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29 人奴姐妹花
    兩萬株?!……

    好嘛,獅子大開口!真想把趙九洋當水魚宰。

    趙九洋古井無波地點點頭,道:“很公道,五千株一個,不貴!”

    瑪依木扎聞言,大喜,再好的定力也忍不住眉開眼笑,剛要千恩萬謝,誰知趙九洋緩緩,道:“這么不錯的人奴,你還是自己留著吧!”說完,轉頭就走!

    可沒走兩步,忽然疾風一撲,鐵鏈聲響,一道身影卻拖住了趙九洋的腳跟,趙九洋低頭一看,只見一個剛到自己臀部高的人奴緊緊抱住自己腳,抬頭看著自己,一雙橙黃明亮的眼珠清澈無比,眼眸里盡是不知涵義的東西。

    趙九洋有些驚訝于面前瘦小僅余二三十斤的小身板,但她的力氣卻出奇的大,剛才兩者的距離少說也有五十米,可眨眼她卻拉住了自己的腳跟,嘴里嗚嗚地低呼。

    其實這個狀況也是讓瑪依木扎大是驚訝,他平常不少打罵這四人,但她們從來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溫順,相比其他的人奴更加難以馴養,而且她們也從不會對某個人露出過善意,但今天這樣的反常著實讓他吃了一驚。

    胖子這些年沒把她們賣出去還有一個關鍵的因素就是,這四人奴見人就帶攻擊性,齜牙咧嘴,怎么教怎么打也不起作用。如果不是心疼當時轉手買來的那點錢,胖子早就剁了喂狗了。

    “死東西,趙老板的腿是你能抱的?”瑪依木扎大怒,地動山搖地沖過來,抬起腳就是猛踹,被踹中人奴還不整個散架?

    “住腳!”趙九洋一聲怒吼,一個扭身,往螞蟻扎木踹腳的方向也踹出一腳,兩腳在空中交接。

    “碰……”一聲大響,胖子整個人向后飛出了三米,跌在地上,塵土飛揚。趙九洋這腳明顯是出于怒氣,沒打算要胖子老命,給他個教訓便罷,不過也想讓胖子憋出內傷來。

    誰知胖子跌了個正宗的狗吃屎,一骨碌便爬起來,幾十歲的老骨頭絲毫未損,剛要大發雷霆,卻聽到趙九洋淡淡地道:“兩萬株買了!”

    瑪依木扎剛想發怒的臉,瞬間開花,大笑起來,拍拍巨大的屁股,飛快地跑了過來,道:“哈哈……那太好了!太好了!趙老板你真是有眼光,不愧是人中龍鳳!”

    趙九洋這邊的動靜惹來了不少的圍觀者,大家一聽,話說兩萬株買下這么四個垃圾般的人奴,大家不由得議論紛紛,指指點點,哪來的傻子?

    就在這時,公羊春也帶著三個十二三歲的小丫鬟走了回來,擠開人群,來到趙九洋的身邊。當他一聽事情的來龍去脈,老臉頓時通紅,一口血差點噴射而出。

    “公、公公子,你這……”公羊春氣不過來,扭身差點就要找瑪依木扎掐架,但卻被趙九洋一把按住。

    公羊春扭頭一看,只見趙九洋一臉笑意看著自己,道:“公羊叔,干什么啊?給錢就好!”

    公羊春欲哭無淚,心頭喊著:傻公子,這四貨送人別人都嫌浪費糧食,你怎么就兩萬株給買了呢?還是四個啞巴。虧你這時還能笑得出來?是心大還是缺心眼啊?

    公羊春見了趙九洋淡定的笑意,臉上的激動憋成豬肝色,無奈點點頭道:“是的公子!”

    說完,便從身上操下兩萬株,一把甩給了胖子瑪依木扎。瑪依木扎仰頭大笑,口里不停說著好話,心里不停罵著趙九洋是傻子。公羊春看到胖子的模樣,又差點背過氣去。

    這回可算好了,來時兩人,回程卻九人。公羊春看著這個隊伍,眉頭就打成節,怎么也舒張不開來,看著那四個人奴,善良的公羊春都忍不住殺氣騰騰。而至于那四個小孩人奴,也不怕公羊春的殺氣和斥責,一直擁在趙九洋的四周,亦步亦趨,深怕眨眨眼睛趙九洋就消失一般。

    原本四姐妹都被鐐銬鎖住,趙九洋買下來之后,二話不說便吩咐胖子解開,胖子還猶豫,苦口婆心勸說趙九洋回家再解開,趙九洋一瞪眼,胖子妥協了。最讓胖子目瞪口呆的是,當他解開四人時,也并沒發現人奴攻擊他人的現象,個個都乖順地擁在趙九洋左右。

    “這……”胖子剛想發表他的驚奇,誰知四個人奴齜牙勁咧,朝他怒氣而視,黃橙色的眼眸慢慢變得血紅。這么多年來,他何嘗見過此般模樣,大叫一聲,嚇得他連忙夾著尾巴逃避。

    “媽呀!今天不看黃歷,怎么這么邪門……”胖子拍著胸口揣著錢跑遠了。

    趙九洋見事情有些異樣,急忙一喝,才把人奴姐妹花鎮住,于是帶著她們便出了人才交易市場,以免節外生枝。一路下來,雖然趙九洋毫無在意外人的眼光,但人奴四姐妹她們身上確實熏臭無比,有如帶著四間移動公廁,差點被熏暈。

    趙九洋這時看了看渭水河,忽然計上心頭,扭頭便道:“公羊叔,你去買幾套她們的衣服過來,我帶她們下河邊刷洗一番。”

    “公子,不必對她們那么好……”

    “公羊叔別說了。”趙九洋打斷公羊春的話。

    公羊春欲言又止,當真郁悶無比地領命去了。趙九洋永遠是一個他看不清楚的年輕人。

    趙九洋見公羊春走遠,轉頭讓三位丫鬟替四個人奴涮洗,可話還沒說完全,便接到三人的一口回否。她們說人奴是低等人種,她們死活不會服侍她們的。最后無奈,趙九洋只得自己出手,她們卻在河畔驚訝的觀看,底下紛紛議論著。

    趙九洋哪會理會什么身份和人種,一同和人奴下了河里,吩咐她們自己沖洗干凈。趙九洋也順便把她們那頭狗窩一般的長發用小刀修理了一番。起先她們還很不同意,吚吚嗚嗚地叫著,拒絕合作,不過趙九洋虎目一瞪,個個乖順如小貓,也令趙九洋心生喜悅。

    看來,我趙九洋還是很厲害的嘛!不是說東胡仙奴人難以馴服嗎?你看看,手到擒來!

    其實,趙九洋第一眼與她們對視時,便從她們眼眸里讀出了不一樣的善意,那目光完全不同于人奴對待西夏人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趙九洋都從她們的眼眸里看到了一道一閃即逝的金光。這道金光令他精神一震,如沐春風。同時,也令他疑惑不解,于是他的心思就開始活動起來。

    他的直覺告訴他自己,這啞巴四姐妹,絕對沒那么簡單!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