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8 死胖子人販子
    趙九洋來自21世紀的地球,那里連鳥獸花草都能可得到應有的尊重,如今看到這么曾經輝煌的人類種族被人為的當豬使喚,心頭實在堵得慌,看著一個個像豬羊一樣的物品,瞬時間興致闌珊。

    公羊春很會察言觀色,覺察趙九洋的異樣,不由問:“公子你怎么啦?”

    “沒事!”趙九洋搖搖頭,道,“咱們先去聘幾個丫鬟回去服侍她們吧!”

    “其實,小姐她們可以不用丫鬟服侍的。”公羊春提議道,十句不離本行,就是心疼錢。

    “她們幾個一路太辛苦,你就挑三個手巧能干的丫鬟吧!等以后有了房子,我們還會需要更多的。”趙九洋說著拍了拍公羊春的肩膀,道,“公羊叔,去吧!我在這里等你。”

    公羊春抬頭看了看趙九洋,欲言又止,最后還是領命去了。

    趙九洋見公羊春走后,看了看四周,索然無味,于是便挑了一個人少處的石凳坐了下來,思緒飄得老遠。

    “呵呵……這位老板,你好!”

    趙九洋正想著入神,突然旁邊響起了一個招呼。趙九洋猛然一轉頭,只見一張笑得如花的大臉就擺在自己面前,五官揉成一團,嚇了一跳。

    趙九洋往后一仰,才看清來人是一位大概五十歲左右的西夏胖子,中等身材,體重目測有三百斤,穿著不是特別華貴,留著兩撇山羊胡須,頭戴氈帽,雙眼閃爍著精明的光彩,身上的銅臭味幾公里都能聞到。

    趙九洋對西夏語甚是不熟,但這些天也特意得學了一點,于是蹩腳道:“這、這位老板,有何指教?”

    來人一聽,臉上的笑容更勝,五官生動得像天空飄動的云朵,龐大的身姿一抖,道:“老板你原來不是本地人,失禮失禮!我叫瑪依木扎,歡迎你來到我們西涼城!”

    胖子瑪依木扎自來熟地介紹自己,介紹完還不停地作揖。

    “哦哦哦……你好……你好……”趙九洋一顧蹩腳地回答著。

    “老板,你怎么稱呼?”瑪依木扎熱情問道。

    “哦……呵呵,呵呵,我我系……趙趙九洋……”趙九洋好不容易才說完這句話,胸腔鼓著一股氣,差點憋死自己。媽呀,外語真難學啊。

    瑪依木扎愣了愣,他也想不到趙九洋半天才憋出這么一句話,當下笑著抱拳,道:“原來是趙老板,幸會幸會!”

    “幸會幸會……”趙九洋依葫蘆畫瓢道。

    “趙老板,我一看你,虎背熊腰,器宇軒昂,就知是不凡的人物。你是不是打算買一些下人回家里去?”瑪依木扎口水紛飛道。

    此刻的趙九洋,雖然個頭猛武,但他為了不讓別人認出,這么多天胡須都沒刮去,整個人仔細看像個野人,只有那雙眸子閃閃異彩。瑪依木扎張嘴就是“器宇軒昂”,聽得趙九洋差點罵娘。

    “哈哈……是的,是的……”趙九洋無奈仰天打著哈哈道。

    “趙老板,咱們今天相見就是猿糞,而且上天還恰巧安排你坐到我的攤位這里,就說明是天意,天大的天意……”瑪依木扎喋喋不休,趙九洋聽得一臉懵,怎么就扯上天了。

    “趙老板,你看我這里的四個奴人,是我兩年前在南邊萬里深山俘獲的,品種純正自不必說,經過這兩年的調教,打下非常堅固的基礎,相信不出三年,她們絕對是超值的存在。”

    趙九洋聽著瑪依木扎的吹噓,扭頭看了看他的攤位,啥也不見,何來四個人奴?

