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九洋春秋 > 第一卷 龍游淺灘 34 賭逢對手(求收藏)
    十三娘掃了一眼周圍,語氣不急不緩道:“你們今天的賭局就到此為止吧。”

    周遭的眾人絲毫不敢反駁,都點頭應是。

    十三娘滿意地點點頭,目光終于回到了趙九洋的臉上,道:“公子看的面生,不知怎么稱呼?”

    公羊春正想跪下,但被趙九洋暗地扯了扯衣角,只好聽由于他。

    只聽見趙九洋笑了笑,抱拳作揖道:“在下姓趙,名叫九洋,在老家人稱‘賭神趙’,初來貴地,還請多多關照。”

    趙九洋當真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賭神?……”

    “你這貨也稱得上賭神?”

    “你膽敢在十三娘面前號稱賭神?不知死活……”

    ……

    周圍的人群起而攻之,有些人恨不得除而后快。

    十三娘不理會眾人的吵鬧,嘴角不易擦覺一扯,眼里雖神采奕奕,但有些發冷,道:“賭神趙?”

    趙九洋絲毫不為旁人所動,點點頭,老神在在道:“不錯!”

    “哦……原來賭神趙公子不是本地人。”十三娘似乎恍然大悟地點點頭,道,“居然公子號稱‘賭神’,想必賭術天下無雙方能成神。不巧,今天我剛好難得在賭坊,擇日不如撞日,不如我們賭上一盤。”

    十三娘話音未落,四周響起來熱烈的掌聲和吆喝聲。

    “十三娘必勝,十三娘必勝!”

    “十三娘多久沒出手啦,激動啊!”

    “那小子不知死活,在我們十三娘面前還敢稱賭神,當真班門弄斧。”

    ……

    趙九洋雙目閃爍著光彩,不出所料,這十三娘來得了這地方,想必賭術也是獨步江湖,再看旁人如此激動絕對假不了。

    “哈哈……那敢情好!能和十三娘對弈一局,此生無憾啊!”趙九洋瀟灑一笑道,“不過我丑話說在前頭,趙某人一般遇到美女賭運就會節節攀升,所以十三娘你當心了!”

    趙九洋的話雖然讓人嗤之以鼻,但聽在女人的耳里,卻悅耳無比,連十三娘都差點忍俊不禁,心想這人還真油嘴滑舌,不過今天難得無事一身輕,與世間星斗小民來一場賭局也是不錯。

    “這個不勞趙公子操心,能贏得了我的人,這個西涼城暫時還沒有。”

    什么叫霸氣側漏?十三娘這句話就是。

    “霸氣!”趙九洋豎起大拇指晃了晃,道,“我喜歡!”

    “咱們廢話不多說,一盤定勝負,賭注就你桌面上所有的銀票吧。”十三娘不理會趙九洋的造作,很干脆道。

    “有何不可?”趙九洋眼里閃著光彩,如實道,“其實,今天我進高平賭坊是打算贏一座渭水河南岸莊園的。如果十三娘你有莊園的話就把莊園當賭注吧。”

    “這個也沒問題。”十三娘淡淡道,“我渭水河畔有兩處莊園,有一處閑置著,大小有十畝,價值五百萬株,就當今天的籌碼吧。你若能贏,盡管拿去。不過還得附加一個小小的條件。”

    此話一出,眾人騷動了。

    趙九洋聽后心開如花,哈哈大笑,道:“什么條件盡管說來。”

    “如果你輸了,還要答應入我拓跋家族當幕僚三年吧。”十三娘看著趙九洋,眼眸變得深邃,一時讓人猜測不透。

    “什么條件都無謂啦!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趙九洋一副“美女在前天下我有”的樣子道。

    十三娘對趙九洋的淡定也高看了一眼。

    你說他哪來的底氣?十三娘想著,在面前這個男子的厭惡之上多加了半分欣賞。

    “那就這么定了。”十三娘一錘定音道,“趙公子你想怎么賭,你來選吧。”

    “懶得再做安排,就骰子吧!”趙九洋指著桌面。

    “可以!”十三娘點點頭,道,“賭這樣的骰子無趣,我有兩套不一樣的骰子賭具,咱們不妨用那兩套。”

    十三娘說著,扭頭對小七的女荷官,道:“小七,去把那兩套烏木骰子盅抬來。”

    “是。”小七立即領命下了去。

    趙九洋還覺得不解:什么骰子盅要“抬”著過來的?

