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33 西涼十三娘(求收藏)
    女荷官見眾人買定離手,瀟灑一掀,報道:“一三四,八點小,吃大賠小。”

    大家一聽,人群里起了哄。但不管如何吵雜,最開心地莫過于公羊春,眨眨眼就懷抱四萬株,錢來得還真容易。不過公羊春覺得唯一的缺陷就是,這錢玩得都是心跳。

    這時女荷官美目一閃,盯著趙九洋,用純正的西夏語,道:“這位公子好運氣!”

    聲音清脆悅耳,雖有點平淡,但絕對也是美女的聲音!

    “嗯嗯,我也覺得!”趙九洋厚著臉皮道,“因為我一般遇見美女運氣就會變得特別好,如果對方越漂亮運氣就會越好!”

    這話擺明就是自戀,自戀之余,順帶把人家女何官也贊了。

    女荷官面紗里的小嘴一翹,哼了一聲,不知是怒還是喜,不做回答。

    趙九洋正想繼續撩妹,誰知旁邊一賭徒聽得火起,沉聲怒道:“別廢話了,繼續搖骰子。”

    說完彪悍地瞪了一眼趙九洋,心里絕對罵開了。

    女荷官沒再說什么,手起盅落,又一局拉開帷幕。

    “我先買小!三千株。”剛才喊話的賭徒率先丟了三千株到桌面上。

    “我也買小!”

    “買小!”

    ……

    一陣風,之前那群人又全部買了“小”,買完之后個個一臉挑釁地看著趙九洋。趙九洋心里覺得好笑,感覺西夏的男人確實容易鼓動,說得好聽點就是單純,難聽點就是愚蠢。

    趙九洋臉上笑意絲毫沒少,道:“你們都買小,那我買大。公羊叔,全部買大。”

    公羊春一陣遲疑,不確定道:“公子,全部嗎?可是四萬株呢……”

    “四萬而已!本公子啥都沒有,就是錢多!”趙九洋人傻錢多地說著,這土豪扮演得出神入化,可得奧斯卡最佳。

    公羊春嘴角一陣抽搐,頭一熱,把桌面上的四萬株都推到了“大”上,手都有些抖。等下定注之后,又覺后悔,忐忑難安。

    “買定離手!開!四五六,十五點大,吃小賠大!”

    隨著女荷官的報數,人群內哄嚷起來了,個個神情激動,公羊春差點幸福得暈過去。旁邊的一些賭徒見狀,也圍攏了一些人過來,當打聽到這里的狀況時,議論紛紛起來。

    趙九洋絲毫不擔心的樣子,看到幾個“賭妓”正想往他周圍貼來,被四人組花變頭變臉地趕了開去。

    “誒,別這樣……”趙九洋出言訓了訓四人組,看著性感暴露的賭妓無法近身,內心一陣可惜,攤上這四個狗屁藥膏,何日是個尾啊。

    趙九洋朝那三個賭妓招了招手,那三人歡喜地湊了過來,在趙九洋身上又摸又蹭,趙九洋歡喜得哈哈大笑。最后財大氣粗般地操起桌前的銀票,往每人的胸口塞了一大把,少說每人也有兩三千株。

    高平賭場的賭妓雖穿著大膽,但在賭場里,她們不曾體驗過金主會把錢塞到她們的這個地方,那做派真真帥到無可附加,引得場內的男女一陣驚呼。

    媽呀,還有這種操作!就連三個賭妓也是一頓迷醉,個個都動情地給趙九洋送上香吻,恨不得今晚與之共赴巫山云雨!

    趙九洋的風頭一時無兩。

    趙九洋自我感覺絕佳,他越發喜歡西夏女子這般的熱情和奔放。殊不知,今天無意的一次操作,開了賭場炫耀的先河。往后不知道多少人效仿他的做派,給賭妓打賞開啟了一個春天,也使得西夏的賭妓越穿越暴露。