    “而且我的這四個人奴是孿生姐妹,非常稀少,正所謂物以稀為貴。且她們個個有天生麗質的潛質,假以時日長開了,勢必艷壓群芳。到時趙老板不但可以當丫鬟使用,還能當床頭玩物,想想絕對是一筆絕佳的投資。”胖子搖頭晃腦道,“你再設想一下,三年之后,四朵姐妹花服侍你左右,那樣的滋味,簡直了。況且,人奴的床笫之功是如何的,想必你也深有耳聞……”

    “趙老板,我看上天安排這份天大的猿糞,你可不能辜負。我看你就是她們姐妹花命中的貴人,你要是辜負了,當真會缺時運的。”瑪依木扎極盡所能道。

    其實,按胖子的說法,如果你不買,就會遭雷劈,無二話。

    “呃……瑪依木扎……你先歇歇……”趙九洋皺著眉,用手抹了抹臉上的口水,好心提醒道。

    “趙老板,我還有沒說的,就是這四個人奴當時年紀雖小,可我們捕抓她們時,可費了九牛二虎之功。她們不單止力量巨大,要比平常的人奴厲害七分,而且爆發力十足,跑動起來快如奔馬……我是見過的。”

    “好了,好了,停停……”趙九洋不得不打斷其說話。

    瑪依木扎爽朗一笑,絲毫不覺得尷尬,正要繼續滔滔不絕介紹,可扭頭一看自己的攤位,空空如也,恍然道:“哦哦……我親愛的趙老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記把貨物給你過目了!只要你一看到了,就知我所言不虛。”

    瑪依木扎說著,一個轉身,走到攤位前,大手一揮,掀開攤位的遮陽布,只見四個小身影蜷縮在角落里,像四只受了寒冷的小狗一般,觸擁在一起,腳跟被鐵鏈拴著。

    四只小狗衣衫襤褸,瘦骨鱗形,全身骯臟如從泥里撈起,金色長發成糊了的面條狀,被污垢卷成一團。有兩個的頭發還被火燒了一大半,露出燒傷的頭皮,當真慘不忍睹。趙九洋還沒走近,一股臭味直撲鼻子,不由得眉頭大皺。

    媽呀!剛從茅坑里撈出來的嗎?

    趙九洋捏著鼻子定眼望去,此時四個小人影也抬眼看來,目光齊聚,久久沒挪開。

    這四個小孩實在太可憐,遍體鱗傷,同時全身黑乎,臉上的長相早被污垢掩蓋,只留黃橙透徹的眼珠。也許由于是兒童,更能讓人泛起惻隱之心,連趙九洋如此心志之人,這么一輪初見,心頭都不由得一酸。

    尼瑪!人命不如狗啊!沒見到還好,見到了不得不觸目驚心。

    瑪依木扎把趙九洋所有的反應都看在眼里,內心大喜,表面不露聲色道:“咳咳咳……趙老板,你看她們還行吧?”

    趙九洋差點破口大罵,這就是你口中的“天生麗質”“力大無窮”“快如奔馬”,你他娘的瑪依木扎真應該被雷劈死你!趙九洋沉吟不說話,怕一出口就弄死這奸商,死胖子。

    “趙老板,在人海茫茫之中,相見就是猿糞!你不收留她們,她們命運只會更凄慘,我見趙老板是好人,也不忍心看著她們被無情的糟蹋吧?你能收留她們絕對是她們十輩子修來的福氣!”瑪依木扎打起感情牌道。

    趙九洋冷哼了幾聲,道:“瑪依木扎,別廢話了,什么價位?”

    趙九洋并沒有發現,他自己郁悶無比時,西夏語說得行云流水。

    瑪依木扎心頭大喜,表面苦苦按耐住。他這四個賠錢貨整整賣了兩年,怎么都沒賣出去,如果不是心疼自己這兩年來枉費的心思,他真想一刀一個把她們解決了。好不容易說服自己留了她們小命,所以平日里如何對待的,大家用腳指頭都能想到。

    “呃,趙老板你是聰明人,我這幾年在她們身上付出不少的心血,兩年如一日的調教,還有……”

    “行啦,死胖子,說價錢吧!”趙九洋忍不住斥道。

    “哈哈……趙老板果然是爽快人,在下佩服得緊!”瑪依木扎伸出了兩根手,晃了晃。

    趙九洋皺眉,道:“什么意思?兩百株嗎?”

    “不不……兩萬株!”瑪依木扎一本正經道。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