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7 淪為豬般的人種
    當趙九洋來到平陽關集市時,已是晌午過后,集市人流都少了一半,不過少人了一半的景象也足讓趙九洋大吃一驚。

    平陽關的交易集市果真是大,跟之前的國度一般小城鎮規模差不多,里面交易應有盡有,可用貨幣購買的,也可物物交換的,有固定商鋪做買賣的,也有流動性擺攤的,各色各樣,當真大開眼界,看得趙九洋津津有味。

    趙九洋畢竟是考古學家出身,看到這些古色古香的東西,口水橫流。想著如若哪一天能穿越回去,帶上三五車這樣個古董回去,那幾輩子都不愁吃穿了。

    公羊春有些奇怪趙九洋的反應,見他大呼小叫的,如果不是逃生的路上見識他的各種不凡,老人當真就要鄙視對方大驚小怪了。因為這樣的集市,在東方神龍州處處都有,見怪不怪。

    趙九洋游玩得不亦說乎,自放好交通工具之后,就左看右看前逛后逛的,不厭其煩,卻看得公羊春心急如焚,幸好趙九洋不下手購買,不然得需要多少銀子。

    “公子,下人買賣區在那邊!”公羊春忍不住又出聲提醒道。

    “嗯,好。不過讓我再仔細看看,不急不急。”

    公羊春一陣無語啊,剛才急得要命,現在倒一點也不急了。

    好一大會,趙九洋才來到“人才”交易區,還未及地便聞其聲。 趙九洋有點傻眼,只見眼前偌大一個交易區,人頭涌動,吵雜、吆喝聲此起彼伏,距離還很遠,陡覺人氣飆升,氣味都不好聞。

    一個個攤位都有三三兩兩不等的“交易品”,多數用繩子綁著,有些還用鐵鏈捆著,男女老少皆有,女人占多數。而攤位的負責人(人販子)爭相吆喝,聲如洪鐘,口若懸河地推銷著自己的產品。

    媽呀!這不是奴隸交易市場嗎?趙九洋差點罵娘了。在他的認知里,以為下人交易市場,也不過是另一般的人才交易市場罷,異同不到哪里去,誰知道竟是這個場面。

    “公羊叔,這是什么情況?怎么大多都是這些人?這些又是什么人?”

    趙九洋轉眼一看,目所及處,皆是一些比西夏人個頭高大一些,看起來不是特別開化,但個個身帶股野氣的人。這些人最顯著異于西夏人的特征則是他們的眸子都是黃澄色的,像一顆顆剔透的琥珀,看起來深邃無比,但在趙九洋看來卻有點詭異——因為之前的國度,壓根就很難見到這樣的人。

    西夏的人種有異域風情,全民身高都不低,而眸子多是藍寶石顏色,頭發多則是金黃色,粗長眉,高鼻梁,皮膚白皙。而面前這些人,橙黃眸子,小麥膚色,身材更是高大魁梧,發色也是金黃,形樣非常異特。

    “這些都是東胡仙奴人,也是西夏國最常用的奴人。”公羊春淡淡道。

    “東胡仙奴人?好像很有歷史一般,公羊叔你說我聽聽。”趙九洋忍不住有了興趣道。

    公羊春原本沒啥想說的,但見趙九洋如此有興趣,便道:“在遙古的時代,東胡仙奴人的祖先也曾是西夏這塊土地上的霸主之一,可后來我們大西夏國崛起,打敗和掃平了這片土地上所有的障礙(包括東胡仙奴人),統一了大西夏。自此,東胡仙奴人就淪為階下囚,被我們不停當作奴隸或下人使用和殺害,最出名的一次運動就是“焚仙坑奴”運動。據歷史記載,整整消滅了其族群的十之八九,使得人口銳減,差點滅族。”

    公羊春語氣越說越但,到最后仿佛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般,但卻聽得趙九洋心生寒意,差點罵娘。

    “哦是了,據傳說,東胡仙奴人是一天生高智商的種族,聰明絕頂,不過也許都是很久遠之事了,總之現在他們愚昧無比,是下等人種。”公羊春輕巧地說著,語氣難掩骨子里鄙夷之色。

    其實,當年西夏皇朝忌憚東胡仙奴人的聰明,加之他們桀驁難馴,放之如定時zha彈,于是便起殺光殆盡這種族之意。不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當時西夏王朝羨慕東胡仙奴人的與生聰穎,想出與之混血培育后代,只可惜這個種族非常獨特,基因天生有排斥外族的融合,除了他們同類種族人能繁衍后代之外,其他一概不行。一怕養虎為患,二交融無果,那不如殺之。

    后來,西夏人無意發現這族人除了聰明之外,作為奴隸下人也是非常有用的工具,比如修工程干苦力,甚至當玩物當性奴都是絕佳之選,于是便開始奴教他們,歷經幾千年之后,終于愚鈍,成為未開化的人型木偶,當牛做馬罷。倘若不是還有這么點用處,這樣的種族早就在這塊土地上完全滅亡了。

    “公羊叔,你說東胡仙奴人人種銳減,為何我看交易區的人數也不少啊?少說也有一兩百人。”趙九洋忍不住問道。

    “這些都是后來我們西夏人為了滿足下人奴隸的需求而豢養培育出來的產品罷。相比近幾百年來,西夏的東湖仙奴人都少了大半。由于他們生性越發愚鈍,天生難以馴服,要花十分的管教才能成為合格的奴隸,成本太高。原本人口就不多了,加之現在這種族男少女多,繁衍能力受限制,人口更是少了。我們的西涼城是東胡仙奴人的發源地,舉國最多就這里了,其他地方幾乎見不到了。”公羊春見趙九洋很感興趣,于是耐心地解釋道。

    趙九洋聽著,心里不由一嘆,看來造物是奇特的。這個東胡仙奴人當年祖先才智天下無敵,而今后人卻淪為人奴傻子,物極必反啊,諸多悲哀。趙九洋聽完公羊春的簡述,內心五味雜陳。

    忽的,只聽見前面鞭聲大作,夾雜著“嗷嗷”的吼叫。只見一個西夏人販子不停抽打著一個高大威猛的東胡仙奴漢子,鞭鞭到肉,嘴里還不停地噴著極度難聽的話語。

    趙九洋看得有點驚觸,忍不住問:“公羊叔,這是怎么回事?”

    “公子你看,這個東胡仙奴人比其他的都高大健碩不少,力大無窮,幾人都按捺不住,還有滿身的野氣,他應該是獵殺隊俘獲回來的野種東胡仙奴人。”公羊春解釋道。

    趙九洋大是驚訝,今天當真漲了見識,忍不住問道:“何謂野種東胡仙奴人?”

    “當年他們的種族幾乎被滅,余孽都逃到了西南的萬里大山里面,龜縮好幾千年不敢外出。所以西南的大山還是會有野種東胡仙奴人的,他們不時會被獵殺隊獵殺或俘獲回來。野種如果能馴服,用處很大。不但力氣比豢養的大得多,且能干很多重活,關鍵在繁殖能力也是大有提升,所以也是有行情的。”

    趙九洋心頭一陣悲哀,不由誹謗:如果不是有利可圖,那些人早就把其當豬給宰了。嗚呼,看來東胡仙奴人當真淪為與豬同等地步了,可悲可嘆啊!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