    他的思索還沒出結果的時候,只見四人抬來了兩具烏黑的篩盅。這兩套烏黑的篩盅巨大無比,足足有平常的電飯鍋大小,通體烏黑發亮,看著都有些沉甸甸。

    眾人一看,有些傻眼,皆露出驚嘆之色,竊竊私語又涌起。

    “這次我們玩有難度一點。”十三娘指著兩套烏木篩盅,道,“這兩套篩盅為千年烏木而制,凈重十公斤,能裝九副骰子,實屬難得。我們這次就每人用九副骰子,比大。”

    十三娘的話下之意,不玩難一點,也對比起你趙賭神的名頭。

    趙九洋見這戰陣心里有些發苦,發現好像被十三娘這婆娘坑了一道。若是平常的搖骰子他趙九洋怕過誰?而如今抬來這么兩套巨無霸,說得不好聽一點,像兩幅棺材;且還搖九副骰子,種種都是自己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把握還真不大。

    兩套篩盅分別擺好之后,場中的氣氛立時變得特別靜謐,趙九洋都能聽到周圍人的心跳聲。氣氛越是靜謐,氛圍越是讓人緊張。公羊春年老體衰,經不起折騰,在這樣的境況下兩腿直發軟,一處著力點都沒有,干脆一屁股蹲坐在旁邊的凳子上。

    “趙公子,請吧!”十三娘揚了揚手,優雅無比地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更讓身前的身體線條突兀而出,上乘之色啊。

    趙九洋吞了吞口水,揉揉眉頭,笑道:“女士優先!十三娘你先請!”

    十三娘對“女士優先”這個說法有點吃驚,頓了頓,也不客氣,單手操起眼前重二十斤的篩盅,飛快一轉,往桌面一撈,九副27顆骰子顆粒沒漏進了篩盅。

    趙九洋見勢大吃一驚,單憑對方的腕力,眼前的絕世佳人絕對是女子中的戰斗機啦!

    十三娘的手指纖細,秀美如玉,一頓行云流水般地操作,英姿颯爽,好不好看,引得觀眾驚贊連連。

    媽呀,看來還是低估這個世界的能人了。趙九洋看著對面十三娘那一輪神操作之后,心里絲毫沒有勝算,都后悔有些托大。

    趙九洋還沒暗罵完,只見十三娘把篩盅整個往空中一拋,篩盅嘩啦啦地翻著跟斗躥上半空,到達最高點之后,速然而下。說是慢那時快,十三娘踏前一步,抬手一拽,篩盅輕然落在桌面上,一氣呵成。十三娘那抹英姿和帥氣當真無法用語言去描述,連趙九洋都看得呆住。

    十三娘剛罷,周遭想起震天的喝彩聲,經久不息!

    十三娘親自出馬導演這一幕賭局盛宴算是百年一遇,可遇不可求。今天以后,無論勝負,這一場賭局終將成為西涼城茶余飯后的談資。

    趙九洋額頭一陣冷汗,你說早知道十三娘出場如此霸氣,還不如自己先搖,充什么“女士優先”的戲碼,真應了“不作死就不會死”的金句。

    許久,眾人見趙九洋毫無動靜,噓聲大作,催促他趕快動手,別磨磨唧唧,要不干脆認輸趕緊滾蛋云云。

    十三娘依然優雅地作了一個請的手勢,道:“趙公子,請!”

    趙九洋難得砸吧砸吧嘴,苦笑道:“十三娘,你九副篩子都是六點,這一局,你讓我怎么贏?”

    趙九洋此話一出,大家又是一波驚呼,歡聲雷動。只有公羊春一聽,千萬股血往腦門充,雙眼一白,兩腿一伸,暈了過去。

    十三娘眼里閃過一絲精光,藍寶石的美目落在趙九洋的臉上,緩緩道:“趙公子難道要認輸了?”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