    好不容易才打發了幾個賭妓,賭局又將重新開始。雖然趙九洋剛才的做派俘虜了不少人心,其實大多都是女人的心,而其他男人可不服氣。

    “媽的,老子就不信邪!這次我買大!”一個西夏男子仰頭灌了半瓶紅葡萄酒,酒意上頭,滿臉通紅地下注。

    他一吆喝,一大群西夏的男人都買大!人數較比之前多了兩成。

    好嘛,正中下懷!正擔心贏太多了會招賭場“下黑棍”,現在卻有水魚來了,趙九洋當真求之不得。

    “公羊叔,買八萬株小。”趙九洋很淡定地道。公羊春也激動地有點眼紅,暫時失去了思考的情緒,趙九洋叫他什么下注他就言聽計從。

    不到一刻鐘下來,連續五注,五注趙九洋都是反著眾人而為,而恰恰五注都贏了個爽快,轉眼眼前就多了二百多萬株。至于對面那群西夏男人,隊伍已經擴大到上百號人,個個輸得面紅耳赤,恨不得跳將過來把趙九洋吃了解氣。

    這樣一賭,幾乎整個賭場的人都圍了過來,堵得水泄不通,里三層外層,好不壯觀。連蒙面女荷官的眉頭都有些皺,玉臉也微微滲出了汗珠。

    雖然這場豪賭賭場并沒輸多少,但這個情形讓她心神不定,特別是最后那一注公開,人聲鼎沸,一個處理不好,便會出大亂子,這可是她不想看到的。

    正當事態有些控制不住的時候,人群外有幾聲尖喝:“都讓開!十三娘到了。”

    人群一聽這個名字,大家竟是一靜,紛紛讓路。一股異樣的氣場隨之蕩開,趙九洋眉頭一挑,他能深切地感覺得到這個氣場。

    只見女荷官后面的人群內自覺讓出一條道,一小隊女子護衛有條不紊地步了進來,身上的氣質與平時的護衛截然不同,有股軍人的氣息,趙九洋對這股氣息太熟悉不過了。

    女荷官此時也肅然而立,微微低頭等候。

    想不到有大人物出場了。

    趙九洋也料想不到自己隨意一鬧,鬧出了主角來,事態有些把控不住了。

    正當趙九洋思索怎么收場的時候,對面緩緩走來一個位周身穿著赤紅的沙麗服,身姿高挑精條,凹凸傲人的女人。具體看不出年紀,臉戴紅色輕紗,只露出明亮天藍色眼眸,和散于腦后的金黃的秀發,整個人身上的氣場讓人有些窒息。

    她身高不下于一米八,緩緩步入場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趙九洋注意到,雖然大家都被她吸引,但目光也不敢在她身上多做停留,對她有些誠惶誠恐,不像自己那樣天不怕地不怕,一直盯著人家的胸臀看,一時間都忘記“失禮”二字。

    “十三將……十三姐!”女荷官見了十三娘,遲疑了一下,最后畢恭畢敬道。

    十三娘點點頭,用如黃鶯出谷的聲音,道:“小七,辛苦了,退一邊吧。”

    名叫小七的女荷官急忙應是,乖巧地退到一邊。

    趙九洋眼睜睜地看著所謂的“十三娘”一路從天而降,自穿越這個世界起,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有氣場的女人。聽到這個名字,讓他無意想起《大話西游》里的“春十三娘”。但凡能稱“十三娘”的女子都不簡單。

    “公、公子,郡主來了……咱們、咱們快快走吧……”公羊春抖如篩糠,說話都不成樣子了,可見今天來人不是他們惹得起的。

    公羊春雖然離開西涼城多年,但當年還是聽說過“十三娘”的名頭的,只是她當時還是丫頭片子“十三郡主”,未叫“十三娘”罷。

    趙九洋內心一凜,眉頭皺得緊,心中沒應對之策,想著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見公羊春如此懼怕,忍不住拍了拍他的后背,低聲安慰道:“別怕,一切有我!”

    公羊春心頭一暖,扭頭看了看淡定如初的趙九洋,心頭沒來由稍稍平緩下來。

    十三娘出身高貴,年長這么多年,第一次遇見有個男人竟敢如此肆無忌憚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好生大膽。若非西夏女子思想開放,甚解風情,趙九洋早就被處以挖眼之刑了。

    俗話說得好啊,無知者無畏。

    十三娘還真有點佩服眼前的趙九洋,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見他毫無特別之處,眼中也毫無懼色,柳眉不由一豎,鳳眼射出了一道厲芒。

    附:在2019的最后一個月里,每日兩更,中午十二點,晚上七點。喜歡此書的大大們,千萬不要吝嗇你們的贊美!精彩已在路上!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