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32 戴面紗的女荷官
    趙九洋在董青青那里吃了癟,而且被癟得不輕,無奈帶著四朵金花和公羊春灰頭灰臉地逃出了客棧,并出現在西涼城城東一處繁華的場所——高平賭場。

    自第一天踏進西涼城之時,趙九洋就注意到這么一處賭城。見到這樣的產物,趙九洋生財有道之心就落了地。他還以為要冥思苦想一段時間才能找到對策渡過迫在眉睫的難處,哪知道得來的全不費功夫。

    公羊春一見眼前的賭場,心頭徹底涼透了,顫聲道:“公子,你不會想進賭場吧?”

    趙九洋絲毫沒有掩飾,道:“不錯的。今天我不單止要進賭場,還要賭上幾把。而且,最近這些天我都會呆在這個地方。”

    “公子,不可啊!常言道十賭九輸,多少人在這里千金散盡、家破人亡的……”公羊春說著眼淚都出來了。

    “公羊叔啊,你打住打住!我趙九洋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我進賭場從來就沒想著輸錢的。何況,我們富人區的豪宅就在里面。”趙九洋拍了拍激動的公羊春,指了指賭場,緩緩道。

    “可是……”

    “別擔心,也別可是!我知道你為我好,答應你,一萬株賭本,輸光了,我就收手。”趙九洋心疼這位老人,這些天讓他跟在自己身邊,如若心臟稍有差池者都心臟病發死掉了。

    公羊春垂頭喪氣地長嘆了聲,低頭莫不言語。

    “公羊叔,那你還是呆在外頭吧。回頭我出來了再找你。”趙九洋也不想為難這個善良的老人,怕他在里面承受不了壓力。

    公羊春想了想,還是決定道:“公子,我還是進去吧。事已至此,說不定小老還能幫上什么。”

    “哈哈……公羊叔,不就是進賭城賭幾把,用不著如喪考妣的,何況我們是去贏錢的。”趙九洋笑著,仰頭往賭城大門里去,邊走邊道,“你是不知道,我趙九洋自小在北京城胡同里可是出了名的賭神!”

    只可惜,最后那一句話公羊叔沒能聽清楚,趙九洋就大步進了高平賭場。

    高平賭場不愧是西涼城最好的賭場,里面人山人海,烏煙瘴氣,鬼哭狼嚎起伏。令趙九洋驚訝的是,賭場里面女賭徒還不在少數,除了女賭徒外還有不少游蕩穿插其間的賭妓。若賭場這種地方不乏女人,足見這地方民風是如何的彪悍,也非常符合西夏女子的性格。

    趙九洋帶著自己這個奇怪的團體繞賭場走一遍之后,心頭越發淡定,果真天下的賭場一般模樣,玩法也是大同小異。趙九洋自小便在三教九流之中脫穎而出,什么賭博都很有心得,轉了一圈之后,他心中便有丘壑。

    這個賭場不小,大概有上千平,賭桌林立,品種各色各樣,種類繁多,有玩單雙、骰子、牌九等等。除了室內的賭場之外,還有室外的賭博。室外的賭博有射箭、格斗、斗雞鴨鵝等等。趙九洋看得心頭大喜,對這西夏的賭場贊不絕口,比拉斯維加斯和葡京感覺還要有趣。

    至于室外的賭博,趙九洋暫時沒興趣,最后他選擇在室內東南角一處,圍賭人員不多,也沒那么嘈雜,大家邊賭邊品著紅酒,關鍵荷官還是一位高大挺拔的西夏女子。她身穿淡綠的連衣裙,臉戴紫色輕紗,掩蓋住她的容顏,只露出秀長濃黑的眉毛和一雙眉眼,身材高挑苗條,身材突兀,不折不扣一位尤物。

    趙九洋向來不掩飾對女人的欣賞,雖然場中的女荷官不少,個個都是百里挑一,但是唯一她帶著面紗,神秘與感性并存,所以他便出現在她的賭桌上。

    當趙九洋一屁股坐到賭桌前,這臺桌所有的人都向他看來,見他身強體壯,雙眼明亮有神,可惜滿臉胡渣,掩蓋了許多特別之處。同時,還帶著四個小屁孩奴隸和一個老人滿街跑,顯得不倫不類,大家眉頭都有點緊鎖。

    女荷官朝趙九洋禮貌點點頭。她這一桌是賭骰子,買大小。只見她纖細白皙的五指操起篩盅,迅速一晃,熟練地兜住桌面上的骰子,行云流水地在空中優美晃動,最后不輕不重地蓋到了桌面上,本人身肢也動感異常,好不爽心悅目。

    “好美!好看!好技術!”趙九洋情不自禁地拍手贊道。這樣的風景看得他心情愉悅,放之在之前的國度,科技發達如此,賭場也沒有這樣的風景線。

    女荷官眉頭不輕易一皺,美目瞟他一眼,不動聲色。周圍的賭徒個個往趙九洋看了過來,眼神里有些嫌棄,暗想這人當真沒見過大蛇拉屎。

    “各位請見諒!情不自禁而已。”趙九洋朝在場的人抱了抱拳頭道。

    公羊春在趙九洋身后差點尷尬無地自容,他雖然很少進賭場,但剛才那女荷官的技藝也不算特別高超,在西涼城也只算一般而已。趙九洋這反應算是夸張了,擺明不是撩妹,就是土包子。

    這時,女荷官脆生生道:“各位客官請下注,買定離手。”

    趙九洋原本想聽幾把才出手的,但奈何心情愉悅,扭頭對公羊春道:“公羊叔,一萬株買小吧。”

    出手了,一出手就是一萬株,此舉差點就讓公羊春的血壓爆表。

    在高平賭場,一般最多出手都是三五千株,而不起眼的趙九洋一出手就是一萬株,令周圍的人都往趙九洋看來。而趙九洋笑意一直掛在臉上,仿佛一土豪一般。公羊春強忍焦心,在懷里掏出一疊一萬株的銀票放到了桌面的“小”上面。

    眾人見面前的土包子一來就是買小,個個反其到而行之,買大。趙九洋見狀,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引得眾人個個側目,讓人發作不得。

    女荷官倒是多看了兩眼趙九洋,然后道:“大家離手,開盅!二二三,七點小!吃大賠小。”

    趙九洋笑容依舊,而身后的公羊春差點跳了起來,微微坨的背都直了直,喜出望外。而身邊的眾人的鄙夷之色更濃了,病貓碰上死耗子罷!

    很快,女荷官又動感地下了第二局。

    這一局大家依舊看著趙九洋,依舊讓他先買。趙九洋也不推辭,瞄了一眼養眼的女荷官,笑了笑,道:“公羊叔,兩萬株小!”

    眾人一聽,忍不住竊竊私語,而女荷官眉頭不易察覺地一皺。眾人見趙九洋買小,心里也氣不過,個個又一股腦買了大。

    俺們就不信邪了,你一個土包子又能買對。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