關就是西涼城最大的集市,那里逢初一、十五為特大集市日,最為熱鬧。”

    “哦,正好今天十五。路程遠不遠?”趙九洋問。

    “也臨近城南不遠處,渭水河下游,不過距離這里還有十里路。”

    “那得趕緊了,現在中午時分了,騎馬到目的地要小半天,不抓緊就要散集了。”趙九洋想了想道。

    “哦,那加緊出發吧!”公羊春趕快準備馬匹。

    其他還有一條捷徑,那就是到渭水河渡口直接雇一船,順流而下,比騎馬省一半時間。只是那老小子都怕趙九洋的無節制地花費,能省則省,忍著不告訴他。

    “公羊叔別急,別忘了帶錢,帶足夠的錢!”趙九洋提醒道。

    公羊春差點暈倒,許久方弱弱道:“公子要帶多少才算夠?”

    “嗯……就三萬株吧,不需要太多!”

    嘭一聲,公羊春摔倒在地,還抽搐的幾下。

    趙九洋卻哈哈大笑跨大步而去,邊走邊道:“公羊叔啊,別心疼錢。我老家那邊常言:會花錢的人才會掙錢的!”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